民事法

房屋漏水(上)怎麼開始進行

IMG_7223.JPG
叮噹老師繪畫課-炒冰

一、前言

 

在現代都市叢林中,大部分人居住的方式都是公寓或大廈,城市中比較少透天厝或獨棟別墅,因此遇到房屋漏水問題,常常需要鄰居配合,但是倘若鄰居置之不理或態度消極,該怎麼辦呢?

 

二、先確認漏水的位置與可能原因

 

由於漏水的可能原因很多,有時候是因為有人加加壓馬達導致水壓太大管線破裂,有時候是因為管線年久失修,也可能是因為其他因素。

漏水的「位置」與「原因」,都會影響由誰負擔損害賠償責任的問題,因為

 

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10條第1、2項規定:「

專有部分、約定專用部分之修繕、管理、維護,由各該區分所有權人或約定專用部分之使用人為之,並負擔其費用。 

共用部分、約定共用部分之修繕、管理、維護,由管理負責人或管理委員會為之。其費用由公共基金支付或由區分所有權人按其共有之應有部分比例分擔之。但修繕費係因可歸責於區分所有權人或住戶之事由所致者,由該區分所有權人或住戶負擔。」

 

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12條規定:「

專有部分之共同壁及樓地板或其內之管線,其維修費用由該共同壁雙方或樓地板上下方之區分所有權人共同負擔。但修繕費係因可歸責於區分所有權人之事由所致者,由該區分所有權人負擔。」

 

這兩條在講的,就是原則上住戶的部分就由住戶負責修繕,社區的部分歸管委會,但若是因為某人造成的(例如擅自加裝加壓馬達),則由該人負責。

 

三、如果鄰居不願意配合檢查呢?

 

倘若漏水原因需要進入鄰居的房屋內,才能確認,該怎麼辦呢?

 

依據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6條:「

住戶應遵守下列事項:……

二、他住戶因維護、修繕專有部分、約定專用部分或設置管線,必須進入或使用其專有部分或約定專用部分時,不得拒絕。

三、管理負責人或管理委員會因維護、修繕共用部分或設置管線,必須進入或使用其專有部分或約定專用部分時,不得拒絕。

…….住戶違反第一項規定,經協調仍不履行時,住戶、管理負責人或管理委員會得按其性質請求各該主管機關或訴請法院為必要之處置。」

通常因為訴請法院進行相關處置,比較緩不濟急,因此可以直接請主管機關也就是縣市政府,直接依據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47條規定:「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處新臺幣三千元以上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鍰,並得令其限期改善或履行義務、職務;屆期不改善或不履行者,得連續處罰:  …… 三、區分所有權人或住戶違反第六條規定,主管機關受理住戶、管理負責人或管理委員會之請求,經通知限期改善,屆期不改善者。」予以裁罰。

投書與媒體, 民事法

ETtoday新聞雲投書-外送平台賺錢之餘,也應承擔風險

 

近日外送員與外送平台間是承攬還是僱傭關係,勞動部前幾天認定屬於僱傭而適用勞基法,不過另一個也很重要的,是外送員倘若發生車禍,受害者能否向外送平台求償的問題,為此寫文章投書到ETtoday,希望大家都能關注此問題。

家事

「大孫」也有一份遺產?做好規劃避免子孫爭產

IMG_8499.JPG
彰化百果山探索樂園

今天看到新聞,阿公留下遺產,「大孫」主張阿公生前口頭說要留一分遺產給大孫,為了遺產對簿公堂。

在法律上,

民法第 1138 條規定:「 遺產繼承人,除配偶外,依左列順序定之: 一、直系血親卑親屬。 二、父母。 三、兄弟姊妹。 四、祖父母。」

大孫雖然也是往生者的直系血親卑親屬,但是倘若往生者子女還在,法律上是先由子女繼承,孫子並沒有繼承權。除非有一種情況是,某一房兒子(或女兒,法律上男女平等)已經比阿公先去世,則該房會由該房的孫子輩代位繼承該房份。 但若不是代位繼承,則遺產即應歸子女輩。

過往農業社會,由「大孫多拿一份」,即跟爸爸、伯伯、叔叔立於相同地位,也有一份遺產,是過往的慣例,但不是法律所明文規定。

之前我們也有提到

財產是生前分配給子女好,還是立遺囑給子女繼承好?

如果真的希望能夠大孫也有一份,還是在生前預先規劃,或者於遺囑當中,以「遺贈」等方式規劃,讓大孫也能夠多拿一份(不過不能侵害繼承人的特留份),也比較能夠避免紛爭。

民事法

簽約一定要白紙黑字加印章嗎?

IMG_8028.JPG
埔心牧場

一、簽約印章可以,只簽名也可以

不少人都會有這樣的疑惑:常見簽和解書或契約書,到底要不要用印章,還是簽名就可以?

民法第3條規定:

「依法律之規定,有使用文字之必要者,得不由本人自寫,但必須親自簽名。

如有用印章代簽名者,其蓋章與簽名生同等之效力。

如以指印、十字或其他符號代簽名者,在文件上,經二人簽名證明,亦與簽名生同等之效力。」

比較要提出的是第2項:「如有用印章代簽名者,其蓋章與簽名生同等之效力。」意思是說,簽名與蓋章效力是相同的。

所以,簽約的時候,用簽名也可以,用印章也可以。

那常見有人蓋章後,仍覺得不放心,又再簽名的,可不可以?當然也可以,就是契約會讓人「感覺」更慎重,但其實是不需要簽名又蓋章的。

至於一般公司簽約時,習慣用「大小章」,也就是公司章(大章)+董事長章(小章),是一般商業習慣,其實就算只有董事長的簽名,只要能夠看得出來是契約雙方同意,就可以了。

二、其實,契約不用簽名,也能成立

再說一個可能會讓人有點訝異的,依據法律規定,「大部分」的契約,只要口頭就可以成立了,連書面都不用。

這可能會讓人覺得難以想像,我們一般講「契約」,不就是白紙黑字嗎,沒有白紙黑字,還叫契約嗎?

民法第153條第1項規定:「當事人互相表示意思一致者,無論其為明示或默示,契約即為成立。」

法律要求的是雙方「表示意思一致」,比方說,你想賣這台車,我想買這台車,講好價金等契約內容,契約就成立了,連簽約都不用。

可是,一般去跟車商買車,不是都會簽約嗎?

這是因為,契約雙方講好的內容,日後要一一舉證會很麻煩,比方說你說當時講好金額車子一台是一百萬元,對方說是一百一十萬元;你說當時有說要送露營組,對方說這個月的活動是送電視一台……各說各話,那該如何舉證?除非有錄音等其他方式舉證,否則雙方對於契約的內容,日後容易有爭執。

但與其用錄音等方式,不如就真的透過白紙黑字,一條一條寫下來,雙方簽名或用印後,日後也有憑據。因此,不管是簽名或用印,「效力」相同,意思是指:都有證明雙方意思一致、契約成立的效果,倘若契約沒有簽名,也沒有用印,但是能夠透過錄音等方式,證明雙方已經意思一致,那契約仍是可以成立的。

不過,法律上也有為求慎重,而強制要求要用白紙黑字,契約才成立的,例如不動產物權移轉,因為涉及金額龐大,因此民法第166條之1,要求以書面方式。

但是,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交易,純粹以法律規定而言,大部分的契約都是不要求書面的,例如:車禍和解契約、租賃契約、僱傭契約(老闆說:明天來上班,月薪四萬元,你也同意,契約就成立了)。

三、結論

因此,社會在走,法律常識要有。若有簽書面契約,簽名或用印,都是一樣效力的。但即使沒有白紙黑字,也要慎重承諾他人事情,畢竟,你不能確定對方是否在錄音,或是另外有舉證方式,日後證明你與他,已經成立「契約」囉。

勞基法, 民事法

特休假沒休完,可以要求雇主折算金錢嗎?

AiRs A0 0016m.JPG
手足球台

一、可以折算金錢,但是須可歸責於雇主

 

依據勞動部的見解,特休假沒休完,要折算金錢,須以「可歸責於雇主」為前提,白話而言,就是因為雇主的關係,例如要求員工趕工、需要員工多上班,害員工無法把特休假休完,而不是員工自己放棄特休假權利的。

勞動部79年12月27日(79)台勞動二字第21776號函:「勞工之特別休假應在勞動契約有效期間為之,惟勞動契約之終止,如係可歸責於雇主之原因時,雇主應發給未休完特別休假日數之工資。」

勞動部79年9月15日(79)台勞動二字第21827號函:「本會 79.08.07 勞動二字第一七八七三號書函中之『不可歸責於雇主之原因時』之範圍,係屬事實認定問題。故來函所詢勞工未於年度終結時休完特別休假,如係因事業單位生產之需要,致使勞工無法休完特別休假時,則屬可歸責於雇主之原因,雇主應發給未休日數之工資。至於特別休假未休完之日數,如係勞工個人之原因而自行未休時,則雇主可不發給未休日數之工資。」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425號民事判決也提到:「按勞工依勞基法第三十八條規定,於繼續工作滿一定期間者,固有一定日數之特別休假,且依同法第三十九條規定,休假期間雇主應照給工資。惟特別休假應按年度計算,勞工應休之特別休假日於年度終結時,如有未休完日數,且可歸責於雇主時,勞工始得請求雇主發給未休特別休假日數之工資。」

實務見解有參考上面兩個勞動部的函釋後強調,需要是員工提出特休要求,而雇主拒絕,或是因為客觀上勞工不能使用該特休假(例如:人力不足,需要值班),導致特休假休不完,這樣才算是可歸責於雇主。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1655號民事判決就提到:「故勞工應休而未休之特別休假,除勞工係在雇主特別要求下而未休,即所謂可歸責於雇主情形下,雇主有給付工資之義務外,需勞工已請求雇主給予特別休假遭雇主拒絕,或客觀上勞工不可能使用該特別休假,致於年度終結或終止契約前未能休假,始得請求雇主給付未休特別休假之工資,此有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七十九年八月七日台勞動二字第一七八七三號、七十九年九月十五日(七九)台勞動二字第二一八二七號函可資參照。」

 

二、「可否歸責」的舉證責任,過往由勞工舉證

 

勞動部函釋與法院見解,認為需要「可歸責於雇主」,而且要像是「提出特休假要求卻遭雇主拒絕」或是「客觀上無法特休」,才能折算金錢,而且在舊法時代,對於勞工更不利的地方在於:需要勞工舉證有上面這些情況。換言之,勞工需要舉證:不是我自己放棄休特休假,而是雇主拒絕或公司客觀上不能休假。

舉證責任之所在,敗訴之所在,舉證責任在勞工,勞工又難以提出證明時,這樣的舉證責任分配,通常就會導致勞工敗訴的結果。

 

三、新法須由雇主負擔舉證責任

 

在民國106年1月1日勞基法修正後,新法勞基法第38條規定:「

勞工在同一雇主或事業單位,繼續工作滿一定期間者,應依下列規定給予 特別休假: 一、六個月以上一年未滿者,三日。 二、一年以上二年未滿者,七日。 三、二年以上三年未滿者,十日。 四、三年以上五年未滿者,每年十四日。 五、五年以上十年未滿者,每年十五日。 六、十年以上者,每一年加給一日,加至三十日為止。

前項之特別休假期日,由勞工排定之。但雇主基於企業經營上之急迫需求 或勞工因個人因素,得與他方協商調整。

雇主應於勞工符合第一項所定之特別休假條件時,告知勞工依前二項規定排定特別休假。

勞工之特別休假,因年度終結或契約終止而未休之日數,雇主應發給工資 。但年度終結未休之日數,經勞雇雙方協商遞延至次一年度實施者,於次一年度終結或契約終止仍未休之日數,雇主應發給工資。

雇主應將勞工每年特別休假之期日及未休之日數所發給之工資數額,記載於第二十三條所定之勞工工資清冊,並每年定期將其內容以書面通知勞工 。

勞工依本條主張權利時,雇主如認為其權利不存在,應負舉證責任。」

 

從整個法條的結構可以看出,法律已經明文特休假沒休完,雇主應發給工資。而且法律還要求雇主將尚未休完之特休日與未休日數的工資做紀錄,並且要書面通知勞工有這些權利。而且最後一項還明文規定:雇主如果主張是勞工自己原因不排特休(可歸責於勞工),舉證責任在雇主。

因此,實務見解也以修法日期,也就是106年1月1日前後畫一條線,106年1月1日「以前」,勞工要主張應休而未休之特休假要折算工資,舉證責任在勞工,106年1月1日「以後」,舉證責任在雇主。(例如:新北地院107年度勞訴字第91號民事判決)。

而雇主要主張是勞工自己的關係並未排特休,或許就必須要提出通知、提醒勞工可以排特休的紀錄等,來證明可歸責於勞工,雇主與勞工在訴訟上的優劣勢於新法後登時逆轉了。

 

四、結論

 

勞基法106年1月1日新法後,特休假可否折算工資,仍以「可歸責」於勞工或雇主做判斷,但是舉證責任在雇主身上,如果雇主無法舉證是勞工自己的原因而未排特休,就應該給付未休完的特休假折算金額。

 

 

 

 

 

 

 

 

 

 

刑事法, 民事法

官司贏了,可以要對方付擔律師費嗎

COLDER-d.JPG
內灣線的火車上

一、前言

不少當事人都會問:「這件如果我告贏了,可以要對方負擔律師費嗎?」相信不少律師也都被問過類似的問題,畢竟,大家總會覺得:如果不是你亂告(或不履約),就不會有這場官司,要敗訴者負擔勝訴者的律師費,也很合理吧?

二、裁判費與律師費

一般當事人打訴訟,負擔最重通常會是這兩筆:裁判費與律師費。

裁判費

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8條規定:「訴訟費用,由敗訴之當事人負擔。」但是這裡的訴訟費用,主要是指裁判費(依據爭議金額,一審大約是標的的千分之一點一,二審與三審大約是標的的千分之一點五,之所以說「大約」,是因會隨標的金額層級而有不同的計算標準,詳細可以參考民事裁判費試算表試算、另外像是證人旅費(民事訴訟依據證人來作證的距離遠近計算,五百元至一千元左右)、鑑定費用等等「法院」的費用,也是這裡的裁判費。

律師費

至於律師費,就沒有統一的標準,以臺北市而言,通常一個審級六萬元至十二萬元不等,二、三十萬一個審級的也有,甚至也有因為標的金額相當高,或案件較為複雜,或不同律師的專業程度、資歷等,一個審級上百萬或更高的,在所多有。

因此,律師費如果由敗訴者負擔,則敗訴者面臨的風險就非常高,甚至導致律師費用的負擔比損害賠償本身更高的狀況,並非不能想像。

舉例來說,車禍案件的傷害,倘若被撞的人傷勢不重,但是因為聘請律師費用相當高昂的律師提告,則敗訴者除了要負擔一、兩萬的醫藥費外,就可能要負擔一、二十萬元的律師費。這樣的狀況究竟是好是壞,或許見仁見智,不過在我們的實務見解一般是認為律師費不屬於裁判費的(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1449號民事判決)。

也就是說,「裁判費」由敗訴者負擔,但是「律師費」,不管勝敗,自己請的律師自己出律師費。

固然,也曾有如臺灣高等法院89年度上易字第693號民事判決,令敗訴者負擔律師費的案例,但畢竟是極少數,且相關認為可以請求律師費的判決,在闡釋勝訴者可以請求律師費的判決理由,並沒有非常明確的標準,原則上實務仍是認為勝訴者不能像勝訴者請求律師費的。

三、例外狀況

比較要特別的例外狀況是,民事第三審的律師費,因為民事訴訟第三審強制律師代理,所以實務見解認為屬於裁判費,所以一、二審律師費不算裁判費,各自負擔,而第三審律師費則算是裁判費,但是這裡的律師費,也不是勝訴者真正的委任「律師費」(例如律師與當事人講好一個審級十萬元律師費),而是由最高法院依據法院選任律師及第三審律師酬金核定支給標準核算。 這個酬金的核定,通常都比實際律師費行情低很多。

另外,倘若事先有契約約定:「甲方與乙方因本契約爭訟,敗訴者需負擔勝訴者律師費」,則這樣的律師費,因為有契約約定,也能夠依照契約要求對方負擔。或是如家庭暴力防治法中,有保護令核發,可以要求相對人負擔律師費之規定,不過這是因為有特別的法律明文規定。

四、結論

裁判費才能要求敗訴者負擔,民事一、二審律師費原則上不能要敗訴者負擔,而民事第三審律師費,則是由最高法院核計律師費,其實也不是實際支出的律師費,因此,原則上不管勝敗訴,律師費都是要自己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