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戶為調查竊案,可否向管委會調電梯監視錄影帶?

明曜百貨湯姆熊 攻擊暴露狂
明曜百貨湯姆熊 攻擊暴露狂

社區有住戶家中遭小偷了,想要向管委會調電梯監視錄影帶,管委會卻以「侵害隱私權」、「肖像權」、「妨害秘密」為由拒絕住戶調取,是否合法合理?

一、電梯為公共空間,沒有「合理隱私之期待」

一般在公共場所,當事人可否主張隱私權,實務見解向來是以有無「合理的隱私期待」作為判斷標準(最高法院106台上字第3788號刑事判決),而電梯為公共空間,管委會在電梯架設監視器錄影,其實很重要的原因應就在於確保社區秩序、防範宵小,而電梯作為公共空間的一部分,應該難以主張在電梯裡的活動有「隱私權」,也就是沒有合理隱私之期待,管委會以此為由拒絕交付,並不合理。

二、未嘲弄塗改,且符合公益,應不侵害肖像權

司法實務見解上,並不是把他人影像保存或使用就一定會侵害肖像權,而是會看使用的場合、目的,以及是否符合公益等,綜合評估(例如: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1184號民事判決)

而且肖像權屬於人格權一種,依照民法第195條第1項規定,關於人格權侵害以「情節重大」為要件,通常在沒有對他人肖像為積極侵害或塗改嘲弄時,也不會認為侵害他人肖像權

三、電梯內活動,非屬秘密,不構成刑法妨害秘密罪

刑法第315條之1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十萬元以下罰金:

一、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二、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管委會錄影、調閱電梯錄影,是為了防範宵小等原因,並不是「無故」,而且電梯內的行為監視器會拍攝,難以認為屬於「非公開」之活動,當住戶要調閱電梯內影像時,管委會認為構成妨害秘密罪,應有誤會。

結論:

因此,住戶因為家中失竊,希望調閱電梯內的監視影像,管委會以「侵害隱私權」、「肖像權」、「妨害秘密」為由拒絕,應不合理。

另外,為了避免爭議,社區似乎也可以制定規約,針對調閱電梯影像之程序、條件予以明定(例如以已經向警方報案作為調取條件),以免何人、何時可以調取社區監視器影像,標準模糊不清,鬧得住戶與住戶間不愉快了。

 

收到法院、地檢署傳票怎麼辦

附件3 傳票範例 北檢
臺北地檢署傳票

一、先確認寄傳票的單位是誰

收到傳票,要先確認是誰寄給你的,是地檢署還是法院?再來要看你的身份,可以看到「被傳人」身份,是刑事的告訴人、被告還是證人?民事的也會有原告、被告與證人。

二、再確認案由

再來要確認案由,特別是刑事偵查案件,因為偵查不公開,也不能閱卷,就要看能不能從傳票上的案由中大致知道是哪一件事情,比方說刑事就會有「詐欺」、「背信」、「傷害」等案由,不論你是告訴人、被告、證人,都要先大致想一下檢察官可能會問什麼,特別是被告,面對國家的追訴,到庭之前,還是找律師諮詢一下比較好。

至於證人,也有不少是檢察官問完話、證人做完證後,檢察官認為證人有犯罪嫌疑,當庭從證人轉換為被告的。因此也不要因為覺得自己只是證人,絕對「不會有事」。

 

三、電話求證是否為詐騙的方法

另外,現在詐騙集團很多,但是大家收到傳票還是不要掉以輕心,不要以為想不起來案由就認為是詐騙集團,像是刑事證人無正當理由不到庭,是會被罰錢甚至拘提的。

那怎麼確認是不是詐騙集團呢?

大家可以看到傳票上會寫案號、股別,股別就是承辦單位,法院跟地檢署的股別就是一個單位,按照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這樣作為單位的名稱,地檢署一個股別就是一個檢察官配一個書記官,法院是一個法官配一個書記官,每一個股別會有他們承辦的案件。案號就像是那個案件的身分證,收到傳票可以打電話去跟「那一個股」的書記官確認是不是有這一件,何時開庭。

當然如果是詐騙集團,可能上面留的電話也是假的,打電話去根本就是假的書記官,因此,謹慎起見,請收到傳票時,上網查詢法院或地檢署的電話而非照上面的電話打去確認,否則對方是詐騙集團,也留下假的「確認電話」,打去可能剛好被騙,所以建議求證電話另外在網路上查詢會比較好。

 

四、結語: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收到傳票,請小心求證真假,並且與律師詳細討論,以免因為一時疏忽,而講錯話,特別是我們之前有提過的「案重初供」

「案重初供」?法院究竟怎麼看?

https://hugolawyer.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6.html 

雖然現在已經比較少法院這麼堅守「案重初供」,但倘若前後所述不一,總是會讓人質疑可信度,因此在第一次到庭陳述前,就應該先把整個訴訟或可能的訴訟,先有初步的構想,屆時才不會怎麼凹也凹不回來了。

 

 

 

車禍現場急救包

宜蘭武淵堂足體養身館
宜蘭武淵堂足體養身館

發生車禍了,怎麼辦?後續的刑民事責任當然很複雜,但以下提供幾個車禍發生「現場」,你可以做的事情,以維護自己法律上權利。

一、立即停車,閃雙黃燈以及置放三角牌,以防後續追撞,衍生更多增加責任。

二、若有人傷亡,儘快打119叫救護車。

三、打110報警,這也關乎後續現場證據保存與保險理賠。

四、保留現場情況,以粉筆、相機做紀錄。

五、照相時車子前後左右都要照,撞擊點更要照。

六、煞車痕一定要照,以利後續提供給判斷、鑑定單位。

七、要求警方對對方作酒測,若對方已經死亡,請檢察官會同法醫抽眼球液,確認對方是否酒駕。

八、向保險公司報案(通常保險契約會要求立即告知事故發生)。

九、自己受傷的話,也要「當天」馬上送醫驗傷,保留相關驗傷單與醫藥單據。驗傷單有分為「甲式」與「乙式」驗傷單,「甲式」供訴訟使用,「乙式」驗傷單為申請保險使用。但是司法實務上,並不區分,均認為有證據能力與證據力,因此以「乙式」驗傷單即可。

十、關於肇事逃逸:刑法第185-4肇事逃逸罪規定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此,證明自己有受傷,也會影響對方是否構成肇事逃逸罪。

十一、關於時效:

過失傷害罪為告訴乃論之罪,知悉犯人時,起算六個月為告訴時效。民事的侵權行為損害賠償時效是兩年。

十二、關於和解:

和解的契約或條文,如果沒有把握的話,最好在警局或調解委員會和解,和解書上要註記和解金額是否包含保險理賠以及拋棄刑民事請求權(但要注意刑事告訴仍無法預先拋棄)。

另外,和解前要讓保險公司知道,甚至要讓保險公司參與,以免保險公司對於和解金額不承認。

以上資訊,備而不用,祝大家行車平安!

保險的「代位」

IMG_0502.JPG
台貿購物中心 買外婆生日蛋糕

一、對方先拿保險金,再跟我要賠償金,可以嗎?

在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的訴訟中,特別是車禍案件,時常會有人問:「對方有買保險,保險公司都已經陪給他了,我還要陪他錢嗎」

但是反過來講,如果因為他買了保險,保險公司付了保險金後,肇事者就完全不用賠錢,是不是也不太合理呢?

如果被害人可以領保險金,又可以跟加害者要損害賠償,那豈不是領兩次賠償?反之,如果被害人領了保險金,加害人就完全不用賠錢,好像也不公平。

那法律到底該怎麼處理,會比較公平?

二、法律以「代位」制度解決雙重得利問題,也避免加害人責任被減輕

法律上是以「代位」方式處理的。

簡單而言,就是保險公司先付錢給被害人,而保險公司再向加害人要這筆錢。

保險法第53條規定:「被保險人因保險人應負保險責任之損失發生,而對於第三人有損失賠償請求權者,保險人得於給付賠償金額後,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但其所請求之數額,以不逾賠償金額為限。」

所以如果保險公司已經賠錢給被害人了,則被害人對加害人的求償權,就由保險公司代位行使,由保險公司後續對加害人進行求償。

那這樣不是多此一舉嗎,為什麼不直接讓被害人自己對加害人求償就好?這是因為加害人不一定陪得起這筆錢,如果沒有保險公司給付保險金,很可能被害人根本求償無門。

所以買保險,真的就是買一個「風險」保障。

三、產險有「代位」,人身保險沒有「代位」

保險法第103條規定:「人壽保險,不得代位行使要保人或受益人因保險事故所生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健康保險、傷害保險、年金保險亦有相同之規定。

因為保險法第53條代位制度的精神,是避免被害人「雙重得利」,例如車子因為被撞損失50萬元,卻因為保險公司給付50萬元、加害人也給付50萬元而總共獲得100萬元,產生「雙重得利」。

但是在人身的損害,因為基於人身無價的想法,很難說一條人命價值200萬元或300萬元,有「雙重得利」的情況,因此在人身保險,並沒有代位的適用。

寵物醫療過失精神慰撫金,開始有法院承認了

小孩與家中寵物遊玩
小孩與家中寵物遊玩

一、法院多數看法:寵物只是「物」或「物品」

在司法實務上,大多認為寵物是屬於「財產權」,在法律上只是「物品」,除非是虐待動物違反動物法而遭處罰外,倘若不是虐待動物,不小心讓人的寵物死亡,就好像不小心弄壞別人的車子、桌子等「物品」一樣,在法律上就是賠償該物的「價值」損失,不能另外要求精神上痛苦的損害賠償。

二、開始有法院認為應該給精神慰撫金

在臺北地院107年度北小字第1216號民事判決這起「寵物」醫療糾紛,法院認為:「『告知後同意』法則指在經由危險之說明,使飼主得以知悉侵入性療行為之危險性而自由決定是否接受,是說明告知義務為被告對原告所負之「從給付醫務」,倘被告對原告未盡其告知說明義務,原告得請求被告賠償其損害。本件被告於107年4月17日言詞辯論時陳明:有說要救就手術,不要救就放棄,沒有談百分比,因為百分比沒有意義,手術本來就有風險等語(筆錄見本院卷第57頁反面),則本件被告疏未為手術所必要之告知及說明,侵害原告之選擇權,致原告無法獲得充分訊以選擇是否進行系爭手術,顯未依債之本旨而為給付,為不完全給付,且有可歸責於被告之事由,被告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因為倘被告有盡說明告知義務,原告可選擇不進行手術,而將Miga帶回家共渡Miga的最後時光,故原告受有手術費4萬元及血液費1萬7,500元,計5萬7,500元醫療費用之損害,及1萬元未能見Miga最後一面之精神損害,共計6萬7,500元。」

法院贊同原告主張,認為於履行委任契約過程中因未善盡報告義務,債務不履行而侵害原告與寵物維持親密關係的人格法益,情節重大,當依民法第227之1條準用第197條第1項前段規定,負損害賠償之責。

三、結論

上面這個台北地院107年度北小字第1216號民事判決,並不是確定判決,案件還在上訴中,但是這個判決值得注意,畢竟我們都知道寵物有生命、與人互相有情感,在很多家庭當中,相當於是家人一樣,在法律的評價上,開始考慮其實與一般「物品」不同,司法實務開始反思且有勇氣做出不一樣的判決,令人激賞!

筆者也是拜讀登載於月旦裁判時報第76期(2018年10月)之東吳大學陳汝吟副教授大作「寵物醫療糾紛之慰撫金賠償—臺北地方法院107年度北小字第1216號民事判決評析」而注意到這個判決,陳副教授也點出此類案件尚有如財產上損害賠償之項目、如何估算寵物本身價值、治療費甚至喪葬費等問題,相關討論,期待司法實務與學者做更多闡釋,以使社會朝向更尊重生命的方向前進。

公司違法調動,該怎麼辦?

IMG_9883.JPG
大溪老街

一、公司可以隨意調動員工職務嗎?

一般人或許會認為員工吃公司「頭路」,當然受雇主指揮監督,公司要隨意調動員工職務,為何不行?

答案是:還真不行。

員工的職務其實就是員工與公司間勞動契約的內容之一,原則上契約要變更,本來就需要契約雙方同意,但是法律又不能完全沒有彈性,倘若員工不願意,雇主若因此就沒有改變任何職務的權力,則公司也很難經營、管理。

因此,法律是允許雇主在符合「某些條件」下,調動員工職務的。

 

二、調動職務要符合「調動五原則」

勞基法第10之1條規定,雇主要調動員工職務,必須符合以下五個原則:


(一)基於企業經營上所必須,且不得有不當動機及目的。但法律另有規定者,從其規定。

調動確實是公司業務所必須,反之,如果像是員工檢舉主管性騷擾,員工卻因此被調動,那就屬於不當動機及目的。

 

 (二)對勞工之工資及其他勞動條件,未作不利之變更。

像是薪資、獎金、福利、工作時間與休假方式等,不能更不利。

 

(三)調動後工作為勞工體能及技術可勝任。

員工要確實有能力可以處理新職務,像是忽然把白領變為藍領,藍領變為白領,工作上可能就會有不能勝任的情況。

 

(四)調動工作地點過遠,雇主應予以必要之協助。

如果調動地點離員工家很遠,雇主要給予交通車或補貼交通費。


(五)考量勞工及其家庭之生活利益。

雇主在調動員工前,應該先了解員工家中狀況,例如員工家可能有重症末期的家人要照顧,可能就不適合調動到外地。

 

三、如果公司違反上面原則,違法調動,我可以怎麼做?

提供幾種方式,請考慮具體環境斟酌:

(一)強硬派:

直接發存證信函異議,表示公司違法調動,並拒絕到新地點上班。

缺點是風險相當高,而且雇主也會以未到班為由,依據勞基法第12條主張是無正當理由曠職三日而解雇員工。

而員工要證明公司是違法調動、違法解雇,就必須上法院打確認僱傭關係存在訴訟,訴訟曠日廢時,此段期間公司也不可能支薪。

倘若要走此種方式,可以考慮提假處分,請法院做出假處分,讓員工在訴訟確定前,仍先在原職務上班,公司也必須要給薪,以使員工能無後顧之憂進行訴訟。

(二)折衷派:

雖然同意前往新地點上班,但仍以存證信函表示異議,並且立即提出勞資爭議調解,以一面在公司工作,一面透過調解,讓公司能夠知道自己違法調動。

缺點是一面在公司工作,一面跟公司提出調解,公司也可能在事務上處處刁難。

(三)分手派:

主張公司違法調動,以勞基法第14條第1項「六、雇主違反勞動契約或勞工法令,致有損害勞工權益之虞者。」離職並請求資遣費。

 

結論:

第(一)種方式風險畢竟比較高,倘若還有要留在公司的打算,可能走第(二)種,但是倘若真的覺得無法共識了,建議還是走第(三)種,另謀高就,海闊天空。即使公司不給資遣費,也能夠在新公司工作的情況下,不至於至於有斷炊之危險,而與原公司好好爭取權益。當然,在台灣比較保守的風氣下,看到員工與舊公司互告,新公司或許也不是滋味,但爭取權益,勢必花費勞力、時間、費用,甚至是……「觀感」,這就是起訴前要好好斟酌了。

雇主可以監看員工電腦、電子信箱嗎?

花博公園
花博公園

一、怎麼認定是否侵害隱私權?

在私人領域例如住家、房間內的活動當然屬於不公開的私人活動而有隱私權,但是如果在公共場所或是職場上,怎麼認定隱私權呢?

司法實務上,是以有無「合理期待」來區分的,比方說你到銀行辦事,銀行門口的監視器拍到你,你不能主張隱私權,因為通常像是銀行、公家機關的門口常會裝設監視器,你很難期待銀行或者公家機關必須因為你的到來,把監視器先關掉不能拍攝。

但是倘若是銀行或公家機關的廁所,監視器對著如廁的你拍攝,當然你可以主張這侵害隱私權,因為一般人上廁所不接受拍攝,這是有合理的隱私期待的。

二、那員工可否期待電腦與電子信箱不受雇主監視?

倘若雇主已經在在工作規則、勞動契約註記「公用電腦、電子信箱、電話僅限公務使用」,甚至公司已經宣布員工「會監看電腦」,請員工簽下「同意書」,則員工應該已經無合理隱私期待。

因為,在使用公共電腦等設備之情況下,本來就不應該使用作為私人聊天使用,而員工也知道雇主雇主對於事務的監督,員工就很難主張有合理隱私期待。

三、倘若任意監控員工私人信箱或電腦呢?

反之,如果不符合上面的情況,雇主就私自違法監控員工使用電話、電子郵件,除了民事上侵害隱私權外,法律上還會構成違法監察他人通訊罪,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24條),甚至刑法妨害秘密罪,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 315-1 條),如果不是很有必要或有法律上的緣由,建議雇主還是不要任意監控員工的電子信箱或電腦,比較保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