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作品被抄襲了—關於著作抄襲

桃園活力健康農場
桃園活力健康農場

一、法律上的「抄襲」是什麼?

著作權法中並無「抄襲」一詞,正確的法律上主張,是著作權法所稱的「重製」或「改作」之行為,司法機關也認為「按所謂著作『抄襲』,其侵害著作權人之權利主要以重製權、改作權為核心」(智慧財產法院97年度刑智上易字第00027號刑事判決)

也就是說,別人「抄襲」你的作品,你在訴訟上必須主張被侵害「重製權」或「改作權」。

侵害重製權,比如別人把你的文章整篇或部分直接違法使用(當然他可能主張合理使用,這個以後有機會再談);侵害改作權,比如別人把你的小說情節或結局修改後發表。

二、抄襲怎麼證明?

當然,我們都知道真的有心要抄襲,並不會一字不漏地抄襲,而是或多或少都會修改一下原作品,以掩人耳目。那就產生另一個問題:「該如何證明」作品被抄襲?

在訴訟上,原告必須證明:1.原告才是作品的著作權人  2.被告剽竊原告的著作當作自己所創作 。

具體而言,是兩個要件:1.接觸(Access)與實質近似(Substantial similarity)。

接觸(Access)是被告有看過你的作品(這才有抄襲的可能,對吧?),比如你的作品曾經在自己的公開部落格上發表,時間點也比被告發表時間早,這就可以證明被告有接觸你作品的可能。

實質近似(Substantial similarity),白話而言就是「你們兩人作品真的有夠像」,這裡並不是全部以抄襲『量』決定,而是以『重要性』決定,比如關鍵的對白,根本幾乎一模一樣,則小說人物的名字或某些場景不相同,還是會被認為有實質近似。

三、著作權法保護「平行創作」

但是,要特別注意的是著作權法是允許「平行創作」的,最高法院81年度台上字第3063號判決即稱:「按著作權所保護者﹐為著作人獨立創作之作品,兩作品祇其均來自獨立之表達而無抄襲之處,縱相雷同,亦僅巧合而言,仍均受著作權法之保護。不得僅以客觀上之雷同類似,即認定主觀上有抄襲情事…苟非抄襲或複製他人之著作,縱二作者各自獨立完成相同或極相似之著作,因二者均屬創作,皆應受著作權法之保護」。

而這部分,就必須具體看案情的內容,像之前曾經介紹過的 光榮KOEI vs 「三國志一統天下」著作權爭議   

https://hugolawyer.blogspot.com/2018/10/koei-vs.html 

該案法院就認為:「(六)正常型態的人都具有髮、眉、眼、鼻、口、耳,有的男性則有鬍鬚,在此等限制條件下,仍有著相當大的創作空間,甚至對著同一人進行寫生畫作,不同創作人仍有著細部表現上的差異,此等細部表現之差異即為創作表達之特徵,而非一定要如何與眾不同;前述構成改作條件之表達抄襲之22位人物圖像,無論臉型輪廓、眉、眼、鼻、口、耳或鬍鬚之表現或對應與配置、搭配的冠(盔)、服(甲)、配件等,在『質』與『量』的綜合考量下,確係足以反應了表達之抄襲,亦即縱將所有史料或先前技藝給予二個以上之人,在彼此互不抄襲的條件下,能創作出一組人物如此相近似之機率已經是微乎其微,但若22組均如此相似近,不抄襲的機率幾乎是零。」 而認為被告並非平行創作了。

因此,倘若二者有「驚人地相似」之處,則自然不容易主張平行創作,除非被告能夠舉出更有利的證據答辯,否則就容易面臨到敗訴的結果了。

夫妻財產制急救包

一、我國夫妻財產制有哪些?

我國的夫妻財產制有三種:分別財產制、法定財產制與共同財產制度。

圖片 1.jpg

二、這些財產制度,哪一種對我有利?

財產是共同還是分開,可以視為一道光譜。

「分別財產制」:
在光譜最左邊,夫妻婚前、婚後財產都分開,離婚也不結算,徹底的分開,適合單純只想結婚,不想讓財產有任何瓜葛的夫妻(或是離婚後也不想讓對方拿半毛錢的夫妻),把夫妻財產切的最清楚,男女雙方財產橋歸橋,路歸路。
「共同財產制」:
在光譜最右邊,則是最黏踢踢的一種財產制度,就是把夫妻的財產跟所得都放在一起,處分財產也需要另一方同意,實務上比較少人採取這樣的制度。

「法定財產制」:
在光譜的中間,也就是夫妻婚後仍各自保有自由管理使用財產的權利,但是在離婚或死亡時,必須結算雙方的婚後剩餘財產(結婚前的財產、繼承來的、別人贈與的都不計入),婚後剩餘財產較多的一方,減去婚後剩餘財產較少的那方,得出一個差額,再除以二,就是剩餘財產分配的權利。

例如:先生婚後剩餘財產有1000萬元,太太婚後剩餘財產有200萬元,差額是800萬元,原則上太太可以在離婚時,要求先生給她400萬元。(但這是原則,倘若太太對於家庭不負責任或沒有貢獻,金額會減少)

三、夫妻財產制度怎麼約定?

光譜的兩端「分別財產制」與「共同財產制」都需要向法院登記,

聲請書可以在這裡下載:

http://chd.judicial.gov.tw/Detail.aspx?ID=1331&struID=8

至於「法定財產制」不用約定也不用向法院登記,也就是說當夫妻雙方並未針對財產制有約定時,那就是採「法定財產制」,這是法律的預設選項(當你沒有做選擇時,這也是一種選擇。)。因此法定財產制是我們最常見的夫妻財產制度,也就是說,大部分的夫妻在離婚或一方死亡時,都會有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

不過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的時效,是兩年要請求,要特別注意不要拖著拖著,就超過時效了。

律師教你怎麼蒐證(五)–警察執行勤務時,民眾可否錄影反蒐證?

高雄草衙道滴答電車
高雄草衙道滴答電車
警察執行勤務時,民眾到底可否錄影反蒐證呢?

一、法務部的新函釋認為可以

法務部對於民眾於員警執行勤務時,可否錄影反蒐證一事,原先於101年9月13日以法檢字第10104149290號函表示需要在場人同意才行;隨後於102年2月8日以法檢字第10204503780號函補充前開函釋(筆者按:法務部的函說是補充原函釋,但其實應該是改變見解,以補充稱之,是比較委婉的說法了),提及只要拍攝內容不違反「偵查不公開」,都可以錄音錄影方式保全證據。

二、法院也認為對臨檢員警反蒐證,不侵害肖像權或隱私權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高雄簡易庭101年度雄秩字第68號裁定認為:「……是公務員對人民執行公務時,自身即為基本權拘束對象,自不得對人民主張基本權。再者,縱公務員基於私人地位在公共場域中,所得受隱私之保障,亦以得合理期待於他人者為限,亦即不僅其不受侵擾之期待已表現於外,且該期待須依社會通念認為合理者(參司法院釋字第689 號解釋理由書意旨)。……員警2人既於上開公眾往來之道路執行公務,而此等公權力公開行使之情形,該執法之公務員依一般通念當無客觀合理之隱私期待,且員警王OO於被移送人2人拍攝過程中多次以違反偵查不公開為由制止被移送人2人拍攝,並未以侵害隱私為由禁止拍攝,亦難認本件員警2人主觀上有隱私之期待。再警察職權行使法第4條明定:『警察行使職權時,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分,並應告知事由。警察未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者,人民得拒絕之。』益徵警察於執行職務時,本應積極表明身份而無合理隱私期待。」

三、結論:倘若是公開場合的臨檢,並非偵查中案件,可以錄影反蒐證

前開臺灣高雄地方法院高雄簡易庭101年度雄秩字第68號裁定,漂亮地分析、闡釋員警在執行勤務過程當中,本來即屬於公權力行使,亦無隱私期待,且針對法務部函釋予以回應,令人激賞。而也可以看得出來法院認為在公開場合執行公務,並無侵害隱私權、肖像權的問題。

和解契約急救包

發現大蝸牛
發現大蝸牛

簽和解契約要注意什麼?

ㄧ、看到「權利拋棄」、「撤回」的字眼要繃緊神經

和解契約中,如果有「雙方互相拋棄刑民事請求權」、「不再主張XX權利」,要繃緊神經。因為除了某些權利不能事先拋棄(例如:刑事告訴權不能事先拋棄,只能提告後事後撤回),大部分的權利,都是可以拋棄的,簽下和解書時,要特別注意這樣的條款。

相對地,像是刑事告訴權這樣的權利不能事先拋棄,你也要特別注意自己是否會在和解甚至支付和解金之後,再度被咬一口。

二、和解金給付方式要明確

和解金的給付方式,像是究竟是誰要給付給誰?匯到哪一個戶頭?可否分期?是否有「一期未履行,視為全部到期」這樣的條款,以督促對方履行呢?這些細節,都是司法實務上常衍生的爭議、一定要特別看清楚。

三、避免對方賴帳的相應機制

和解契約最常以給付和解金的方式處理,但是倘若和解的內容是對方要給付金錢給你,你能夠確定他真的有錢,會不會他名下根本沒有財產呢?就算名下有財產,要發動強制執行來獲得和解金,你也必須花費很大的時間、勞力成本,因此和解契約上,一定要想過對方倘若賴帳時,有無相應機制。

例如,加入物保(擔保品、抵押品)或人保(保證人);或是在刑事訴訟和解時,請地檢署以緩起訴或法院以緩刑方式,督促對方給付。

當然,上面的項目,是一般人在和解時常會犯的錯,倘若和解的項目有比較特殊的條款,建議還是請律師幫你看過,會比較妥適了。

「案重初供」?法院究竟怎麼看?

中秋節在朋友家烤肉
中秋節在朋友家烤肉,牽朋友家的狗狗

相信不少人都有聽過這四個字:「案重初供」。

一、「案重初供」是什麼?

一般認為是指,當事人或證人在偵查剛開始時所做的陳述,尚未有充分時間避重就輕甚至串證,然而隨著偵查進行甚至到了審判程序,案件證據強弱、多寡也越來越明朗,此時當事人或證人可能就容易隨著其他證人證詞、局勢而捏造陳述,當後來的陳述與第一次的陳述(初供)不符時,應該以第一次的陳述比較可採。

繼續閱讀 “「案重初供」?法院究竟怎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