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四)如何挑選好的律師?

 

IMG_1640.JPG
遠雄海洋公園的海豚

 

肆、如何挑選好的律師

律師千千百百種,許多人一輩子可能就只上那麼一次法院,對於律師的挑選,常常會有選擇困難,以下提供幾個方式,給大家參考。

一、親友口碑

這或許是大家最常挑選律師的依據,畢竟自己信賴的親友推薦的律師,應該錯不了,而親友曾經跟某位律師有「走」完整個訴訟流程,對於律師的收費方式、訴訟風格、認真程度,應該是能夠有一定保證。因此,詢問曾經有過訴訟,或是有在經營公司、聘請法律顧問的親友,應該是一種方式。

但要注意的是,坊間有些司法黃牛自稱為「律師」,可以幫忙處理法律案件,但其實根本沒有律師資格,除了冒稱律師的人違反律師法要負擔刑責外,當事人自己的權益更是受到影響。因此第一步還是透過法務部的律師查詢系統或是向各地律師公會查詢,確認他是否有律師資格,即使是親友介紹的,還是先初步確認律師身份,比較穩妥。

二、律師過往承辦案件

現在資訊發達,司法院也會將判決放到網路上,透過查詢判決系統,以律師的名字搜尋,就可以大致知道律師過往常承辦哪一個類型的案件。雖然過往律師不像醫師有那麼明顯區分為「耳鼻喉科」、「婦產科」等「科別」,但是隨著社會分工越來越細,以及法律市場對律師專業程度的要求越來越高,目前不少律師也有朝向特定領域專攻的趨勢,像是區分為工程案件領域、不動產相關領域、刑事辯護領域等,從判決書系統,稍微瀏覽一下,律師承辦案件的類型也就一目瞭然了,這些資源包括:

司法院裁判書查詢系統

七法-法學資料庫

評律網

不需要細看過往律師的每一件訴訟,主要是大致了解律師承辦的案件類型就可以了,例如律師如果常常承辦工程案件,而你這件又是保固爭議,那律師當然會很快進入狀況,你也會比較放心。

三、律師的文章與著作

在網路上搜尋律師姓名,有時候會找出該律師過往發表在報章媒體、部落格或法學期刊的文章或著作,也可以大致知道律師對特定問題的掌握能力,尤其如果對於特定領域常常有文章發表在期刊,有可能他在這個領域也獲得同儕的認可。

或是不搜尋律師姓名,而是Google特定議題,如果跑出律師寫的文章(例如本部落格),也可以從律師的文章偏向哪一個類型,了解律師對該領域的掌握能力。

四、其他資訊

網路上還可能搜尋到律師的其他資訊,像是如果承辦過知名案件,則網路上可能有該律師的新聞,從律師的發言有時候也能間接了解律師風格,或是可以得知該律師是否常接相關案件,例如:重大刑案、政治人物相關此類案件,律師就比較常有機會上新聞。

另外,律師因為違反律師倫理規範,而受到「懲戒」,有時候也能從新聞或網路上查知,由於律師倫理規範,涉及當事人對律師的信賴問題,若律師有受過「懲戒」,最好也了解一下懲戒的原因,再決定是否委任。

五、實際諮詢體驗

當然,上面講的都只是間接了解律師的方式,最精準的還是實際諮詢體驗,透過與律師的接觸,從一開始的接洽過程,到當事人提供案情給律師,律師閱覽卷宗資料到提供反饋,當事人再與律師討論……整個過程當中,可以了解律師對「你這個案子」掌握的程度,律師是否用心,當事人應該也能感受得出來,因此,即使律師諮詢會收費,建議還是不要省諮詢費,花費一兩個小時的諮詢費,仔細在諮詢過程當中慎選律師,選到好律師,日後整個訴訟案件的進行也都會比較順利。

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三)律師的「幾成把握」?

IMG_1382.JPG
花蓮東大門夜市

參、律師的「幾成把握」?

許多人找律師諮詢時,喜歡問律師: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勝訴機率是多少?就像病人評估手術該不該做,也會問醫師手術成功率一樣。

法律(或者說是訴訟),屬於社會科學,有時候不像醫學統計一樣,會有相對精準的統計數字,像是「3.25%死亡率」這種統計。大多數時候,「勝算」、「勝率」是律師基於自己的知識與經驗,評估出一個大概,通常是評估這些事情:

 

一、我方主張法律上是否站得住腳

有一些當事人的主張,法律上並不承認,或是需要特殊條件才能成立,這時候就會認為勝率比較低,甚至勸當事人不要告。

比方說有些當事人主張自己的愛車因為出車禍而毀損,主張「精神慰撫金」,但是司法實務上並不承認「物品」毀損有精神慰撫金。

但像是之前我們有篇文章提到的,近來有法院判決認為「寵物」死亡,可以請求精神慰撫金,但或許這樣的看法還沒有成為實務普遍的看法,在評估就會保守些。

 

二、證物力道

有時候當事人認為自己的證據「很有力」,但是如果取得手段有問題(例如:竊錄第三人對話),法院可能會認為沒有證據能力,根本不能使用;或是有些證據尚未能證明為真實(例如:影印本或簽名的真正),也是律師評估勝敗的考量。

 

三、證人證詞

有些案件需要傳喚證人來作證,例如:請證人到庭作證是否有聽到被告罵原告,或是證人是否當時在場有見證契約的成立等等。

但是只要是證人,都要考慮到證人可能根本沒有意願到庭作證(即使法院可以透過罰金等強制手段要求證人到庭),心生抗拒,講的證詞未必就對我方有利。

或是年代久遠,證人的記憶未必很清楚;或是證人根本就是敵性證人,到庭後可能還需要詰問.;或是證人與現有證物無法勾稽起來…..這些也都是律師考量勝敗的因素。

 

四、鑑定報告

有些案件實務上需要有鑑定報告,法院或地檢署才好做出判斷,例如:主張買到海砂屋,要求解除買賣契約,需要有氯離子鑑定報告;或是像醫療訴訟中,主張醫師、醫院有疏失,通常也需要醫審會或其他醫療鑑定機構的鑑定報告,畢竟術業有專攻,法官、檢察官的專業是在法律,即使不少法院已經成立如醫療專庭或工程專庭,甚至有些法官、檢察官有第二專長,或是有法律以外的學位,也難以樣樣精通,此時鑑定報告所佔的角色就很重要。

 

五、訪視報告

另外,有些案件特別是家事案件,就離婚未成年子女監護權(親權)歸爸爸或媽媽的問題,考量小孩到庭陳述想跟爸爸或媽媽可能有不良影響,而且有些小孩年紀過小,到庭陳述也未必是小孩真意,加上小孩跟爸爸、男方親屬,或是小孩跟媽媽、女方親屬的互動,法庭上也看不出來,此時有賴社工師到小孩家裡訪視。訴訟期間如果小孩有時候住在男方家中,有時候住女方家中,也會做出兩份訪視報告,此類訪視報告,也常常影響法院決定監護權歸屬。

尤其有些訪視報告相當用心,除了小孩跟親屬互動會紀錄外,像是小孩是否有自己的房間、環境是否明亮舒適、小孩是否被要求收玩具等細節,訪視報告有時候也會寫,這類訪視報告幫助法官了解個案家中狀況,倘若案件一審已經有訪視報告,律師在評估上訴勝敗時也會考量此類關鍵資料。

 

六、前案的判斷

還有像是案件如果已經有前案的判斷,例如刑事附帶民事案件,雖然理論上刑事附帶民事案件,移送民庭後,民事法院的判斷,不一定會跟刑事一樣(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713號判例認為:「按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四條所謂,應以刑事訴訟判決所認定之事實為據者,係指附帶民事訴訟之判決而言,如附帶民事訴訟經移送於民事庭後,即為獨立民事訴訟,其裁判不受刑事判決認定事實之拘束。」)但是不少案件後案會引用到前案的資料與物證,也會影響到法官,比方說前案刑事已經認定被告駕駛車輛有過失傷害導致原告受傷,則在附帶民事求償時,就很難再推翻刑事的認定。

倘若刑事案件已經對某些事實有認定,則民事法院針對刑事法院已經調查過的證據、證人等,也會參考,或調取卷宗納為卷證資料,此時要再去推翻刑事的認定,可能就要特別針對不利的地方再去下功夫。

另外,有些前案是後案主張的基礎事實,例如,某甲認為配偶某乙婚姻出軌,並告某乙外遇對象某丙「侵害配偶權」,要求賠償30萬元。倘若法院也認定某乙有外遇,判決某甲勝訴,則日後當某甲與某乙在打離婚訴訟時,某乙就很難再否認自己有外遇的事實。

再例如法院認為某甲有家暴事實,發給某乙保護令,命令某甲不能再對某乙家暴;則日後甲乙因為離婚而訴訟,此份保護令也可能會在離婚訴訟中作為有力證據,認為某甲有家暴事實,要對婚姻產生破綻負擔比較大的責任。

 

七、法官、檢察官的辦案風格

律師有自己的訴訟風格,法官、檢察官的也會有自己的辦案風格,訴訟律師畢竟是常在法院行走的人,當然也會時常耳聞同道或自己的經驗,得知哪些法官對於證據的要求比較嚴格,或是比較遵守「無罪推定」原則,若案件已經起訴或開始偵查,在評估時,也常會把法官、檢察官的辦案風格納入考量。

 

八、其他

影響訴訟勝敗的因素非常多,上面提出的是比較常見的因素,其實不同個案都會有不同的考量,法律是社會科學,沒有任何一件個案是一模一樣的,同樣的車禍案件,也有不同的過失原因、損害賠償金額。甚至基於不同的訴訟策略,先告刑事、再告民事,或是刑事民事同時進行等…律師在評估時,都會考量進去,但是最終決定權仍在當事人手上(例如:律師覺得這件離婚訴訟能夠勝訴,但是當事人可能最後不想離婚了),但是,當事人在決定前,需要有充足的資訊,也就是要請律師仔細說明評估的內容後,就不明瞭處與律師討論,而後決定是否委任或是否提起訴訟。

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二)「審級」與「時數」收費

BAMAANBZU&RA TIERS.JPG
二二八和平公園

貳、審級與時數收費

一、前言

說完了諮詢收費,我們繼續談「審級」與「書狀」收費。

上一篇講的「諮詢」,通常是詢問律師案情,詢問律師法律上該怎麼進行,但若有些案件是需要訴訟,或是撰寫書狀,通常需要另外計費。

二、訴訟委任多以「審級」計算

通常訴訟都以「審級」為主要的計費單位,比方說民事案件,第一審(地方法院),判決之後,不論我方勝訴或敗訴,從案件起訴到地方法院法官下判決,這樣算是一個「審級」。而倘若我方勝訴,對方上訴到民事第二審(通常是高等法院,簡易案件二審仍在地方法院合議庭),則案件就會從地方法院移到高等法院,倘若希望原本的律師繼續幫忙處理,則需要另外與律師談二審的律師費是多少錢。

刑事案件,通常也是以第一審、第二審、第三審作為審級單位,刑事案件在起訴前的偵查程序(地檢署),也會認為是一個審級。因此要對他人提告刑事犯罪,偵查階段委託告訴代理人,請律師幫忙提告,到地檢署偵查終結,檢察官起訴(或不起訴或緩起訴)為止,算是一個審級;而倘若我方不是提告的告訴人,而是被告,則偵查階段委託辯護人,請律師幫忙辯護,到地檢署偵查終結,檢察官起訴(或不起訴或緩起訴)為止,算是一個審級,至於案件若起訴後到了地方法院,就要另外委任。

三、也有訴訟以「時數」計算

上一篇 我們說到,律師工作付出時間,因此也有律師打官司是以「小時」計費的,例如:今天與當事人開會討論2小時,明天撰寫書狀4小時,後天開庭時間2小時,這樣就是8小時則從案件開始委託到結束委託(例如這一「審級」結束),結算律師花費幾個小時,來計算律師酬金。

四、以「審級」或「時數」計算,哪一個有利?

那以審級或時數收費,哪一個對當事人有利呢?各有優點。

以審級收費,當事人可以評估這個案件打到一個初步的結果(地方法院判決,或是檢察官起訴、不起訴、緩起訴),算是一個階段,在這個階段中,與律師開會、請律師寫書狀、出庭,都不會再額外計價,因此有時候案件因為案情較複雜或是因為某些因素開了好多庭(例如:法官調職,換新的法官有時候會使整個訴訟方向都變更,新的法官認為應該還需要傳喚證人或調取資料,訴訟就不會這麼快終結),但因為都屬於同一個審級,因此即使案件需要再多開庭、當事人也不需要再另外支付更多金錢。

反之,倘若案件委任看師後,律師介入協商,讓兩造和解,連官司都不用打甚至開庭只開過一庭,該審級的律師費也不會退還,有些當事人會覺得「虧大了」,感覺律師沒做什麼事,案件就終結了。但律師倘若能夠發揮法律上的專長,協助兩造當事人和解,節省下當事人的時間、勞力,其實不能認為「律師費多花了」,反而應該感謝律師努力促成和解,節省下時間。

至於以「時數」收費,對當事人而言,當然是會覺得「做多少工作,付多少錢」,計算上律師幾個小時工作,就付多少錢,比較不至於讓當事人覺得律師「做這麼少,律師費收這麼高」,但是缺點就是案件倘若「開花」,案情變得複雜或因故延滯好幾年,則當事人不容易抓打官司的預算,有些案件一打就是好幾年,要按照「時數」計費,一般當事人可能吃不消,通常是法人客戶如政府單位或公司,比較多請律師以「時數」計時收費。

五、書狀費用

有時候案件不一定要打官司,可能只是希望律師幫忙撰寫書狀,當事人自己去開庭;或是希望律師幫忙發律師函、存證信函;通常就會以「件數」計算,例如一封存證信函收費多少錢。

六、可以不付錢用「後謝」嗎?

有些當事人會問:可否先不付律師費,等訴訟贏了之後「讓律師抽」呢?

一般民事案件是可以跟律師約定好從勝訴金額中抽幾成金額,當作律師酬金的,例如請律師打贏工程訴訟,從勝訴工程款一定成數當作律師費。

但是像家事案件(例如離婚)、刑事案件(律師代理告他人犯罪,或是擔任辯護人),以及少年案件,因為公益性質考量,依據律師倫理規範第35條:「律師應對於委任人明示其酬金數額或計算方法。律師不得就家事、刑事案件或少年事件之結果約定後酬」。

因此,約定後謝不是不行,但是必須看案件類型喔。

七、結論

無論如何,律師的收費方式,沒有哪一種一定比較好。請律師評估案件大致要花多少時間、開多少庭後,視自己的需求與預算,與律師討論收費方式,並明確記載在契約中,以後也比較不會有爭議。

 

附錄:台北律師公會的收費參考標準

台北律師公會針對律師的收費,於公會章程中有一個參考標準,但這只是「參考」,讓當事人在與當事人討論費用時,能夠有一個基礎,基於律師不同的資歷、名氣、辦案風格等,律師倘若收得比這個標準低或高,都是可以的。

 

台北律師公會章程

第七章 酬  金

第廿九條

會員受當事人之委託,辦理訴訟案件及其他法律事件,收受酬金得參考左列三種方式及標準,以契約定之。

(甲)分收酬金

1.討論案情每小時新台幣捌仟元以下,但案情複雜或特殊者,得酌增至新台幣壹萬貳仟元。

2.到法院抄印文件或接見監禁人或羈押人,新台幣壹萬貳仟元以下。

3.撰擬函件新台幣貳萬元以下。

4.出具專供委託參考之意見書及其他文件,每件新台幣捌萬元以下。

5.出庭費每次新台幣貳萬元以下。

6.各審書狀每件新台幣伍萬元以下。

7.調查證據每件新台幣伍萬元以下。

8.赴台灣台北地方法院管轄境外,辦理當事人委託事項者,除依各該款之標準外,得酌增加百分之五十。

(乙)總收酬金

1.辦理民事案件第一第二第三審收受酬金總額,每審宜新台幣伍拾萬元以下,如訴訟標的金額或價額在新台幣伍佰萬元以上者,其酬金得增加之,但所增加之金額每審不宜逾訴訟標的金額或價額百分之三。

辦理民事調解事件、民事執行事件、民事抗告事件,各比照民事各審總收受酬金標準收費。

2.民事非財產權之訴訟,每審宜新台幣伍拾萬元以下,但案情重大者,其酬金得增加之,但每審所增加之金額不宜逾新台幣貳拾萬元。

3.辦理刑事案件第一第二第三審收受酬金總額,每審宜新台幣伍拾萬元以下,如案情重大或複雜者,酬金得增加之,但每審所增加之金額不宜逾新台幣柒拾伍萬元。

4.辦理刑事非常上訴案件,比照前款第三審總酬金標準收費。

5.辦理民、刑事再審案件,比照第一、三款收費標準。

(丙)按時計算酬金

按工作時數計算酬金者,每小時收費宜新台幣捌仟元以下,但案情複雜或特殊者,得酌增至新台幣壹萬貳仟元。


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一)諮詢怎麼算收費?

IMG_9941.JPG
土地銀行展示館

前言

「官司纏身」、「訴終凶」是大部分人對上法院、打訴訟的印象。但是倘若真的遇到有告人的需要,或是被告了,想要找律師,該注意哪些事情呢?接下來我們會有一系列的文章,從諮詢、收費、委任案件過程到結束,提醒你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情。

壹、注意諮詢是否收費

之所以把諮詢收費方式寫在最前面,因為這通常是大家最關心卻又最迷惘的事情。大部分人都有感冒掛號看醫生的經驗,在台灣有健保,掛號費幾百元大家也都還能接受。但是台灣大部分人可能一輩子也沒有上過法院,或是就這麼幾次找律師諮詢的「需要」,對於律師收費方式大多很陌生,因此想知道又不好意思問的人應該不在少數。

一般來說,律師諮詢也會收費,除非是縣市政府或民代提供的免費法律諮詢,否則律師諮詢具有專業性質,使用者付費,先確認律師諮詢費是否收費以及如何收費,對於當事人而言,也比較好評估該問到什麼程度。

因為有些律師可能是好朋友介紹,電話中「稍微」問一下,大部分律師可能都會熱心回答你的問題而不收費,但若是事情比較複需要當面討論或是請律師看書狀甚至判決書,當然是會佔用到律師的時間,此時先確認律師收費方式,就很重要。大家照收費方式走,律師不用擔心當事人問了不付錢,要占律師便宜;而當事人已經與律師確認諮詢計費方式,也不用擔心與律師沒有深厚交情,「不好意思」問太多,畢竟你已經付費諮詢,當然是把自己的問題請律師仔細研究,再請律師給你評估意見。

不過要特別注意的是,即使同樣是一小時五千元的諮詢費用,有些律師是看書狀時間與看完書狀後討論,都算「諮詢」計費,畢竟你請律師幫你看資料,有時候律師跟你開會只用了半小時,跟你說這個官司「上訴成功機會不高」,背後可能是律師花了好幾個小時甚至好幾天,讀完你的資料後作出的評估,聽答案的時間很短,律師讀資料的時間或許非常多。

至於說幫你看資料不計算時間,請你先把資料傳給他,只以開會時間作為諮詢費用的律師,建議你也把問題留到開會時再討論,而不是資料傳給他之後,開會前一直用Line、電話一直問,等到要開會時,你也問得差不多了,用這種方式「節省」律師費,其實也是不尊重專業的表現。

當然,如果是跟律師講好諮詢時間以每小時計算,倘若有資料要請律師看,律師也說看資料要計算時間,則當事人基於預算控制,可以請律師抓一下看資料的時間大約幾小時,並請律師在這個時間內做出評估,以免超出你的預算。

協議書、契約書經過塗改,還有效嗎?

IMG_9985
華山公園

一、前言

之前我們有文章提到簽約不一定要白紙黑字加印章,除非是像不動產物權移轉這種法律有特別規定的,否則大部分的契約口頭約定就有效,只是你必須去證明雙方當時有口頭約定,不如一開始就用書面。

不過,協議書或契約書(一般法律上都稱之為契約,名稱為契約書、協議書都可以)手寫跟打字效力一樣嗎?可以塗改嗎?

二、電腦打字跟手寫都有效

法律上所講的「書面」,並不限於電腦打字或手寫。(自書遺囑則是少數例外,必須要以手寫方式),因此要立契約,手寫跟打字都可以。

三、塗改仍有效,但要注意日後可能會有爭議

契約書,寫錯字用立可白塗掉重寫,契約仍會有效。

(遺囑有特別規定,遺囑也不是這裡講的契約,但因為擔心讀者搞混,要特別提出,立遺囑,常常「死無對證」一定要更慎重,建議找律師或法院所屬民間公證人協助處理)。

不過,一樣要提醒的是,協議經過塗改,倘若是稍微誤繕,例如甲方或乙方的地址不小心寫錯一個字,例如「中」山區聽錯寫成「松」山區,這樣的修改畢竟不影響契約宏旨,通常不至於有問題。

但是倘若是契約金額多寫一個零或少寫一個零,在金額上有塗改,會特別敏感,日後要主張和解金額是10萬還是100萬,有時候可能就會有爭議。這時候就還要去證明哪一個是真實的狀況。

當然,通常契約是會有「一式二份」,契約雙方都會有正本,但問題就是在於兩份正本的內容不一樣時,以誰為準? 雙方就還要在訴訟中傳喚證人、提出錄音等為證,成本自然就高了。

因此,契約文字可以塗改,但除非是真的比較臨時,否則建議還是以電腦先繕打好,雙方E-mail相互確認無誤後,再列印簽名,否則一份契約塗塗改改,不僅相當難看,日後也容易有糾紛。

四、見證或公證

倘若擔心日後契約簽了仍會有爭執,也可以考慮找律師見證或法院所屬民間公證人公證,以杜爭議。

五、結論

契約手寫或電腦打字都可以,契約塗改並不會導致契約無效,但建議仍應盡量減少塗改,以免爭議。

律師教蒐證(十六)調取監視器

IMG_0890.JPG
台北植物園

一、監視器是重要的證明方式

以台灣目前的監視器設置現況,像是交通路口、巷弄等處,許多地方都設有監視器,這些監視器時常能夠錄下交通事故發生經過、危害治安(例如鬥毆、傷害)的過程,在法院實務上,監視器的畫面,也時常作為重要的證據方法。

但是,要怎麼調取呢?

二、調取方式

依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10條規定:警察對於經常發生或經合理判斷可能發生犯罪案件之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 入之場所,為維護治安之必要時,得協調相關機關(構)裝設監視器,或 以現有之攝影或其他科技工具蒐集資料。」目前不少地方都有警察設置的監視器。

交通事故或重大治安案件,警察常就會主動調取,不過在某些時候,像是東西放在機車上失竊這類事情,也可能夠請查協助。警察機關一般是以發生刑案、交通事故或為協尋人口、財物等情事為原則,經由民眾報案後,由受理警察單位審酌案情需要,擇定閱覽錄影資料之攝錄時段及地點後,派員陪同進行閱覽。

至於非因重大治安、交通事故而有急迫之需要者,閱覽監錄系統錄影資料時間,應以日間8時至夜間22時為原則(例:里長辦公室),但監錄系統設備保管或管理單位係為全日服務或輪班運作者,得全時段提供閱覽。(內政部網站參照 )

雖然在刑事訴訟法第第219-1條,也有「保全處分」之規定:「 告訴人、犯罪嫌疑人、被告或辯護人於證據有湮滅、偽造、變造、隱匿或礙難使用之虞時,偵查中得聲請檢察官為搜索、扣押、鑑定、勘驗、訊問證人或其他必要之保全處分。 檢察官受理前項聲請,除認其為不合法或無理由予以駁回者外,應於五日內為保全處分。」

但像是路口監視器常常因為錄新的影像後,就把舊的洗掉了(通常是三天後就洗掉了),因此倘若書狀給地檢署,再由檢察官發動保全處分,影像可能也已經洗掉,所以倘若有調取監視器的需要,還是趕緊請警察協助比較妥適。

三、監視影像的使用

監視器調取之後,偵查中的案件基於偵查不公開,原則上不會提供給民眾看,但有時候基於指認或是製作筆錄之需要,警察有時候會請民眾觀看影片,但不太會讓民眾複製。在指認或製作筆錄時,就可以提醒警察幾分幾秒,發生何事、影像中為何人,並註記在筆錄中。

四、結論

監視影像是重要的證明方法,刑案、交通事故等,都可以請警察協助調取,但要注意時間不能太久,保存證據的時效相當重要。

輪胎放氣 構成毀損罪?

IMG_0007.JPG
寶可夢機台

一、毀損罪須「致令不堪用」

刑法第354條規定:「毀棄、損壞前二條以外之他人之物或致令不堪用,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百元以下罰金 。」

法條已經提到需要「致令不堪用」,才算構成毀損罪,那把他人輪胎放氣,讓人無法開車,算是「致令不堪用」嗎?

二、多數實務見解:不構成毀損罪

司法實務雖曾有新北地院99年度簡字第6409號認為將他人輪胎放氣屬於毀損罪之「致令不堪用」,但該案經過二審撤銷,二審即新北地院 99 年度簡上 字第1055 號判決認為:「惟按空氣充入 輪胎之內,僅助成車輛之效用,空氣本身原則上應無經濟價 值,放逸他人車輛輪胎內之空氣,並非使輪胎致令不堪用,與毀損構成要件不合。」而撤銷原判決。

臺北地院107年簡字第1271號也提到:「惟按空氣充入輪胎內,僅助成車輛效用,空氣 本身應無經濟價值,倘僅放逸他人車輛輪胎內之空氣,尚不足使輪胎本身遭受毀損或不堪使用之損害,是被告此部分行為尚不足以構成毀損罪。」

其實依照其他實務見解,像是臺灣高等法院89年度上易字第700號也提到:「按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條之毀損罪,以使所毀損之物,失其全部或一部之效用為構成要件。」

因此,將他人輪胎放氣,比較難像是讓他人輪胎失其全部或一部之效用,筆者認為比較應該構成刑法第304條的強制罪,也就是妨害他人行使權利。

當然,倘若是以被害人的立場,應當是毀損罪與妨害自由罪均主張,由地檢署與法院進行判斷。甚至如果認為對方還有恐嚇的意味在,也不妨針對認為對方有恐嚇的意味進行說明並提告。

三、毀損罪須具體認定什麼效用受到影響

像是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易字第2670號,這個爭議就在於將他人種植的觀賞植物剪去枝葉,是否算是毀損?法院提到:「刑法第 354條之毀損罪稱『致令不堪用』,係指除毀棄損壞物之本體外,以其他不損及原物形式之方法,使物之一部或全部喪失其效用者而言。而植物本身之觀賞價值,非僅止於花朵,亦涵括其枝葉之生長型態;因此植物之部分枝幹、枝葉遭剪斷後,已變更該等植物之外觀與生長效用,自足生損害於該等植物之所有權人。」

而在士林地法院104年度聲判字第85號裁定,爭議則是在於將他人看板挖一個洞,是否構成毀損?在本案中,法院提到:「看板文字依然清晰可辨,其表達意見 之功能未受任何影響,自難認被告所為有使本件看板喪失或減損全部或一部效用及價值之情形,核與刑法毀損罪之構成要件不符,自難逕以該罪責相繩。」 有趣的是,在本案中,告訴人即聲請人也主張上面的臺灣高等法院 103 年度上易字第 2670 號判決,但是法院認為:「至聲請人另提出之臺灣高等法院判決意旨為據,惟查該案之事實係該案告訴人所有之九重葛及白玫瑰等部分植物,遭該案被告剪斷其部分枝幹、枝葉,因植物本身之觀賞價值,非僅止於花朵,亦涵括其枝葉之生長型態,該案被告所為變更該等植物之外觀與生長效用,自足以生損害於該等植物之所有權人,此有該判決附卷可考,核與本件看板未有任何效用或價值之損害全然不同,自難逕以比附援引。」而認為二者個案事實不同,不能相提並論。

四、結論

將他人輪胎洩氣,固然依據現在實務見解,比較不會構成毀損罪,但仍有構成強制罪或恐嚇罪之可能。民事上則另會有損害賠償責任。

A到別人的車後離開,算肇事逃逸嗎?

IMG_9345.JPG
空軍 三重一村

一、肇事逃逸要「致人死傷」

刑法第185條之4規定:「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所以,一定要有人因此受傷才算,倘若是A到別人的車,就算有刮痕、車損,如果裡面沒人或車禍撞擊但對方沒受傷,即使離開現場,也不算本條的肇事逃逸。

二、對方到底有沒有受傷,你不一定知道

既然限定一定要有死傷,倘若開車在馬路上撞到對方,發生事故,「感覺」撞擊很輕,離開現場應該沒問題吧?

錯!

因為「感覺」撞擊很輕,對方是否真的有受傷,你不會馬上知道。因為對方可能當下沒事,甚至即使對方當下跟你說他沒事,你可以走了,你也真的離開了。對方事後再去驗傷或驗出有腦震盪,然候告你肇事逃逸,確實已經離開現場的你,可能就很難證明「我沒有逃逸,是他說沒事可以先走的」。

所以會比較建議,無論對方是否看起來有受傷,或是即使對方說他沒事,最好仍是報警請員警到場處理,這樣即使對方事後驗出傷,你也不會構成肇事逃逸。

三、肇事逃逸要「動力交通工具」

由於法條已經提到是「動力交通工具」,所以像是汽車、機車才算,腳踏車則不算,所以腳踏車撞傷別人,逃離現場,也不算肇事逃逸。

有疑慮的是像是電動自行車呢?

法務部100年5月31日以法檢字第 1000014063 號函釋:「刑法第 185條之 3之『動力交通工具』,係指交通工具之推動是以電力或引擎動力等作用者,至其為蒸汽機、內燃機,抑或係柴油、汽油、天然氣、核子、電動,均非所問。又所謂交通工具不限於陸路交通工具,尚包含水上、海上、空中或鐵道上之交通工具。所詢之『腳踏自行車』『電動輔助自行車』『電動自行車』是否符合刑法第 185 條之 3 之『動力交通工具』,端視其推動是否以電力或引擎動力等作用而斷。惟如涉及具體個案,應由承辦之檢察官或法官依職權判斷。」

所以以電力推動的電動自行車,也會認為屬於動力交通工具。

四、結論

單純A到別人的車,車內無人,雖然另外有民事責任,但刑事不會構成肇事逃逸。

倘若車內有人,無論對方是否受傷,都應報警為宜,以免另外衍生肇事逃逸風險。

五、附註:

肇事逃逸這條規定,司法院大法官於108年5月31日作成釋字第777號解釋,宣告刑法185-4:「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規定,有兩個地方違憲:

1.法條「肇事」文義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部分失效;

2.本條刑度,於對情節輕微個案處罰過苛之範圍內,違反比例原則,至遲2年失效。

目前因為尚未修法,所以實務上的做法,如民國 108 年 10 ⽉ 17 ⽇的最⾼法院 108 年度台上字第 3097 號 刑事判決:「按釋字第 777 號解釋之意旨,102 年 6 ⽉ 11 ⽇修正之刑法第 185條之 4 規定之肇事逃逸罪,⼀律以 1 年以上 7 年以下徒刑為法定刑,對犯罪情節輕微者無從宣告易科罰⾦,處罰顯過苛,違反罪刑相當原則及 比例原則之部分至遲 2年失效。於修法前,法院對此類案件固應依法審判,惟仍應依該號解釋審酌犯罪情節是否輕微,量處有期徒刑 1 年 以上是否過苛。」

也就是法院仍可以依法審判,但要特別注意量刑都以最低的一年起跳,是否會過重。

車禍被害人主張除疤醫美費用,合理嗎?

IMG_9126.JPG
京華城 小美人魚的家

一、前言

不少車禍案件,除了車損以外,還會涉及人身損傷,車損的部分就涉及修理費與跌價損失,人身損傷當然涉及像是醫藥費、住院費、精神慰撫金等。其中人身損傷,不少時候身體復原了,卻也留下難以抹滅的疤痕,外觀上不好看,愛漂亮的人更難接受身體上有難看的疤痕,如果被害人主張除疤、醫美費用也由加害人賠償,合理嗎?

 

二、不少法院認為合理,應回復至「應有狀態」

(一)臺灣高等法院 100 年度上字第 568 號民事判決:

「其次,上開增生性外觀之疤痕,固可視上訴人主觀 意願進行治療(見本院卷二第22頁),惟損害賠償之目的在 於填補所生之損害,其應回復者,係應有之狀態。且依陽明醫院102年1月2日、同年5月24日之病患就醫摘要回單覆稱:『疤痕形成手術修疤或雷射或放射性治療,對疤痕淡化皆有改善空間』、『依病患就診時病情,以手術修疤方可達較佳淡疤成效』(見本院卷一第233、254頁),故上訴人自得依其意願以手術進行治療(修疤),被上訴人辯稱:疤痕之治療係醫美治療,並無必要云云,亦無足取。」

(二)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03年度上字第178號民事判決:

「 上訴人即被告並不爭執該部分費用之支出,僅爭執其治療 之必要性云云。然查,依上訴人即原告所提出收據、明細表(見本院卷(二)第188至193頁)、戴德森醫療財團法人嘉義基督教醫院(下稱嘉基醫院)於102年10月14日出具之 診斷證明書(醫囑:日後可能需要除疤之處理如手術或雷 射等)、長庚醫療財團法人嘉義長庚醫院(下稱嘉義長庚醫院)於104年2月25日出具之診斷證明書(醫囑:疤痕及色素沈著可由雷射或手術改善,應做10次以達明顯改善,見原審卷第133頁、本院卷(二)第142頁),復參之嘉義長庚 醫院105年2月4日函送之上訴人即原告醫療費用繳費證明(見本院卷(二)第194至198頁),併衡以上訴人即原告傷疤位置在左小腿、左腳踝,其為70年出生,正值青春年華,上開傷疤肥厚增生明顯,實已嚴重影響其外觀等情,上訴 人即原告尋求美容整型之醫療方式改善,佐以前揭醫療機構證明有其必要性,堪認上訴人即原告該部分主張,應屬 合理可信,而得列為其因本件車禍增加生活必要支出之損害範圍。

(三)臺灣臺南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1020號民事判決:

「傷疤美容費用200,000 元部分:原告主張其為回復系爭事故前之身體狀態,有接受醫美淨膚 、飛梭雷射及疤痕手術處理之必要,預估傷疤美容費用200,000 元,業據提出郭綜合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見本院卷一 第291 頁),觀諸該診斷證明書記載:『診斷:臉部、右手 腕、兩側臀部、兩側大腿及膝蓋多處擦挫傷及術後肥厚性疤 痕增生。醫囑:患者自107 年9 月7 日始來門診評估,身上多處疤痕醜型建議需醫美淨膚及飛梭雷射(兩種雷射療程都至少要6 次療程以上)及疤痕手術處理(初估約200,000 元 )。』之內容,足見原告確因系爭事故受傷而有接受上開治療之必要,是原告此部分主張,應屬有據。

 

 

三、也有法院認為不是增加生活上必要費用,駁回請求

但也有認為除疤治療並非恢復身體機能,只是使傷口外觀較美觀,不是「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用」,而駁回原告請求的例子: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6年度勞訴字第112號民事判決:

「(1)依勞工保險條例條第44條規定:「醫療給付不包括…美容外科…。」,足見除疤治療非屬醫療費用不得請求,且除疤治療之 目的並非恢復身體機能之治療,僅係使受治療者之傷口外觀 較美觀,自亦非屬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用,原告於美容醫學中心評估之除疤治療費用,並非屬醫療費用,且亦非增加生 活上需要之費用,故原告請求除疤治療費用26,000元,顯屬無據。

 

四、必須要跟這件這次車禍有關的才行

即使有不少法院認為除疤費用可以請求,但還有一關要過,就是要「與本次車禍有關」,不能「順便」做其他醫美。像是:

(一)臺灣臺南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9號民事判決:

「原告又主張因臉部外傷後導致兩側臉頰不對稱,須進行臉部整形之預估費用295,000元部分:因被告爭執此部分之必要性,是本院函詢成大醫院及郭綜合醫院:「蔡孟涵車禍後臉部所受之傷勢,是否會致兩側臉頰不對稱,而須脂肪移植填補?預估費用為何?」郭綜合醫院回覆稱:「病患104年11月23日才又至本院整形外科門診,本次門診病人並未提及任何覺得臉部 有不對稱情形,醫師只是標準化的建議病人要照顧下 巴疤痕,且標準化的寫說可能疤痕要後續醫美治療,並未說明仔細要何種醫美治療。直至105年11月18日再次回診,中間都無回診過。當次門診及主訴自己如何覺得,自104年11月3日受傷後就覺得臉兩邊不一樣,不對稱。詢問如何處理,醫生也提供脂肪移植的方法,有開出診斷書估20萬元整,但未執行。…」有該醫院回函在卷可考(本院卷(二)第225頁),足認郭綜合醫院於105年11月18日診斷證明書所載之「原告臉部外傷後兩側臉頰不對稱,建議脂肪移植填補」乙情,僅係郭綜合醫院依原告主觀的感覺(主訴)所提出之處理建議,與系爭車禍事故所受傷害間,並無相當因果關係;況成大醫院函覆稱:「依病歷記載,病患 所受之損傷主要為右大拇指,無顏面骨折或嚴重軟組織受傷之紀錄,應不致兩側臉頰不對稱,理應無脂肪 移植之必要。」亦有該醫院回函在卷可查(本院卷(二)第271頁),益證原告並未因系爭車禍致兩側臉頰不對稱、將來有進行臉部整形之必要,是被告辯稱此部分費用非屬必要支出,尚堪憑採,則原告請求被告給付將來預估臉部整形費用295,000元,亦為無理由。」

還有

(二)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107年度訴字第2917號民事判決:

「原告另主張欲回復本件車禍發生前原有外觀狀態,必須支出醫療美容費用30萬元,雖提出由『衣庭美麗人生坊』,於106年12月25日出具之估價單影本為據;然該機構並非一般處理車禍事故之醫療機構,且其估價項目係針對「全身疤痕飛梭微針處理」每次2 萬元,10次共20萬元;另就「淡化疤痕 色素美白精華護理」每次5,000元,20次共10萬元,以上需費30萬元(見附民卷第143 頁),並未針對原告因系爭車禍 所受身體傷害部位,即下頷骨開放性骨折、硬腦膜下出血、手指骨折及牙齒斷裂等部分,為合理與必要性之療程分析,自難認上開醫美行為,與原告前開損害有何必要關聯,原告請求該項30萬元賠償,即不能准許。」

五、結論

醫美除疤費用可否請求,以原告立場應請醫師在醫囑中註記除疤之必要,以作為說服法院的依據;以被告立場,除了主張並非生活所增加之必須費用外,也要檢視這些醫美的範圍,是否與本次車禍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