蒐證, 刑事法, 家事, 民事法

律師教你怎麼蒐證(七)-旅館客人之毛髮也有隱私權

挑選甜甜圈
挑選甜甜圈

一、新聞報導內容

最近高雄地院有一個判決,引起新聞媒體討論與注意:

https://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288052 

二、判決內容

這個判決字號是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7年度消字第5號民事判決,判決內容提到:「

2.飯店或旅館之房客雖然已離開房間,其遺留之使用過貼身物品或垃圾通常含有其毛髮、體液等生物跡證,自屬含有基因等個人資料,當受憲法資訊隱私權之保護,該等物品 或垃圾應由飯店或旅館業者循正當管道清洗或清除,此乃 一般房客在社會通念下具備之合理隱私期待,飯店或旅館 業者不得將該等物品或垃圾為其他不當之處理或利用。若 未經房客同意,亦無法律之依據,逕自將包含他人基因等 個人資料之物品或垃圾為不當之處理或利用,自屬侵害他 人自主控制其個人資料之資訊隱私權之態樣,若情節重大 ,當事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自得依民法第195 條第1 項  前段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

經查,原告二人於106 年2 月 14日夜間投宿被告橙屋公司所經營之橙屋商旅,租用系爭房間;106 年2 月15日上午9 時,偵信業者於系爭房間外與原告發生衝突;被告李佳蓉於106 年2 月間為被告橙屋 公司之員工,其於原告離開橙屋商旅後,因徵信業者表示欲購買原告使用過未經清洗之系爭物品,經取得當班經理 同意後,在未經原告同意下,將未經清洗之系爭物品販賣 予徵信業者等情,業據兩造不爭執,上開事實應堪屬實。依一般常情,原告使用過未經清洗之床單、被單、毛巾、浴巾等系爭物品,應含有原告之毛髮、體液等生物跡證,從中當可取得他人之基因,因而,系爭物品中即包含有他人極私密之個人資料,該等個人資料即屬個人自主控制範疇之資訊隱私權,依社會通念,原告當可合理期待被告將 系爭物品循正當管道清洗乾淨。然而,被告李佳蓉在未經 原告同意下,經取得當班經理同意後,將未經清洗之系爭物品販賣予徵信業者,並無任何法律之依據,縱然系爭物品之所有權屬於橙屋公司,仍係侵害原告之資訊隱私權。系爭物品販賣與他人之後果,將使原告極私密之生物跡證 流落不明處,有遭任意蒐集及濫用之可能,危及原告個人 自主控制之資訊隱私權,當屬情節重大。

這份判決的見解,值得贊同。不過因為這個判決處理的是投宿客人與旅館之間的法律關係,所以沒有特別討論到是誰雇用徵信業者來購買這些床單、被單。

三、配偶有主張「不貞蒐證權」之空間

但是倘若案例是要「抓姦」的元配,雇用徵信業者搜集先生與小三外遇的證據,則先生與小三可否對元配主張侵害隱私權?還是元配可以主張「不貞蒐證權」?

近年司法實務承認配偶有「不貞蒐證權」,大多如LIne的通訊截圖(例如:臺灣新竹地方法院107年度竹簡字第404號民事簡易判決)、車內錄音(臺灣嘉義地方法院107年度嘉簡字第536號民事判決)、登入共用電腦內瀏覽電子郵件(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字第788號民事判決),但是像是毛髮、DNA資訊是否也可以主張「不貞蒐證權」,筆者認為基因等生物跡證資訊之流出,其嚴重程度應該是更重於LIne通訊截圖貨車內錄音,要主張「不貞蒐證權」,法院應該更謹慎衡量其必要性,但考量通姦之蒐證確實不容易,倘若配偶確實有合理懷疑,透過徵信社像旅館業者購買床單,以作為離婚訴訟或外遇證據之主張,就「配偶」本身,應可以主張「不貞蒐證權」,阻卻違法,也使該證據具有證據能力。

但是旅館業者本身並無「不貞蒐證權」之適用,因此應該對於客人隱私之侵害負擔損害賠償責任。

民事法

住戶為調查竊案,可否向管委會調電梯監視錄影帶?

明曜百貨湯姆熊 攻擊暴露狂
明曜百貨湯姆熊 攻擊暴露狂

社區有住戶家中遭小偷了,想要向管委會調電梯監視錄影帶,管委會卻以「侵害隱私權」、「肖像權」、「妨害秘密」為由拒絕住戶調取,是否合法合理?

一、電梯為公共空間,沒有「合理隱私之期待」

一般在公共場所,當事人可否主張隱私權,實務見解向來是以有無「合理的隱私期待」作為判斷標準(最高法院106台上字第3788號刑事判決),而電梯為公共空間,管委會在電梯架設監視器錄影,其實很重要的原因應就在於確保社區秩序、防範宵小,而電梯作為公共空間的一部分,應該難以主張在電梯裡的活動有「隱私權」,也就是沒有合理隱私之期待,管委會以此為由拒絕交付,並不合理。

二、未嘲弄塗改,且符合公益,應不侵害肖像權

司法實務見解上,並不是把他人影像保存或使用就一定會侵害肖像權,而是會看使用的場合、目的,以及是否符合公益等,綜合評估(例如: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1184號民事判決)

而且肖像權屬於人格權一種,依照民法第195條第1項規定,關於人格權侵害以「情節重大」為要件,通常在沒有對他人肖像為積極侵害或塗改嘲弄時,也不會認為侵害他人肖像權

三、電梯內活動,非屬秘密,不構成刑法妨害秘密罪

刑法第315條之1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十萬元以下罰金:

一、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二、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管委會錄影、調閱電梯錄影,是為了防範宵小等原因,並不是「無故」,而且電梯內的行為監視器會拍攝,難以認為屬於「非公開」之活動,當住戶要調閱電梯內影像時,管委會認為構成妨害秘密罪,應有誤會。

結論:

因此,住戶因為家中失竊,希望調閱電梯內的監視影像,管委會以「侵害隱私權」、「肖像權」、「妨害秘密」為由拒絕,應不合理。

另外,為了避免爭議,社區似乎也可以制定規約,針對調閱電梯影像之程序、條件予以明定(例如以已經向警方報案作為調取條件),以免何人、何時可以調取社區監視器影像,標準模糊不清,鬧得住戶與住戶間不愉快了。

 

刑事法, 勞基法, 民事法

雇主可以監看員工電腦、電子信箱嗎?

花博公園
花博公園

一、怎麼認定是否侵害隱私權?

在私人領域例如住家、房間內的活動當然屬於不公開的私人活動而有隱私權,但是如果在公共場所或是職場上,怎麼認定隱私權呢?

司法實務上,是以有無「合理期待」來區分的,比方說你到銀行辦事,銀行門口的監視器拍到你,你不能主張隱私權,因為通常像是銀行、公家機關的門口常會裝設監視器,你很難期待銀行或者公家機關必須因為你的到來,把監視器先關掉不能拍攝。

但是倘若是銀行或公家機關的廁所,監視器對著如廁的你拍攝,當然你可以主張這侵害隱私權,因為一般人上廁所不接受拍攝,這是有合理的隱私期待的。

二、那員工可否期待電腦與電子信箱不受雇主監視?

倘若雇主已經在在工作規則、勞動契約註記「公用電腦、電子信箱、電話僅限公務使用」,甚至公司已經宣布員工「會監看電腦」,請員工簽下「同意書」,則員工應該已經無合理隱私期待。

因為,在使用公共電腦等設備之情況下,本來就不應該使用作為私人聊天使用,而員工也知道雇主雇主對於事務的監督,員工就很難主張有合理隱私期待。

三、倘若任意監控員工私人信箱或電腦呢?

反之,如果不符合上面的情況,雇主就私自違法監控員工使用電話、電子郵件,除了民事上侵害隱私權外,法律上還會構成違法監察他人通訊罪,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24條),甚至刑法妨害秘密罪,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 315-1 條),如果不是很有必要或有法律上的緣由,建議雇主還是不要任意監控員工的電子信箱或電腦,比較保險。

蒐證, 刑事法

律師教你怎麼蒐證(五)–警察執行勤務時,民眾可否錄影反蒐證?

高雄草衙道滴答電車
高雄草衙道滴答電車

警察執行勤務時,民眾到底可否錄影反蒐證呢?

一、法務部的新函釋認為可以

法務部對於民眾於員警執行勤務時,可否錄影反蒐證一事,原先於101年9月13日以法檢字第10104149290號函表示需要在場人同意才行;隨後於102年2月8日以法檢字第10204503780號函補充前開函釋(筆者按:法務部的函說是補充原函釋,但其實應該是改變見解,以補充稱之,是比較委婉的說法了),提及只要拍攝內容不違反「偵查不公開」,都可以錄音錄影方式保全證據。

二、法院也認為對臨檢員警反蒐證,不侵害肖像權或隱私權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高雄簡易庭101年度雄秩字第68號裁定認為:「……是公務員對人民執行公務時,自身即為基本權拘束對象,自不得對人民主張基本權。再者,縱公務員基於私人地位在公共場域中,所得受隱私之保障,亦以得合理期待於他人者為限,亦即不僅其不受侵擾之期待已表現於外,且該期待須依社會通念認為合理者(參司法院釋字第689 號解釋理由書意旨)。……員警2人既於上開公眾往來之道路執行公務,而此等公權力公開行使之情形,該執法之公務員依一般通念當無客觀合理之隱私期待,且員警王OO於被移送人2人拍攝過程中多次以違反偵查不公開為由制止被移送人2人拍攝,並未以侵害隱私為由禁止拍攝,亦難認本件員警2人主觀上有隱私之期待。再警察職權行使法第4條明定:『警察行使職權時,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分,並應告知事由。警察未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者,人民得拒絕之。』益徵警察於執行職務時,本應積極表明身份而無合理隱私期待。」

三、結論:倘若是公開場合的臨檢,並非偵查中案件,可以錄影反蒐證

前開臺灣高雄地方法院高雄簡易庭101年度雄秩字第68號裁定,漂亮地分析、闡釋員警在執行勤務過程當中,本來即屬於公權力行使,亦無隱私期待,且針對法務部函釋予以回應,令人激賞。而也可以看得出來法院認為在公開場合執行公務,並無侵害隱私權、肖像權的問題。

刑事法

校園法律- 老師、教官可否搜學生書包?

搜索學生書包,有可能觸犯違法搜索罪的風險
搜索學生書包,有觸犯違法搜索罪的風險

前言

在筆者國中的時候,學校會不定期於朝會升旗、學生都在操場的時候,由導師搜查學生是否有攜帶違禁品,筆者就曾經有一次,被老師搜出「超級任天堂」的幽遊白書遊戲卡匣,幸好事後老師只有警告以後不能再帶,當天就歸還給筆者,畢竟對於國中生而言,心愛的遊戲卡匣被沒收,應是不能承受之痛。
距離我當國中生,已經是二十年前,我也一直以為,老師、教官學生未經學生同意,而逕行搜索的事情,是二十年前、上個世代的事情,最近才知道,原來現在還是會有老師、教官未經學生同意搜索學生書包。

繼續閱讀 “校園法律- 老師、教官可否搜學生書包?"

蒐證, 刑事法, 民事法

為了蒐證拍對方,會侵害肖像權嗎? 

只要是為了蒐證所必須,在公開場合、拍攝過程當中並無惡意貶損對方人格等情形,予以錄音錄影,是不會侵害對方隱私權的。
只要是為了蒐證所必須,在公開場合、拍攝過程當中並無惡意貶損對方人格等情形,予以錄音錄影,是不會侵害對方隱私權的。

 

現今人手一台智慧型手機,不僅相機畫素越來越高,而且時常也成為大家隨時拿出作為蒐證的方式,尤其常見新聞畫面上,記者直接以民眾拍攝的畫面做為新聞資料,或是時下最流行的「爆料公社」,也常見民眾直接將衝突畫面PO上網,尋求網路公審,讓大家評評理。但是,為了蒐證,直接拿手機對著對方猛拍、錄影,會不會侵害對方肖像權,反過來被對方請求損害賠償呢?

翻遍六法全書,並無「肖像權」的明文,但是司法實務見解大多從民法第18條與第195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認為「肖像權」屬於人格權的一環,應受保護。

民法第18條規定:

人格權受侵害時,得請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時,得請求防止之。

前項情形,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得請求損害賠償或慰撫金。

 

民法第 195              

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

 

學者甚至認為肖像權可以擴及到具有財產權性質除原先精神上利益之保障外,亦擴及具有財產權之性質,倘以營利為目的使用他人肖像,作為推銷商品或服務之用,亦應認定構成肖像權之侵害(參閱王澤鑑,人格權保護的課題與展望(三)-人格權的具體化及保護範圍(3)肖像權,刊載於台灣本土法學雜誌,第87期,200610月,第61-78頁)

 

肖像權既然受保護,那為了蒐證而對他人拍攝照片、錄影,究竟是否構成肖像權的侵害呢?

 

司法實務見解認為,肖像權具有社會公開性,單純未經同意之攝影行為,尤其在公開場合,基於衝突預防、對於侵害存證之攝錄,並非當然侵害肖像權,此從民法第195條第1項特別規定有「情節重大」要件可以得知,另外,司法實務見解對於肖像權的侵害,亦特別考量被攝人之人格有無貶抑、攝影行為之場合與目的,避免該條規定「情節重大」之要件成為具文,諸如:

 

1.     「上訴人之攝影,無貶抑被上訴人之人格,未移作負面評價方式使用,非屬情節重大,不構成侵害肖像權。」(台灣高等法院90年度重上字第347號及93年度上更()91號民事判決參照)、

 

2.     「上訴人之攝影,非出於商業或惡意之目的,尚難認有侵害被上訴人之肖像權而情節重大。」(臺灣嘉義地方法院94年度訴字第1289號民事判決參照)、

 

3.     「上訴人之攝影,係於糾紛場合、基於存證目的,紀錄現場人、事、物,屬防衛權利受侵害之行為,且若因此有攝錄到在場人員之情事,其侵害情節亦非重大。」(臺灣嘉義地方法院95年簡上字第168號民事判決參照)

 

4.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05年度嘉簡字第781號更清楚闡釋:「次按『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社會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憲法第16條及第23條亦分別著有明文。由憲法上開規定可知,訴訟權者,乃人民於權利受損害時,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為一定裁判之手段性的基本權利。國家為達成此項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憲法上任務,必須參酌訴訟權之性質、社會生活之現實及國家整體發展之狀況,提供適當之制度,以確保人民訴訟權之實現。又民事訴訟屬於民事法律關係之爭訟,兩造當事人為盡其訴訟上舉證責任,恆有蒐集證據之需求,惟於蒐集證據之過程中,有時不免與他人之基本權發生衝突,例如與他人隱私或肖像權發生權利保護衝突,亦即人民於行使訴訟上權利時,有時不免侵害他造當事人之隱私或肖像權,故當兩者發生衝突或產生緊張關係時,即應依憲法上比例原則之要求,具體考量原告於行使訴訟權時,是否具有合適性與必要性,以及所欲達成之目的及採用手段間,是否不成比例,換言之,應充分考量原告所採取手段、所欲達成目的與被告權利損害間之比例關係,據以認定訴訟權之行使是否正當。」

換言之,不論法院論述方式是認為:「侵害肖像權,但若情節不重大,則不用損害賠償」,或是「情節不重大,就不算是侵害肖像權」,結論都一樣,也就是一定要情節重大才行。那什麼情況下,算是情節重大呢?這就必須個案認定了,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0年度雄小字第2169號判決認為:「而肖像權係個人對其肖像是否公開之自主權利,從而未經他人同意,擅自使用他人照片之行為,自構成對肖像權之侵害。惟依前揭條文,何謂情節重大,法無明文,實務上亦未有定論,本院認為判斷被侵害之肖像法益情節是否重大,宜從被害人是否為公眾人物、使用場合、使用目的等因素為綜合之考量。倘被害人為公眾人物,因其肖像本身即具有一定之經濟上價值,未經同意即將其照片供作營業上使用,當屬情節重大無疑。然本件原告並非公眾人物,且亦不知情被告是否將照片置於別處等情,業經原告自承在卷,再者,原告亦未舉證證明被告以此散布或公開,或以上揭影像有損被害人之形象,應認其情節非屬重大。」

 

也就是綜合判斷,或許有人會認為那不就等於沒有標準,但這是司法實務在衡量生活上千千萬萬種個案狀況時,不得不然的結果,總之,只要拍攝目的是為了蒐證、沒有任意散布或公開或刻意貶抑對方,原則上都是合法的。

 

法務部對於民眾於員警執行勤務時,可否錄影反蒐證一事,原先於101913日以法檢字第10104149290號函表示需要在場人同意才行;隨後於10228日以法檢字第10204503780號函補充前開函釋(筆者按:法務部的函說是補充原函釋,但其實應該是改變見解,以補充稱之,是比較委婉的說法了),提及只要拍攝內容不違反「偵查不公開」,都可以錄音錄影方式保全證據。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高雄簡易庭101年度雄秩字第68號裁定更認為:「……是公務員對人民執行公務時,自身即為基本權拘束對象,自不得對人民主張基本權。再者,縱公務員基於私人地位在公共場域中,所得受隱私之保障,亦以得合理期待於他人者為限,亦即不僅其不受侵擾之期待已表現於外,且該期待須依社會通念認為合理者(參司法院釋字第689 號解釋理由書意旨)。……員警2 人既於上開公眾往來之道路執行公務,而此等公權力公開行使之情形,該執法之公務員依一般通念當無客觀合理之隱私期待,且員警王OO於被移送人2 人拍攝過程中多次以違反偵查不公開為由制止被移送人2 人拍攝,並未以侵害隱私為由禁止拍攝,亦難認本件員警2 人主觀上有隱私之期待。再警察職權行使法第4 條明定:『警察行使職權時,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分,並應告知事由。警察未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者,人民得拒絕之。』益徵警察於執行職務時,本應積極表明身份而無合理隱私期待。再員警於公共場域基於私人地位主張隱私權,縱有合理隱私期待,因其以全然主張私人權利並非執行公務,其隱私權如遭侵害,亦與社維法第85條第1 款妨害公務無涉,否則豈非容許員警得於執行公務時對人民主張侵害『個人』隱私權利,以該『侵犯執行公務中之員警個人隱私權』為由,構成妨害公務,再進而對人民動用公權利。移送機關主張被移送人2 人所為反蒐證行為侵害員警2 之個人隱私,並據以主張被移送人因此妨害公務應依社維法第85條第1 款處罰云云,亦嫌無據。至移送機關援引高雄市政府101 9 21日高市○○○○00000000000 號函、法務部1019 13日法檢字第00000000000 號函而認應被移送人系爭反蒐證行為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及侵害值勤員警隱私權云云。惟按法官依據法律獨立審判,憲法第80條定有明文。各機關依其職掌就有關法規為釋示之行政命令,其法規位階並非法律,法官於審判案件時,並不受其拘束,附此敘明。」

前開臺灣高雄地方法院高雄簡易庭101年度雄秩字第68號裁定,漂亮地分析、闡釋員警在執行勤務過程當中,本來即屬於公權力行使,亦無隱私期待,且針對法務部函釋予以回應,令人激賞。

總結而言,無論拍攝對象是對於一般民眾或員警,只要是為了蒐證所必須,在公開場合、拍攝過程當中並無惡意貶損對方人格等情形,予以錄音錄影,是不會侵害對方隱私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