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

遠低於市價又沒問貨物來源,小心構成故買贓物罪(下)

淡水福容飯店的賽車道
淡水福容飯店的賽車道

四、「間接故意」也會成立故買贓物罪

上一篇我們提到有不少實務見解認為故買贓物罪限於「直接故意」,但是其實也有很多實務見解認為,「間接故意」也會成立故買贓物罪,

像是:最高法院79 年度台上字第2876 號刑事判決:「(一)刑法第349  條第2項之故買贓物罪,固以『知情』故買為要件,惟此所謂『知情』,係指行為人在買受之時有贓物之認識,並非指行為人於買受時『明知』係贓物,此由該條項並未規定「明知」為贓物而故買之直接故意為構成要件即明。是以,刑法上故買贓物罪之贓物認識,應包括直接故意及間接故意,即對贓物有不確定之認識仍予收買,亦應成立本罪;質言之,對於所買受之物,毋庸認識其係犯何罪所得之物,及其犯人為誰,均可成立該罪。」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9 年度上易字第524號刑事判決:「且按刑法上故買贓物罪之贓物認識,包括直接故意及間接故意,即對贓物有不確定之認識仍予收買,亦應成立本罪;質言之,對於所買受之物,毋庸認識其係犯何罪所得之物,及其犯人為誰,均可成立該罪(最高法院79 年度台上字第2876 號判決意旨參照)。是刑法第349條第2項故買贓物罪之成立,以行為人具有故意為其成立要件,至故意包括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即對贓物有不確定之認識而仍收購之,即應成立故買贓物罪。」

五、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0 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的結論

因為實務見解對於故買贓物罪的看法這麼分歧,一派認為限於「直接故意」,一派認為「間接故意」也會成立,所以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0 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第5號,就此問題提出討論,結論是認為「間接故意」也會成立故買贓物罪:「是以,刑法故買贓物罪之成立,固以行為人在買受之時有贓物之認識,始克相當,然此所謂贓物之認識,並不以明知之直接故意為限,亦不以知其詳細為限,即令對之具有概括性贓物之認識,或雖所預見,而不違背其本意者,即對贓物有不確定之認識仍予收買,亦應成立本罪。」

六、故買贓物罪的「間接故意」重要標準:遠低於市價、來源不明

那怎麼認定故買贓物罪的「間接故意」呢,實務上最重要的兩個標準是「遠低於市價」以及「來源不明」。

像是:

(一)臺灣高等法院96 年度上易字第1858 號刑事判決意旨:「查被告明知涂○○所兜售之上開牛肉遠低於市價,且涂○○又不願表明該批牛肉之來源,顯不符常情,相當可疑,被告竟未查明,可見被告對於該批牛肉之來源是否合法並不在意,對涂○○兜售之上開牛肉為來源不明之贓物,應有預見,詎其仍以低價向涂○○購買上開牛肉,顯具有故買贓物之不確定故意,甚為明確。」

(二)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9 年度上易字第46 號刑事判決意旨:按刑法第349條第2項故買贓物罪之成立,以行為人具有故意為其成立要件,至於故意,則包括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即對贓物有不確定之認識而仍收買之,亦應成立收受贓物罪,如不相識者,以廉價或不相當之價格,或未合理交代來源而兜售貨品,因其遠低於市價或來源不明,心疑其為贓物,貪圖價廉或其他考慮,而予以收購之,即應成立故買贓物罪。」

七、結論

因此,「間接故意」也會成立故買贓物罪,而且實務上常以「遠低於市價」以及「來源不明」作為間接故意的認定。

刑事法

遠低於市價又沒問貨物來源,小心構成故買贓物罪(上)

打赤膊也要開小火車-桃園「花開了」農場
打赤膊也要開小火車-桃園「花開了」農場

一、贓物罪的規定

刑法第349條規定:「 收受、搬運、寄藏、故買贓物或媒介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 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因贓物變得之財物,以贓物論。」

明知是贓物還收受或買入,會成立犯罪,這應該是常識,但問題是,倘若不知道該物是贓物,是否就沒事了呢?

二、間接故意也會成立故買贓物罪

刑法上有「直接故意」跟「間接故意」,直接故意很好理解,就是我知道這批貨是贓物,我也收受了,當然是有贓物罪的「故意」。

而「間接故意」,用一個比較白話的說法,就像是一般人都會懷疑這批貨是贓物,卻買入這批貨了,這算是「間接故意」,法律上也有以「未必故意」稱之。

現行刑法第十三條第二項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就是間接故意的法律規定。

三、爭議來源

既然刑法已經規定間接故意也會成立犯罪,為何還要討論「未必故意」會不會成立贓物罪呢?

這是因為刑法第 349  條贓物罪之五種不同形態中,收受、搬運、寄藏、牙保等型態,間接故意均可成立贓物罪,這沒有問題,但是在贓物罪的條文規定中,有一種型態叫「故買贓物」,這裡的「故」字,在解釋上就會有爭議法條是否強調一定要(直接)「故意」,也就是要以知情故買為要件,應以行為人明知為贓物而有償取得贓物之所有權始足成立,

倘若行為人非「明知」就所買受之物係屬贓物,即無「直接故意」,僅有「不確定之故意 」,難該當該條項之構成要件,而論以故買贓物罪(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867號、83年度台上字第6837號判決參照),另外如臺灣高等法院 99 年度上易字第1487號、98年度上易字第405號、89年度上訴字第2446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8年度上易字第 154號、92年度上易字第725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95 年度上易字第 367號、 第112號判決,也採這樣的看法,認為要有「直接故意」才算。

不過,這個問題,在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0 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第5號中,結論是認為「間接故意」也會成立,下一篇我們繼續講。

 

 

刑事法

出借帳戶未必就是幫助詐欺

在阿祖家累到睡著
在阿祖家累到睡著

一、過往多認為出借帳戶就是幫助詐欺

向來在司法實務上,遇到有出借帳戶給詐騙集團的案例,大多認為一個思慮正常的成年人,都會知道自己的存摺帳戶不能隨便借給別人,尤其很可能被詐騙集團拿去使用,畢竟自己的帳戶是很隱私且涉及金錢的事情,常情下根本不會出租或出借給別人,而當別人來跟你要求出租或出借帳號時,即使沒問,自己也應該知道對方可能是要拿去做不好的事情。因此,司法實務上遇到出租或出借帳戶給詐騙集團的人,大多認為有幫助詐欺的意思。

二、新高院見解:未必

最近高等法院有一個判決值得注意,是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上訴字第191號刑事判決,提到精闢的看法,全段引用:

「詐騙集團詐騙手法日新月異,縱然政府、金融機構與媒體已大肆宣導、報導,仍屢屢發生受騙之案件,其中被害者亦不 乏有高學歷、收入優渥或具相當社會經驗之人,受騙原因亦甚有不合常情者。若一般人會因詐騙份子引誘而陷於錯誤,進而交付巨額財物,則金融帳戶持有人因相同原因陷於錯誤,交付提款卡、密碼等資料,誠非難以想像,自不能以吾等 客觀常人智識經驗為基準,驟然推論被告必具有相同警覺程 度、對構成犯罪之事實必有預見。又提供或販賣金融帳戶予 詐欺份子將會遭受刑事追訴,業經政府多方宣導周知,多數犯罪者亦因此遭到司法判刑制裁,因此詐欺份子藉由傳統收 購手法蒐集人頭金融帳戶之管道,已較為困難,故邇來藉由 幫忙美化帳戶以利貸款之名義,騙取需款孔急之人交付金融 帳戶資料,所在多有,對社會經驗相對不足或急需金錢之人,難得可以支付少許手續費用即有人願意助其取得貸款款項,解決其急難,因而輕忽答應他人交付金融帳戶存摺及提款 卡、密碼之要求,實有可能。且一般人對於社會事物之警覺 性或風險評估,常因人而異,此觀諸詐欺集團之詐騙手法雖 經政府大力宣導及媒體大幅報導,仍有眾多被害人受騙,且被害金額甚高,其中亦不乏高級知識分子等情,即可明瞭, 是有關幫助詐欺犯罪成立與否,自不得僅以被告所持有之帳 戶資料是否交付他人、交付後有無淪為犯罪集團使用而為斷 ,尚須衡酌被告所辯提供帳戶資料之原因是否可採,並綜合行為人之素行、教育程度、財務狀況與行為人所述情節之主 、客觀情事,本於推理作用、經驗法則,以為判斷之基礎。 因此,提供金融帳戶資料予他人之人是否涉犯幫助詐欺及洗 錢罪,仍應審酌具體個案情形,依嚴格證據法則認定之,尚不能僅憑吾等客觀常人之智識經驗為基礎,甚至從事司法工 作者之經驗為基準,遽以推論個案行為人必具相同之警覺程 度,而導出行為人必然係出於幫助他人實行詐欺犯罪之不確 定故意,乃提供自己帳戶資料予他人以遂行幫助犯罪之結論 。查本件被告於案發時確有辦理貸款之強烈需求,斯時能否如一般常人之理性思考,並非無疑。

檢察官並未舉證證明被告得由提供系爭帳戶資料之行為從中 獲取任何利益,此與一般為求報酬而出售、出租帳戶資料之情形,已有明顯不同,難謂被告有何幫助詐欺及洗錢犯罪之 行為動機。又被告在未獲得任何報酬或利益之情形下,如對 於其所有之系爭帳戶可能遭詐欺集團使用一情可得而知,衡情應無甘犯刑責、自陷囹圄,平白提供予他人使用之理。況一般人如有資金需求,雖可循正常管道向銀行申請辦理貸款 ,但如人人皆可向銀行順利申貸,市面上即不會出現五花八 門之各式民間借貸、協助辦理貸款、整合債務等諸多廣告存 在,可見確有人因資力不足、條件不符或其他情形,而有尋求其他管道借貸資金之需要,而其他管道業者,或直接貸與 金錢收取較高額利息或以取巧甚或非法之方式協助辦理銀行 貸款,並從中營利,各有其專業門路,此情雖與正當借貸程 序有別,但究屬社會實情,無從忽視。是被告與『予軒』聯 絡後,相信對方得以順利為其辦妥貸款,始交付系爭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實難逕認其交付時即具有幫助詐欺取財及洗錢之不確定故意存在。」

因此,判決書在個案中考慮到被告是在當時有借錢需要,且將帳戶給他人使用,並未獲有利潤,很可能當時真的就是相信詐騙集團是要辦理貸款需要而交付帳戶。此案法官認為,每一個個案都有不同,要依照嚴格證據法則認定,不能一蓋而論出借帳戶就是幫助詐欺。

三、結論

本案法院考量個案的特殊性,認定個案中被告出借帳戶確實沒有幫助詐欺的意思,值得其他相關出借(租)帳戶之案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