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文章收錄於「侵權行為因果關係之探討」,新書上市!

蒙元照出版社抬愛,把之前我投稿在月旦裁判時報的文章「醫療糾紛中因果關係舉證責任之轉換──簡評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27號民事判決」收錄於2019年7月上市的「侵權行為因果關係之探討」。

http://www.angle.com.tw/Book.asp?BKID=10927&f=fb&fbclid=IwAR1J90qsuuqWl3Wv9FFceVv32z2ww-121gqsbMlvsgQPJtx-C2exHuW46_c 

身為法學後輩,能與法學前輩們的文章收錄在同一本書,對我而言是莫大的沾光與鼓勵,也期許自己繼續努力。

【醫療法律】未簽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是否導致醫療過失之舉證責任轉換?

5ad5e-scissors-3031502_1920


醫療法第 63 條規定:             

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始得為之。但情況緊急者,不在此限。

前項同意書之簽具,病人為未成年人或無法親自簽具者,得由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簽具。

第一項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格式,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有疑問的是,假若經過醫師向病人說明之後,並未簽具手術同意書或麻醉同意書,是否屬於違反民法第184條第2項規定之「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甚至使得醫療訴訟上舉證責任轉換?

之所以有這樣的爭議,是因為民法第184條第2項規定「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負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無過失者,不在此限。」法律上稱為「推定過失」,也就是當行為人違反某些保護他人的法律在先,則推定行為人有過失。最常見的例子,例如違反道路交通安全規則(闖紅燈)在先,因此導致他人受傷,則法律上會先推定闖紅燈的人有過失,除非在相當例外的情況下,行為人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失(例如是因為汽車煞車失靈爆衝等),否則就法律上就必須負擔損害賠償責任。

而訴訟上,大家也知道「舉證責任之所在,敗訴之所在」,當被推定為有過失時,要證明自己無過失,當然就必須花費更多力氣,甚至在無法舉證自己沒過失時,還會敗訴。

醫療訴訟上常見的一個爭議是,依據醫療法第63條規定,除非情況緊急,否則必須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書後,才可以進行手術,但有些時候因為各種原因而沒有簽手術同意書(在牙科比較常見),則是否會導致在日後的醫療訴訟,變成醫師必須舉證自己「沒有過失」呢?

學者認為醫療法之書面要式僅為「注意規定」,用意在提醒醫療提供者,然病患之同意仍為不要式行為(許純琪,談我國法上醫師告知義務之民事責任,萬國法律第133期,頁92004年;薛瑞元,醫療契約與告知義務,月旦法學雜誌第112期,頁35-452004年),換言之,醫療法條文中同意書之簽具,僅係醫政管理之「注意規定」與「取締規定」而已(吳志正,解讀醫病關係第二冊,頁157,元照出版20069月初版第一刷)

司法實務如台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92年度上字第396號也認為:「雖手術同意書上上訴人罹患之病名及手術方法與醫師告知部分,均係空白,惟上訴人及其家屬均知上訴人係右眼罹患白內障,而有施行手術之必要,且實施手術者為被上訴人甲○○,故手術同意書未於空白處填載上開事項,無礙於上訴人之同意及被上訴人甲○○之說明,故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甲○○未盡醫療法上之告知義務,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即屬無據。」所以法院認為重點應是在於醫師是否已經詳盡告知義務,讓病人知道手術的風險,使病人的「自主決定權」獲得保障,這才是最重要的;假如醫師已經盡到告知義務,只是因為單純行政上手續(麻醉同意書、手術同意書書面)沒有完成,並不會因此就推定醫師有過失,一碼歸一碼。

其他像是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民事判決90年度上字第55號也認為:「惟對違反該條規定者,依同法第七十七條僅規定,處以五千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就未盡說明義務,如致病患受損害時,醫院對該病患應否負責,在醫療法既無規定,則上開醫療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規定,即難認與與修正前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二項所謂保護他之法律相當(最高法院四十六年度台上字第四九一號判決,可資參照)」

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民事判決92年度上字第103號:『況被上訴人行摘除瘜肉手術時,固未書立同意書面資料,依醫療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固規定,「醫院實施手術時,應取得病人或其配偶、親屬或關係人之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在簽具之前,醫師應向其本人或配偶、親屬或關係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在其同意下,始得為之。但如情況緊急,不在此限。』惟對違反該條規定者,依同法第七十七條第一項僅規定,處以五千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而未規定民事上即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故仍應論究其手術與病人所受損害間有無相當因果關係,非可一概以未書立同意書即認其應負侵權行為(含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之損害賠償責任。」

因此,未簽具手術同意書與麻醉同意書,不會讓醫療訴訟變成醫師要自己舉證無過失。但是未簽具手術同意書與麻醉書,可能會導致病人主張醫師未盡告知義務,醫師常常在訴訟必須另以他法舉證已經跟病人詳細說明,這個有空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