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 民事法

車禍現場急救包

宜蘭武淵堂足體養身館
宜蘭武淵堂足體養身館

發生車禍了,怎麼辦?後續的刑民事責任當然很複雜,但以下提供幾個車禍發生「現場」,你可以做的事情,以維護自己法律上權利。

一、立即停車,閃雙黃燈以及置放三角牌,以防後續追撞,衍生更多增加責任。

二、若有人傷亡,儘快打119叫救護車。

三、打110報警,這也關乎後續現場證據保存與保險理賠。

四、保留現場情況,以粉筆、相機做紀錄。

五、照相時車子前後左右都要照,撞擊點更要照。

六、煞車痕一定要照,以利後續提供給判斷、鑑定單位。

七、要求警方對對方作酒測,若對方已經死亡,請檢察官會同法醫抽眼球液,確認對方是否酒駕。

八、向保險公司報案(通常保險契約會要求立即告知事故發生)。

九、自己受傷的話,也要「當天」馬上送醫驗傷,保留相關驗傷單與醫藥單據。驗傷單有分為「甲式」與「乙式」驗傷單,「甲式」供訴訟使用,「乙式」驗傷單為申請保險使用。但是司法實務上,並不區分,均認為有證據能力與證據力,因此以「乙式」驗傷單即可。

十、關於肇事逃逸:刑法第185-4肇事逃逸罪規定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此,證明自己有受傷,也會影響對方是否構成肇事逃逸罪。

十一、關於時效:

過失傷害罪為告訴乃論之罪,知悉犯人時,起算六個月為告訴時效。民事的侵權行為損害賠償時效是兩年。

十二、關於和解:

和解的契約或條文,如果沒有把握的話,最好在警局或調解委員會和解,和解書上要註記和解金額是否包含保險理賠以及拋棄刑民事請求權(但要注意刑事告訴仍無法預先拋棄)。

另外,和解前要讓保險公司知道,甚至要讓保險公司參與,以免保險公司對於和解金額不承認。

以上資訊,備而不用,祝大家行車平安!

民事法

人命有價—司法院對精神慰撫金的統計資料 

木柵動物園的蜥蜴
木柵動物園的蜥蜴

在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的訴訟案件,以車禍為例,有單據的求償項目,像是住院費、修車費、看護費,在訴訟上固然常常會針對「有無必要」做爭執,但是只要法院作後衡量訴訟雙方攻防,認定確實有必要,再審酌「與有過失」也就是過失比例之後,多半就能夠有具體的數字出來。

但是訴訟上有另外一種沒有單據的求償項目,也就是精神慰撫金,常常是訴訟上有爭議的地方,畢竟精神上的痛苦,看不到、摸不到,固然出了車禍、權利被侵害,會有精神上的痛苦,這是人之常情,問題是:精神上的痛苦,應該如何量化成金錢(訴訟上的賠償)呢?

Continue reading “人命有價—司法院對精神慰撫金的統計資料 “

民事法

侵權行為的時效起算點,從什麼時候開始?

侵權行為的時效是兩年

一、侵權行為時效的規定

有一句話說「法律不保障權利的睡眠者」,時效制度就是基於這樣的意旨,讓法律上有權利的人,應該盡快主張,而非任由權利可以請求的時效經過。在我國,侵權行為的消滅時效規定在民法第197條第1項:「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有侵權行為時起,逾十年者亦同。」

但是若以車禍案件為例,假若原告還不知道損害賠償的金額(例如:車子修復費用、跌價損失還不知道),被告在刑事部分也還沒被法院定罪,時效仍會開始進行嗎?

二、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

 

其實法條已經提到「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因此最高法院82年台上字第3003號民事判決要旨也提到:「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民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前段定有明文。又關於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應以請求權人實際知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算,非以知悉賠償義務人因侵權行為所構成之犯罪行為經檢察官起訴,或法院判決有罪為準。」

三、具體損害額多少,不是重點

另外,最高法院80年台上字第281號民事判決要旨:「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民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定有明文。而所謂知有損害,謂知悉受有何項損害而言,至對於損害額則無認識之必要。」

因此,具體的損害賠償金額到底是多少,不影響時效的計算;而被告是否在刑事上已經被起訴或被定罪,也都不是重點,法院認為一樣回歸法條所指的「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就起算消滅時效了。因此,假若發生車禍,要向對方求償時,只要:

1.       知道撞到你的人是誰,

2.       知道有損害(不管金額多少)

四、結語

符合這兩點,侵權行為的時效就會開始起算,不要拖過兩年,導致屆時對方提出時效抗辯而敗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