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被害人主張除疤醫美費用,合理嗎?

IMG_9126.JPG
京華城 小美人魚的家

一、前言

不少車禍案件,除了車損以外,還會涉及人身損傷,車損的部分就涉及修理費與跌價損失,人身損傷當然涉及像是醫藥費、住院費、精神慰撫金等。其中人身損傷,不少時候身體復原了,卻也留下難以抹滅的疤痕,外觀上不好看,愛漂亮的人更難接受身體上有難看的疤痕,如果被害人主張除疤、醫美費用也由加害人賠償,合理嗎?

 

二、不少法院認為合理,應回復至「應有狀態」

(一)臺灣高等法院 100 年度上字第 568 號民事判決:

「其次,上開增生性外觀之疤痕,固可視上訴人主觀 意願進行治療(見本院卷二第22頁),惟損害賠償之目的在 於填補所生之損害,其應回復者,係應有之狀態。且依陽明醫院102年1月2日、同年5月24日之病患就醫摘要回單覆稱:『疤痕形成手術修疤或雷射或放射性治療,對疤痕淡化皆有改善空間』、『依病患就診時病情,以手術修疤方可達較佳淡疤成效』(見本院卷一第233、254頁),故上訴人自得依其意願以手術進行治療(修疤),被上訴人辯稱:疤痕之治療係醫美治療,並無必要云云,亦無足取。」

(二)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03年度上字第178號民事判決:

「 上訴人即被告並不爭執該部分費用之支出,僅爭執其治療 之必要性云云。然查,依上訴人即原告所提出收據、明細表(見本院卷(二)第188至193頁)、戴德森醫療財團法人嘉義基督教醫院(下稱嘉基醫院)於102年10月14日出具之 診斷證明書(醫囑:日後可能需要除疤之處理如手術或雷 射等)、長庚醫療財團法人嘉義長庚醫院(下稱嘉義長庚醫院)於104年2月25日出具之診斷證明書(醫囑:疤痕及色素沈著可由雷射或手術改善,應做10次以達明顯改善,見原審卷第133頁、本院卷(二)第142頁),復參之嘉義長庚 醫院105年2月4日函送之上訴人即原告醫療費用繳費證明(見本院卷(二)第194至198頁),併衡以上訴人即原告傷疤位置在左小腿、左腳踝,其為70年出生,正值青春年華,上開傷疤肥厚增生明顯,實已嚴重影響其外觀等情,上訴 人即原告尋求美容整型之醫療方式改善,佐以前揭醫療機構證明有其必要性,堪認上訴人即原告該部分主張,應屬 合理可信,而得列為其因本件車禍增加生活必要支出之損害範圍。

(三)臺灣臺南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1020號民事判決:

「傷疤美容費用200,000 元部分:原告主張其為回復系爭事故前之身體狀態,有接受醫美淨膚 、飛梭雷射及疤痕手術處理之必要,預估傷疤美容費用200,000 元,業據提出郭綜合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見本院卷一 第291 頁),觀諸該診斷證明書記載:『診斷:臉部、右手 腕、兩側臀部、兩側大腿及膝蓋多處擦挫傷及術後肥厚性疤 痕增生。醫囑:患者自107 年9 月7 日始來門診評估,身上多處疤痕醜型建議需醫美淨膚及飛梭雷射(兩種雷射療程都至少要6 次療程以上)及疤痕手術處理(初估約200,000 元 )。』之內容,足見原告確因系爭事故受傷而有接受上開治療之必要,是原告此部分主張,應屬有據。

 

 

三、也有法院認為不是增加生活上必要費用,駁回請求

但也有認為除疤治療並非恢復身體機能,只是使傷口外觀較美觀,不是「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用」,而駁回原告請求的例子: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6年度勞訴字第112號民事判決:

「(1)依勞工保險條例條第44條規定:「醫療給付不包括…美容外科…。」,足見除疤治療非屬醫療費用不得請求,且除疤治療之 目的並非恢復身體機能之治療,僅係使受治療者之傷口外觀 較美觀,自亦非屬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用,原告於美容醫學中心評估之除疤治療費用,並非屬醫療費用,且亦非增加生 活上需要之費用,故原告請求除疤治療費用26,000元,顯屬無據。

 

四、必須要跟這件這次車禍有關的才行

即使有不少法院認為除疤費用可以請求,但還有一關要過,就是要「與本次車禍有關」,不能「順便」做其他醫美。像是:

(一)臺灣臺南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9號民事判決:

「原告又主張因臉部外傷後導致兩側臉頰不對稱,須進行臉部整形之預估費用295,000元部分:因被告爭執此部分之必要性,是本院函詢成大醫院及郭綜合醫院:「蔡孟涵車禍後臉部所受之傷勢,是否會致兩側臉頰不對稱,而須脂肪移植填補?預估費用為何?」郭綜合醫院回覆稱:「病患104年11月23日才又至本院整形外科門診,本次門診病人並未提及任何覺得臉部 有不對稱情形,醫師只是標準化的建議病人要照顧下 巴疤痕,且標準化的寫說可能疤痕要後續醫美治療,並未說明仔細要何種醫美治療。直至105年11月18日再次回診,中間都無回診過。當次門診及主訴自己如何覺得,自104年11月3日受傷後就覺得臉兩邊不一樣,不對稱。詢問如何處理,醫生也提供脂肪移植的方法,有開出診斷書估20萬元整,但未執行。…」有該醫院回函在卷可考(本院卷(二)第225頁),足認郭綜合醫院於105年11月18日診斷證明書所載之「原告臉部外傷後兩側臉頰不對稱,建議脂肪移植填補」乙情,僅係郭綜合醫院依原告主觀的感覺(主訴)所提出之處理建議,與系爭車禍事故所受傷害間,並無相當因果關係;況成大醫院函覆稱:「依病歷記載,病患 所受之損傷主要為右大拇指,無顏面骨折或嚴重軟組織受傷之紀錄,應不致兩側臉頰不對稱,理應無脂肪 移植之必要。」亦有該醫院回函在卷可查(本院卷(二)第271頁),益證原告並未因系爭車禍致兩側臉頰不對稱、將來有進行臉部整形之必要,是被告辯稱此部分費用非屬必要支出,尚堪憑採,則原告請求被告給付將來預估臉部整形費用295,000元,亦為無理由。」

還有

(二)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107年度訴字第2917號民事判決:

「原告另主張欲回復本件車禍發生前原有外觀狀態,必須支出醫療美容費用30萬元,雖提出由『衣庭美麗人生坊』,於106年12月25日出具之估價單影本為據;然該機構並非一般處理車禍事故之醫療機構,且其估價項目係針對「全身疤痕飛梭微針處理」每次2 萬元,10次共20萬元;另就「淡化疤痕 色素美白精華護理」每次5,000元,20次共10萬元,以上需費30萬元(見附民卷第143 頁),並未針對原告因系爭車禍 所受身體傷害部位,即下頷骨開放性骨折、硬腦膜下出血、手指骨折及牙齒斷裂等部分,為合理與必要性之療程分析,自難認上開醫美行為,與原告前開損害有何必要關聯,原告請求該項30萬元賠償,即不能准許。」

五、結論

醫美除疤費用可否請求,以原告立場應請醫師在醫囑中註記除疤之必要,以作為說服法院的依據;以被告立場,除了主張並非生活所增加之必須費用外,也要檢視這些醫美的範圍,是否與本次車禍有關。

勞動能力減損與鑑定

 

猴硐煤礦博物園區
猴硐煤礦博物園區

一、勞動能力減損的意義

在車禍案件或是傷害案件,除了醫藥費與住院費用外,常常會遇到的一項損害賠償項目是「勞動能力減損」,意思是當事人因為對方的傷害(車禍撞到或是毆打致傷),導致身體有一部分機能受損,影響日後工作能力,這部分的損害,在司法實務上可以量化為金錢賠償,就是「勞動能力減損」的損害賠償。

最明顯的例子像是鋼琴老師因為車禍而手指頭永久受傷,導致日後彈琴受到影響,或是職業運動選手因為車禍而導致日後職業生涯受到影響。當然,在一般白領或藍領,也有可能因為受傷,而導致日後工作能力受到影響,例如坐辦公桌的因為車禍而日後無法久坐,或是工地工人因受傷而無法搬重物,這些都算是勞動能力減損。

二、勞動能力減損的認定方式

目前司法實務對勞動能力減損的認定,大多是透過醫院,特別像是台大或成大這樣的教學級大醫院,會請當事人到醫院就診,並且評估當事人本來的工作性質後,衡量傷勢與日後影響,給出一個勞動能力減損的「比例」,例如勞動能力減損40%,法院通常依據這個數字,計算勞動能力減損。

例如,小明35歲車禍前月薪本來是5萬元,但是車禍後勞動能力減損40%,則相當於月薪會從5萬元變成3萬元,所以小明的勞動能力減損金額每月為2萬元,計算到小明65歲法定退休年齡,尚有30年,則每一年小明等於損失24萬元,未來30年相當於損失24萬元x30年=720萬元。(司法實務上會以「霍夫曼計算法扣除利息」,這裡只是提供一個大概的數字金額)。

三、勞動能力減損的爭議

實務上勞動能力減損,因為是計算到法定退休年齡,常常是求償金額中最大項的一項,因此爭議也很大,包含鑑定時傷勢是否穩定(傷勢若不穩定,鑑定就會失準),以及鑑定時評估的工作內容是否準確。

另外像是當事人原本月薪的認定是否過高或過低,例如車禍前曾經有好幾份正職工作,但最近的一次工作是因為要照顧重病的家人而換成半正職的工作,則原本月新的認定應該如何計算,也會有爭議。

最高法院 61 年台上字第 1987 號民事判例就提到:「身體或健康受侵害,而減少勞動能力者,其減少及殘存勞動能力之價值,不能以現有之收入為準,蓋現有收入每因特殊因素之存在而與實際所餘勞動能力不能相符,現有收入高者,一旦喪失其職位,未必能自他處獲得同一待遇,故所謂減少及殘存勞動能力之價值,應以其能力在通常情形下可能取得之收入為標準。」

四、結論

勞動能力減損的認定,時常是車禍求償案件中最大金額的項目,也會是最大的爭議來源,而鑑定出來的結果,會影響法院的判決,因此在鑑定前、後,就鑑定機關的選定、鑑定結果的評估等,都要特別注意,建議就此部分還是尋求律師的協助為宜。

 

 

 

車禍現場急救包

宜蘭武淵堂足體養身館
宜蘭武淵堂足體養身館

發生車禍了,怎麼辦?後續的刑民事責任當然很複雜,但以下提供幾個車禍發生「現場」,你可以做的事情,以維護自己法律上權利。

一、立即停車,閃雙黃燈以及置放三角牌,以防後續追撞,衍生更多增加責任。

二、若有人傷亡,儘快打119叫救護車。

三、打110報警,這也關乎後續現場證據保存與保險理賠。

四、保留現場情況,以粉筆、相機做紀錄。

五、照相時車子前後左右都要照,撞擊點更要照。

六、煞車痕一定要照,以利後續提供給判斷、鑑定單位。

七、要求警方對對方作酒測,若對方已經死亡,請檢察官會同法醫抽眼球液,確認對方是否酒駕。

八、向保險公司報案(通常保險契約會要求立即告知事故發生)。

九、自己受傷的話,也要「當天」馬上送醫驗傷,保留相關驗傷單與醫藥單據。驗傷單有分為「甲式」與「乙式」驗傷單,「甲式」供訴訟使用,「乙式」驗傷單為申請保險使用。但是司法實務上,並不區分,均認為有證據能力與證據力,因此以「乙式」驗傷單即可。

十、關於肇事逃逸:刑法第185-4肇事逃逸罪規定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此,證明自己有受傷,也會影響對方是否構成肇事逃逸罪。

十一、關於時效:

過失傷害罪為告訴乃論之罪,知悉犯人時,起算六個月為告訴時效。民事的侵權行為損害賠償時效是兩年。

十二、關於和解:

和解的契約或條文,如果沒有把握的話,最好在警局或調解委員會和解,和解書上要註記和解金額是否包含保險理賠以及拋棄刑民事請求權(但要注意刑事告訴仍無法預先拋棄)。

另外,和解前要讓保險公司知道,甚至要讓保險公司參與,以免保險公司對於和解金額不承認。

以上資訊,備而不用,祝大家行車平安!

人命有價—司法院對精神慰撫金的統計資料 

木柵動物園的蜥蜴
木柵動物園的蜥蜴

在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的訴訟案件,以車禍為例,有單據的求償項目,像是住院費、修車費、看護費,在訴訟上固然常常會針對「有無必要」做爭執,但是只要法院作後衡量訴訟雙方攻防,認定確實有必要,再審酌「與有過失」也就是過失比例之後,多半就能夠有具體的數字出來。

但是訴訟上有另外一種沒有單據的求償項目,也就是精神慰撫金,常常是訴訟上有爭議的地方,畢竟精神上的痛苦,看不到、摸不到,固然出了車禍、權利被侵害,會有精神上的痛苦,這是人之常情,問題是:精神上的痛苦,應該如何量化成金錢(訴訟上的賠償)呢?

繼續閱讀

侵權行為的時效起算點,從什麼時候開始?

侵權行為的時效是兩年

一、侵權行為時效的規定

有一句話說「法律不保障權利的睡眠者」,時效制度就是基於這樣的意旨,讓法律上有權利的人,應該盡快主張,而非任由權利可以請求的時效經過。在我國,侵權行為的消滅時效規定在民法第197條第1項:「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有侵權行為時起,逾十年者亦同。」

但是若以車禍案件為例,假若原告還不知道損害賠償的金額(例如:車子修復費用、跌價損失還不知道),被告在刑事部分也還沒被法院定罪,時效仍會開始進行嗎?

二、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

 

其實法條已經提到「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因此最高法院82年台上字第3003號民事判決要旨也提到:「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民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前段定有明文。又關於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應以請求權人實際知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算,非以知悉賠償義務人因侵權行為所構成之犯罪行為經檢察官起訴,或法院判決有罪為準。」

三、具體損害額多少,不是重點

另外,最高法院80年台上字第281號民事判決要旨:「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民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定有明文。而所謂知有損害,謂知悉受有何項損害而言,至對於損害額則無認識之必要。」

因此,具體的損害賠償金額到底是多少,不影響時效的計算;而被告是否在刑事上已經被起訴或被定罪,也都不是重點,法院認為一樣回歸法條所指的「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就起算消滅時效了。因此,假若發生車禍,要向對方求償時,只要:

1.       知道撞到你的人是誰,

2.       知道有損害(不管金額多少)

四、結語

符合這兩點,侵權行為的時效就會開始起算,不要拖過兩年,導致屆時對方提出時效抗辯而敗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