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 投書與媒體, 民事法

上節目【民視台灣學堂】法律線上 2018年9月14日

40235223_922648634611631_4150210688918224896_n
民視攝影棚–民視台灣學堂法律線上

第一次上節目,還不太習慣,希望以後可以更好。

這次內容講恐嚇、誹謗、公然侮辱的不同,以及辱罵線上ID是否會構成公然侮辱等問題。也有談到精神慰撫金的計算方式。

刑事法

公然侮辱認定有模糊地帶

宜蘭宜農牧場
這篇講公然侮辱,就放小豬的照片應應景好了。攝於2018年8月12日,宜蘭宜農牧場

 
如果要問最常發生公然侮辱的地方,在網路上時代,應該就是臉書、部落格或Line了吧。但是何謂公然「侮辱」,在語義上常有不同解讀,舉一個有趣的案例,在一審二審有完全不同看法,請大家看看,假如你是法官,你認不認為這構成公然侮辱。

一、「婊賣家」算是公然侮辱嗎

這個案例是新北地院的案例,是源自於一起網路買賣糾紛,被告在拍賣網站買cosplay服裝,這套cosplay的服裝,買家原本在展示圖片上看到有襪子,但是寄來的服裝上沒有,這個買家不滿意,他就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寫了一篇標題為「花錢買教訓之慎選賣家、做好溝通」的文章,裡面文章有一句話,惹火這個拍賣網站的賣家,認為有公然侮辱,文章裡面有一句話是這樣寫的「我的確沒有說清楚要襪子,不過這是一回事,我想婊賣家堅持自己沒看到襪子,這又是另外一回事」,這個「婊賣家」三個字,賣家認為有公然侮辱的意思,一狀告上地檢署,也經檢察官提起公訴。

 

二、被告說法:「婊」是動詞不是形容詞

這個PO文的買家他說他沒有公然侮辱的意思,他說他只是單純要反駁賣家堅持自己沒有看到襪子這件事情,被告還援引之前DELL電腦在網路上標錯價並拒絕出貨的例子,就說有許多網友也會說我要婊DELL電腦」等,買家還說「婊」是網路上非常常用的用語,不是在罵賣家本人,只是一個動詞,表示對該次交易事件的負面評論,表示指責、罵的意思。 

三、一審法院:不雅用語不代表侮辱

一審法院[1]認為所謂侮辱,係指直接對人詈罵、嘲笑或其他表示足以貶損他人評價之意思。至其是否屬足以貶損他人評價之侮辱行為,應參酌行為人之動機、目的、智識程度、慣用之語言、當時所受之刺激、所為之用語、語氣、內容及連接之前後文句統觀之,非得以隻言片語而斷章取義;倘行為人僅係基於習慣,而使用較為粗俗不雅或不適當之言語,非意在侮辱,且對他人在社會上人格之評價並未產生減損者,即難遽以公然侮辱罪相繩,所以判決被告無罪,也就是認為這裡的「婊」字,沒有公然侮辱的意思。

四、二審法院:侮辱文字應從客觀意義認定

 但是案件到了二審[2],整個逆轉。二審法院認為語言文字本有其多義性,公開之語言文字,更兼具溝通觀念、針貶評論、型塑價值之功能。公開語言文字之闡釋,既非一人之獨白囈語,勢難偏離社會通念所習知之意義,其經作者主動推敲、刻意擇用,亦應由為文者於可得預期範圍內擔負文字多義所生之責任,且並不僅因作者個人事後解釋對該字詞之另行解讀,而得脫免文責。

二審法院認為「婊」字本來就是指妓女或用來罵人的字眼,而且本件被告所用「我想婊賣家堅持自己沒看到襪子」,依語法結構,「婊賣家堅持自己沒看到襪子」為一子句,其中「婊賣家」為主詞,「堅持」為動詞,「自己沒看到襪子」則為受詞,而「婊」字係作為形容詞,用以形容「賣家」,與罵人「婊子」同義,屬一句粗話,會造成對方難堪,並遭人輕蔑之結果。此與時下年輕人所用「我婊你」、「你婊我」之「婊」,作動詞之用,有所不同,被告不能執此作為其解免公然侮辱之責。 

五、結語:公然侮辱認定有模糊空間

這兩個判決,也可以看得出來,公然侮辱的認定,時常會有模糊空間,固然就像一審所說的,用語粗俗不代表就是公然侮辱,但是倘若整個語句,會讓人覺得有侮辱的意味在,當然法律上還是有構成公然侮辱的風險,只能說大家還是盡量小心了。 


[1]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0 年度易字第2669 號刑事判決[2]臺灣高等法院101 年度上易字第369號刑事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