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借帳戶未必就是幫助詐欺

在阿祖家累到睡著
在阿祖家累到睡著

一、過往多認為出借帳戶就是幫助詐欺

向來在司法實務上,遇到有出借帳戶給詐騙集團的案例,大多認為一個思慮正常的成年人,都會知道自己的存摺帳戶不能隨便借給別人,尤其很可能被詐騙集團拿去使用,畢竟自己的帳戶是很隱私且涉及金錢的事情,常情下根本不會出租或出借給別人,而當別人來跟你要求出租或出借帳號時,即使沒問,自己也應該知道對方可能是要拿去做不好的事情。因此,司法實務上遇到出租或出借帳戶給詐騙集團的人,大多認為有幫助詐欺的意思。

二、新高院見解:未必

最近高等法院有一個判決值得注意,是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上訴字第191號刑事判決,提到精闢的看法,全段引用:

「詐騙集團詐騙手法日新月異,縱然政府、金融機構與媒體已大肆宣導、報導,仍屢屢發生受騙之案件,其中被害者亦不 乏有高學歷、收入優渥或具相當社會經驗之人,受騙原因亦甚有不合常情者。若一般人會因詐騙份子引誘而陷於錯誤,進而交付巨額財物,則金融帳戶持有人因相同原因陷於錯誤,交付提款卡、密碼等資料,誠非難以想像,自不能以吾等 客觀常人智識經驗為基準,驟然推論被告必具有相同警覺程 度、對構成犯罪之事實必有預見。又提供或販賣金融帳戶予 詐欺份子將會遭受刑事追訴,業經政府多方宣導周知,多數犯罪者亦因此遭到司法判刑制裁,因此詐欺份子藉由傳統收 購手法蒐集人頭金融帳戶之管道,已較為困難,故邇來藉由 幫忙美化帳戶以利貸款之名義,騙取需款孔急之人交付金融 帳戶資料,所在多有,對社會經驗相對不足或急需金錢之人,難得可以支付少許手續費用即有人願意助其取得貸款款項,解決其急難,因而輕忽答應他人交付金融帳戶存摺及提款 卡、密碼之要求,實有可能。且一般人對於社會事物之警覺 性或風險評估,常因人而異,此觀諸詐欺集團之詐騙手法雖 經政府大力宣導及媒體大幅報導,仍有眾多被害人受騙,且被害金額甚高,其中亦不乏高級知識分子等情,即可明瞭, 是有關幫助詐欺犯罪成立與否,自不得僅以被告所持有之帳 戶資料是否交付他人、交付後有無淪為犯罪集團使用而為斷 ,尚須衡酌被告所辯提供帳戶資料之原因是否可採,並綜合行為人之素行、教育程度、財務狀況與行為人所述情節之主 、客觀情事,本於推理作用、經驗法則,以為判斷之基礎。 因此,提供金融帳戶資料予他人之人是否涉犯幫助詐欺及洗 錢罪,仍應審酌具體個案情形,依嚴格證據法則認定之,尚不能僅憑吾等客觀常人之智識經驗為基礎,甚至從事司法工 作者之經驗為基準,遽以推論個案行為人必具相同之警覺程 度,而導出行為人必然係出於幫助他人實行詐欺犯罪之不確 定故意,乃提供自己帳戶資料予他人以遂行幫助犯罪之結論 。查本件被告於案發時確有辦理貸款之強烈需求,斯時能否如一般常人之理性思考,並非無疑。

檢察官並未舉證證明被告得由提供系爭帳戶資料之行為從中 獲取任何利益,此與一般為求報酬而出售、出租帳戶資料之情形,已有明顯不同,難謂被告有何幫助詐欺及洗錢犯罪之 行為動機。又被告在未獲得任何報酬或利益之情形下,如對 於其所有之系爭帳戶可能遭詐欺集團使用一情可得而知,衡情應無甘犯刑責、自陷囹圄,平白提供予他人使用之理。況一般人如有資金需求,雖可循正常管道向銀行申請辦理貸款 ,但如人人皆可向銀行順利申貸,市面上即不會出現五花八 門之各式民間借貸、協助辦理貸款、整合債務等諸多廣告存 在,可見確有人因資力不足、條件不符或其他情形,而有尋求其他管道借貸資金之需要,而其他管道業者,或直接貸與 金錢收取較高額利息或以取巧甚或非法之方式協助辦理銀行 貸款,並從中營利,各有其專業門路,此情雖與正當借貸程 序有別,但究屬社會實情,無從忽視。是被告與『予軒』聯 絡後,相信對方得以順利為其辦妥貸款,始交付系爭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實難逕認其交付時即具有幫助詐欺取財及洗錢之不確定故意存在。」

因此,判決書在個案中考慮到被告是在當時有借錢需要,且將帳戶給他人使用,並未獲有利潤,很可能當時真的就是相信詐騙集團是要辦理貸款需要而交付帳戶。此案法官認為,每一個個案都有不同,要依照嚴格證據法則認定,不能一蓋而論出借帳戶就是幫助詐欺。

三、結論

本案法院考量個案的特殊性,認定個案中被告出借帳戶確實沒有幫助詐欺的意思,值得其他相關出借(租)帳戶之案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