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

收到法院、地檢署傳票怎麼辦

附件3 傳票範例 北檢
臺北地檢署傳票

一、先確認寄傳票的單位是誰

收到傳票,要先確認是誰寄給你的,是地檢署還是法院?再來要看你的身份,可以看到「被傳人」身份,是刑事的告訴人、被告還是證人?民事的也會有原告、被告與證人。

二、再確認案由

再來要確認案由,特別是刑事偵查案件,因為偵查不公開,也不能閱卷,就要看能不能從傳票上的案由中大致知道是哪一件事情,比方說刑事就會有「詐欺」、「背信」、「傷害」等案由,不論你是告訴人、被告、證人,都要先大致想一下檢察官可能會問什麼,特別是被告,面對國家的追訴,到庭之前,還是找律師諮詢一下比較好。

至於證人,也有不少是檢察官問完話、證人做完證後,檢察官認為證人有犯罪嫌疑,當庭從證人轉換為被告的。因此也不要因為覺得自己只是證人,絕對「不會有事」。

 

三、電話求證是否為詐騙的方法

另外,現在詐騙集團很多,但是大家收到傳票還是不要掉以輕心,不要以為想不起來案由就認為是詐騙集團,像是刑事證人無正當理由不到庭,是會被罰錢甚至拘提的。

那怎麼確認是不是詐騙集團呢?

大家可以看到傳票上會寫案號、股別,股別就是承辦單位,法院跟地檢署的股別就是一個單位,按照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這樣作為單位的名稱,地檢署一個股別就是一個檢察官配一個書記官,法院是一個法官配一個書記官,每一個股別會有他們承辦的案件。案號就像是那個案件的身分證,收到傳票可以打電話去跟「那一個股」的書記官確認是不是有這一件,何時開庭。

當然如果是詐騙集團,可能上面留的電話也是假的,打電話去根本就是假的書記官,因此,謹慎起見,請收到傳票時,上網查詢法院或地檢署的電話而非照上面的電話打去確認,否則對方是詐騙集團,也留下假的「確認電話」,打去可能剛好被騙,所以建議求證電話另外在網路上查詢會比較好。

 

四、結語: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收到傳票,請小心求證真假,並且與律師詳細討論,以免因為一時疏忽,而講錯話,特別是我們之前有提過的「案重初供」

「案重初供」?法院究竟怎麼看?

https://hugolawyer.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6.html 

雖然現在已經比較少法院這麼堅守「案重初供」,但倘若前後所述不一,總是會讓人質疑可信度,因此在第一次到庭陳述前,就應該先把整個訴訟或可能的訴訟,先有初步的構想,屆時才不會怎麼凹也凹不回來了。

 

 

 

刑事法, 勞基法, 民事法

違反競業禁止條款,就會構成背信罪嗎?

違反競業禁止,不一定就會構成背信罪
違反競業禁止,不一定就會構成背信罪

許多公司常在員工一到職,就讓員工簽下「競業禁止」契約書,約定員工工作時、離職後都不能從事與任職公司有競爭關係的工作。司法實務上不少公司在發現員工有競業行為時,會提起刑事背信罪的告訴。

但是,違反競業禁止條款,就會構成背信罪嗎?

刑法第 342 條規定:       

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這是刑法背信罪的規定。要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但是,有爭議的是,受僱為他人之員工,算是為他人處理事務嗎?

臺灣高等法院 103年度上易字第670號認為:

而刑法第342條之背信罪,須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係指受他人委任,而為其處理事務而言,苟無委任之事實,即無成立背信罪之餘地,是背信罪之主體,僅限於為他人處理事務之人。被告戊○○、甲○○既均非為大學公司、丙○○處理事務之人,倘有違反前揭甲契約、乙契約競業禁止之約定,仍非背信罪所指之背信行為。又「競業禁止」之約款,乃企業與勞動者在勞動契約內約束勞工不得於任職該企業期間內或於離職後一定時間內在其他企業工作之不作為給付之約定,係以勞動者不得同時或於離職後一定時間內在他企業任職為契約義務內容,此條款在性質上顯屬企業與勞動者間對向性之約定,其內容僅係勞動者自己之不作為義務,勞動者縱違反「競業禁止」約款,要屬民事不履行給付(不作為)義務之問題,尚非一有違反即構成刑事背信罪。被告2人所為尚與背信罪之犯罪構成要件不符。

臺灣高等法院 104年度上易字第1784號認為:

按背信罪之成立,係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要件,被告既係以自己之責任,與客戶交易,成本及費用皆由被告自行負責任,並按營業額之比例支付上訴人報酬,作為使用上訴人名義之代價,應係為自己處理事務,與背信罪成立要件不合(最高法院79年度台上字第4757號判決要旨參照)。又刑法第342條規定之背信罪,係以「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為其構成要件。所謂為他人處理事務,係指受他人委任,而為其處理事務而言,亦即行為人所處理之事務,必須具有「他屬性」,如係屬於自己之事務或工作行為,並非為他人處理事務,自無由構成背信罪。申言之,刑法第342條背信罪之主體須為他人處理事務之人,即其為他人處理事務,本其對他人(本人)之內部關係,負有基於一定之注意而處理該本人事務之法的任務,因之,其為他人處理事務,係基於對內關係,並非對向關係,是基於誠實義務,並非基於交易上信義誠實之原則,例如買賣契約之單純當事人乃對向關係,非為他人處理事務,其未履行給付義務,僅生是否有背交易上信義誠實之原則,並非違背其誠實義務,與背信罪之要件不合(最高法院71年度台上字第1159號、本院92年度上易字第3071號判決要旨參照)。

也就是法院認為,受僱為他人之員工,不是委任關係,而是僱傭關係,二者不同。

法律上的委任關係,例如律師受當事人委任處理訴訟案件,這是委任關係,但不能說律師就是當事人的員工,也不能說律師是受僱於當事人。

因此,法院認為員工(或前員工)雖然違反競業禁止條款,但這只是民事契約關係的違反而已,應該以民事求償解決,不能認為就因此構成背信罪。

注意到了嗎,兩個案例都是臺灣高等法院的判決,這表示檢察官仍然有提起公訴(檢察官認為在這兩件個案中的行為,屬於背信罪,所以提起公訴,只是最後承審法院認為不成立背信罪)。因此,司法實務上應是仍有檢察官認為違反競業禁止條款仍有可能構成背信罪。

不過基於臺灣高等法院的見解,可以說就是背信罪的最終解釋機關(背信罪依據刑事訴訟法第376條不能上訴到最高法院),因此,這兩個臺灣高等法院的見解,其實可以說是法院的見解了,或許在之後,會因為這兩個法院見解,讓法律上競業禁止與背信罪間的爭議塵埃落定,讓違反競業禁止條款==>不會構成背信罪的解釋,成為穩定的司法實務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