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法

懲罰性違約金之酌減須特別注意債權人損害是否已經受到填補

高雄卡啡那美術館店
高雄卡啡那美術館店

 

一、違約金分為懲罰性與賠償總額預定性

民法第 252 條規定:「約定之違約金額過高者,法院得減至相當之數額。」,我國司法實務認為違約金氛圍「懲罰性違約金」與「賠償總額預定性違約金」,

最高法院 106 年度台上字第 446 號 民事判決:「違約金有賠償總額預定性及懲罰性之分,其效力各自不同。前者以違約金作為債務不履行所生損害之賠償總額。後者以強制債務之履行為目的,確保債權效力所定之強制罰,於債務不履行時,債權人除得請求支付違約金外,並得請求履行債務,或不履行之損害賠償。」

「懲罰性違約金」是指當債務人違約時,債權人除了可以請求因為違約的損害賠償外,還可以額外請求違約金,所以這種違約金帶有「懲罰」性質。

至於「賠償總額預定性違約金」是指債務人違約時,債權人不能再額外請求損害賠償了,因為那筆違約金,就相當於大家先講好,倘若債務人違約,「就當作」損害賠償總額即是該筆違約金的數額。通常像是公共工程約定工期延誤一天,計罰契約總額千分之一,就比較像是「賠償總額預定性違約金」。

所以懲罰性違約金比較偏向是藉由懲罰性質的違約金,督促債務人履行契約;而損害賠償預定總額比較偏向是避免日後計算困難而來,以後債權人也不用再舉證自己損害額是多少。但是其實二者在實務上有時候不容易區分。

二、法院認為懲罰性違約金須特別注意債權人損害是否已經受到填補

最高法院 106 年度台上字第1389號民事判決提到:「次按約定之違約金額過高者,法院得減至相當之數額,民法第252條定有明文。同法第148條第 2項規定,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則約定之違約金是否過高,除應依一般客觀之事實、社會經濟狀況、當事人實際上所受損害及債務人如能如期履行債務時,債權人可享受之一切利益為衡量標準,尚非不能依誠信原則予以檢驗,此不問違約金作用為懲罰性抑為損害賠償之預定,均有其適用,尤以當事人約定懲罰性違約金者,於債務人不履行時,債權人除得請求債務人給付違約金外,尚得請求履行債務或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就債權人之損害已有相當之填補者。查林美月等15人因傅家增遲延給付價金尾款受有法定遲延利息之損害為96年 7月13日付款期限至系爭契約解除止等情,為原審認定之事實。果爾,倘系爭契約已於97年12月19日經林美月等15人合法解除,林美月等15人就系爭契約所受之法定遲延利息損害,似為96年 7月13日至97年12月19日,計1年5個月又6日,約5,288萬元。此外,林美月等15人有無因傅家增未能履行系爭契約而受有其他損害?如傅家增履行系爭契約,林美月等 15人可享受之利益為何?約定5億元之違約金與所受法定遲延利息損害 5,288萬元相衡,是否無顯失公平?原審未予調查審認,徒以傅家增未能依系爭契約及系爭和解付款,即就上訴人請求酌減系爭契約約定之違約金據為不利上訴人之判決, 亦嫌速斷。」

最高法院除了強調我國不管是懲罰性違約金或損害賠償總額之預訂違約金,法院如果認為過高時,都可以酌減。至於什麼叫過高,法院應該衡量各種狀況,像是當事人實際所受損害與如果沒有違約,債權人所能得到的利益等等。在本件個案中,法院特別要求發回後更審「尤以當事人約定懲罰性違約金者,於債務人不履行時,債權人除得請求債務人給付違約金外,尚得請求履行債務或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就債權人之損害已有相當之填補者。」,因此債務人在主張懲罰性違約金酌減時,不妨特別請法院注意此號判決,也就是債權人其實已經受到損害賠償的填補,以爭取懲罰性違約金酌減。

刑事法, 智慧財產權, 民事法

商標侵權急救包

家裡附近的水果行
家裡附近的水果行

註冊商標被侵權,主要有幾個救濟方式,可以同時並行不悖。

一、刑事告訴

商標法第95條規定:「未得商標權人或團體商標權人同意,為行銷目的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下罰金:一、於同一商品或服務,使用相同於註冊商標或團體商標之商標者。二、於類似之商品或服務,使用相同於註冊商標或團體商標之商標,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者。三、於同一或類似之商品或服務,使用近似於註冊商標或團體商標之商標,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者。」

商標法第97條規定:「明知他人所為之前二條商品而販賣,或意圖販賣而持有、陳列、輸出或輸入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五萬元以下罰金;透過電子媒體或網路方式為之者,亦同。」

另外刑法第253條、刑法第254條也有類似規定。

 二、民事請求

按商標法第69條規定:「商標權人對於侵害其商標權者,得請求除去之;有侵害之虞者,得請求防止之。」除了可以依本條請法院命對方停止使用商標外,還可以另外請對方賠償。

商標的賠償方式是規定在商標法第71條規定:「商標權人請求損害賠償時,得就下列各款擇一計算其損害:一、依民法第二百十六條規定。但不能提供證據方法以證明其損害時,商標權人得就其使用註冊商標通常所可獲得之利益,減除受侵害後使用同一商標所得之利益,以其差額為所受損害。二、依侵害商標權行為所得之利益;於侵害商標權者不能就其成本或必要費用舉證時,以銷售該項商品全部收入為所得利益。三、就查獲侵害商標權商品之零售單價一千五百倍以下之金額。但所查獲商品超過一千五百件時,以其總價定賠償金額。四、以相當於商標權人授權他人使用所得收取之權利金數額為其損害。前項賠償金額顯不相當者,法院得予酌減之。」

在不容易舉證「所受損害」與「所失利益」時,以「查獲侵害商標權商品之零售單價一千五百倍以下之金額」應該是一個簡單可行的方法,不過要記得,商標侵權也是一種侵權行為,在知悉有商標侵權事實起算,兩年內要提起。

三、定暫時狀態假處分

這個方式是在刑民事訴訟緩不濟急時,聲請法院在民事訴訟確定前,就先進行假處分,禁止對方使用商標。

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第22條第2項規定:「聲請定暫時狀態之處分時,聲請人就其爭執之法律關係,為防止發生重大之損害或避免急迫之危險或有其他相類之情形而有必要之事實,應釋明之;其釋明有不足者,法院應駁回聲請。」

當然必須限於上面法條所講的急迫等狀態,而且法院可能會要求提供擔保金,難度不低。

四、結論

上面講的三個方式各自有不同用處:

刑事重在犯罪追訴,而實務上「以刑逼民」爭取更高的和解金或是透過偵查程序使檢察官幫忙搜集證據的考量,也不在少數。民事程序重在侵害的排除與損害填補,要實際獲得賠償,除非對方主動提出和解金,否則主要還是要透過民事程序。定暫時狀態假處分則重在請法院立刻停止對方違法侵權狀態,重在權利的即時性保護。

三者可以同時進行,並不衝突,商標權人可以視情況提起單一、部分或全部程序以捍衛自己的權利。

刑事法, 民事法

「保留法律追訴權」到底是什麼意思?

苗栗通霄 阿祖家附近的鄉間小路
苗栗通霄 阿祖家附近的鄉間小路

一、法律追訴權是什麼?

我們常看到電視上有人主張權利受到侵害,就會公開在記者會上表示「我要保留法律追訴權」,其實這樣的宣示,並沒有法律上的特別意義,也就是說法律的追訴,並不會因為是否講出「要保留」或「不保留」而異。

我們常講的「追訴權」,在大家的理解裡,應該是指「提告」以進行法律上對刑民事責任的追究,我們還是要分成刑事與民事來看。

刑事 告訴乃論之罪,告訴權人知悉犯人時起算6個月:傷害、公然侮辱、誹謗。
非告訴乃論之罪,檢察官知悉犯罪嫌疑主動偵辦:強制性交、殺人、強盜、非親屬間竊盜。
民事 不同權利有不同時效(一)    2:侵權行為損害賠償

(二)    5:利息、租金

(三)    15:借款返還

 

二、刑事的「追訴」:

刑事案件分為告訴乃論之罪,與非告訴乃論之罪(也就是一般講的「公訴罪」)。在告訴乃論之罪,有告訴權的人(被害人、被害人配偶等)要在法律規定的合法告訴期間內提告,也就是6個月,過六個月才提告,檢察官僅能對案件為不起訴處分,法院僅能對案件為不受理判決。

至於非告訴乃論之罪,不論有沒有人提起告訴或告發,檢察官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因此就算被害人說要保留法律追訴權暫時不提告也不行,因為檢察官知道有犯罪嫌疑就要開始偵辦了。這裡檢察官的「追訴權」,在比較重的罪,像是刑度有死刑的罪,追訴期是三十年,比較輕的罪像是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罪或是罰金刑也有五年。

也就是說,在告訴乃論之罪,告訴期就是六個月,這六個月是從被害人知悉犯人時起算。而在非告訴乃論之罪,不提告,檢察官知道犯罪嫌疑也會主動偵辦。因此,法律追訴權有沒有聲明「保留」,其實都不影響告訴期間或追訴時間的計算。

三、民事的「追訴」(請求權):

在民事,權利的行使時間叫做「時效」,像是一般常見的車禍案件,就是知道有損害發生以及知道是誰撞你的人開始,兩年內要提起民事求償。

時效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規定,像是車禍是兩年內可以向對方索賠;租金、利息則是五年;而在欠債還錢的消費借貸契約,對方超過十五年沒有還你錢,你也都沒跟他要,超過十五年就超過時效了。就是我們法律上常說的「法律不保障權利睡著的人」,因為時間超過太久,訴訟相關證據要再由法院進行審理,成本會比較高,所以太久沒行使權利,會罹於時效。

所以在民事事件,權利的行使其間有多久,也是看法律規定,並不會因為你沒有「保留」就不能提告,反之,也不會因為你「保留」,時效就停止進行。

四、結論:

總結來講,刑事、民事,都沒有「保留」法律追訴權的規定,但是為什麼大家還是很愛這樣講呢,可能因為在記者會或公開的場合,權利的宣示還是很重要的,就好像有些人喜歡講「不排除提告」、「不排除以司法解決」,沒講這些話,也不會怎麼樣,但是就是權利的宣示,表達讓對方知道,可能會用法律解決這件事情,但目前還在評估或是看對方有沒有和解的誠意。

因此,提到「我要保留法律追訴權」,在法律上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就是做權利的宣示而已。

商事法, 民事法

保險的「代位」

IMG_0502.JPG
台貿購物中心 買外婆生日蛋糕

一、對方先拿保險金,再跟我要賠償金,可以嗎?

在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的訴訟中,特別是車禍案件,時常會有人問:「對方有買保險,保險公司都已經陪給他了,我還要陪他錢嗎」

但是反過來講,如果因為他買了保險,保險公司付了保險金後,肇事者就完全不用賠錢,是不是也不太合理呢?

如果被害人可以領保險金,又可以跟加害者要損害賠償,那豈不是領兩次賠償?反之,如果被害人領了保險金,加害人就完全不用賠錢,好像也不公平。

那法律到底該怎麼處理,會比較公平?

二、法律以「代位」制度解決雙重得利問題,也避免加害人責任被減輕

法律上是以「代位」方式處理的。

簡單而言,就是保險公司先付錢給被害人,而保險公司再向加害人要這筆錢。

保險法第53條規定:「被保險人因保險人應負保險責任之損失發生,而對於第三人有損失賠償請求權者,保險人得於給付賠償金額後,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但其所請求之數額,以不逾賠償金額為限。」

所以如果保險公司已經賠錢給被害人了,則被害人對加害人的求償權,就由保險公司代位行使,由保險公司後續對加害人進行求償。

那這樣不是多此一舉嗎,為什麼不直接讓被害人自己對加害人求償就好?這是因為加害人不一定陪得起這筆錢,如果沒有保險公司給付保險金,很可能被害人根本求償無門。

所以買保險,真的就是買一個「風險」保障。

三、產險有「代位」,人身保險沒有「代位」

保險法第103條規定:「人壽保險,不得代位行使要保人或受益人因保險事故所生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健康保險、傷害保險、年金保險亦有相同之規定。

因為保險法第53條代位制度的精神,是避免被害人「雙重得利」,例如車子因為被撞損失50萬元,卻因為保險公司給付50萬元、加害人也給付50萬元而總共獲得100萬元,產生「雙重得利」。

但是在人身的損害,因為基於人身無價的想法,很難說一條人命價值200萬元或300萬元,有「雙重得利」的情況,因此在人身保險,並沒有代位的適用。

民事法

寵物醫療過失精神慰撫金,開始有法院承認了

小孩與家中寵物遊玩
小孩與家中寵物遊玩

一、法院多數看法:寵物只是「物」或「物品」

在司法實務上,大多認為寵物是屬於「財產權」,在法律上只是「物品」,除非是虐待動物違反動物法而遭處罰外,倘若不是虐待動物,不小心讓人的寵物死亡,就好像不小心弄壞別人的車子、桌子等「物品」一樣,在法律上就是賠償該物的「價值」損失,不能另外要求精神上痛苦的損害賠償。

二、開始有法院認為應該給精神慰撫金

在臺北地院107年度北小字第1216號民事判決這起「寵物」醫療糾紛,法院認為:「『告知後同意』法則指在經由危險之說明,使飼主得以知悉侵入性療行為之危險性而自由決定是否接受,是說明告知義務為被告對原告所負之「從給付醫務」,倘被告對原告未盡其告知說明義務,原告得請求被告賠償其損害。本件被告於107年4月17日言詞辯論時陳明:有說要救就手術,不要救就放棄,沒有談百分比,因為百分比沒有意義,手術本來就有風險等語(筆錄見本院卷第57頁反面),則本件被告疏未為手術所必要之告知及說明,侵害原告之選擇權,致原告無法獲得充分訊以選擇是否進行系爭手術,顯未依債之本旨而為給付,為不完全給付,且有可歸責於被告之事由,被告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因為倘被告有盡說明告知義務,原告可選擇不進行手術,而將Miga帶回家共渡Miga的最後時光,故原告受有手術費4萬元及血液費1萬7,500元,計5萬7,500元醫療費用之損害,及1萬元未能見Miga最後一面之精神損害,共計6萬7,500元。」

法院贊同原告主張,認為於履行委任契約過程中因未善盡報告義務,債務不履行而侵害原告與寵物維持親密關係的人格法益,情節重大,當依民法第227之1條準用第197條第1項前段規定,負損害賠償之責。

三、結論

上面這個台北地院107年度北小字第1216號民事判決,並不是確定判決,案件還在上訴中,但是這個判決值得注意,畢竟我們都知道寵物有生命、與人互相有情感,在很多家庭當中,相當於是家人一樣,在法律的評價上,開始考慮其實與一般「物品」不同,司法實務開始反思且有勇氣做出不一樣的判決,令人激賞!

筆者也是拜讀登載於月旦裁判時報第76期(2018年10月)之東吳大學陳汝吟副教授大作「寵物醫療糾紛之慰撫金賠償—臺北地方法院107年度北小字第1216號民事判決評析」而注意到這個判決,陳副教授也點出此類案件尚有如財產上損害賠償之項目、如何估算寵物本身價值、治療費甚至喪葬費等問題,相關討論,期待司法實務與學者做更多闡釋,以使社會朝向更尊重生命的方向前進。

民事法

人命有價—司法院對精神慰撫金的統計資料 

木柵動物園的蜥蜴
木柵動物園的蜥蜴

在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的訴訟案件,以車禍為例,有單據的求償項目,像是住院費、修車費、看護費,在訴訟上固然常常會針對「有無必要」做爭執,但是只要法院作後衡量訴訟雙方攻防,認定確實有必要,再審酌「與有過失」也就是過失比例之後,多半就能夠有具體的數字出來。

但是訴訟上有另外一種沒有單據的求償項目,也就是精神慰撫金,常常是訴訟上有爭議的地方,畢竟精神上的痛苦,看不到、摸不到,固然出了車禍、權利被侵害,會有精神上的痛苦,這是人之常情,問題是:精神上的痛苦,應該如何量化成金錢(訴訟上的賠償)呢?

Continue reading “人命有價—司法院對精神慰撫金的統計資料 “

民事法

喪葬費用(下)—喪葬費用中,哪些項目可以請求?

一般喪禮常見的墳墓、移靈、抬棺等費用,法院會准許請求。
一般喪禮常見的墳墓、移靈、抬棺等費用,法院會准許請求。
 
前一篇我們提到很多喪葬費用的項目都被法院剔除,認為不應該由肇事者負擔,那到底有哪些是可以請求的?當然還是有的,以下也是直接用判決做舉例。

 

二、 可以請求的項目:

(一)最高法院民事判決84年度台上字第1626號:「查死者家屬依習俗,請法師為死亡者誦經超度,目前已成為葬禮告別式中所常見,如近年發生之大陸『千島湖船難』、『名古屋空難』皆見法師為亡者誦經祈福,甚至舉行誦經法會,此項儀式既已為葬禮所常見,已成社會習俗,其支出自為必要之殯葬費用。又花山式堂係葬禮中搭蓋作為擺設靈堂、鮮花,做為告別式場用。此部分支出亦屬必要之殯葬費用。


(二)另一個判決就更經典,該案的爭點就在於死者在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99年度上更()字第4號民事判決中,被告就針對原告提出的附表(喪葬費用)中幾個項目提出質疑,認為不屬於必要的項目,法院也一一回應,我們剛好可以透過這個判決來看法官認為哪些屬於必要的。

1.   喪葬費部分:查死者家屬請法師為死亡者誦經超度,成為葬禮告別式中所常見,且已成為社會習俗的一部分,其支出在適當之範圍內,自為必要之殯葬費用。又花山式堂係葬禮中搭蓋作為擺設靈堂、鮮花,做為告別式場用,此部分支出亦屬必要之殯葬費用(最高法院九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二七七九號、九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一四二七號、八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二九五號、八十四年度台上字第一六二六號判決意旨參照)。


2.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五冷凍櫃基本費用與編號三遺體冷凍櫃係重疊編列云云。惟查,附表編號五係指租用冷凍櫃之基本費用,而附表編號三之遺體冷藏櫃係指每日使用之租金,二者核屬不同性質項目,應非重疊計算,且亦屬必要費用。


3.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七三寶佛靈堂費用與編號六喪家佈置費用係重疊編列云云。惟查,附表編號七之三寶佛靈堂係為被害人供人祭拜之靈堂,倘無設置,則前來悼念之人即無法上香祭拜。而附表編號六之喪家佈置係指除三寶佛靈堂外之喪家擺設之其他佈置,二者並不相同,亦無重疊計算之虞,應屬必要費用。


4.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十二放板人員費用與附表編號十一入殮人員費用係重疊編列云云。被上訴人則主張放板人員為運棺至喪家之人員,運抵後再由家屬接板,按習俗為喪葬之必要費用等語。經查,習俗上入殮係指「將死者屍首放入棺木內」,而放板則指「運送棺材到喪家」,該等人員之職務確係不同,故上開人員之費用並非重疊計算,亦屬必要費用。


5.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十三棺木費用十六萬八千元,參酌法務部頒布犯罪被害人補償事件殯葬費項目金額參考表,應予酌減合理數額以免浮誇不符行情等語。被上訴人則主張金額過高之事實應由上訴人負舉證責任。經查棺木確為收殮、埋葬之喪葬費必要費用,……然參酌當地之喪禮習俗,被上訴人上開請求亦屬過高,應予酌減為八萬元,逾此部分之請求即不應准許。


6.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十七訃聞一百張三千元、編號十九文具用品二百元之費用,計三千二百元,並非收殮、埋葬之費用,況另有奠儀供其支付,應由喪家自行吸收云云。……經查,訃聞並非屬於喪家回贈祭者奠儀之禮儀,而治喪期間收其支出及收訃亦需文具用品紀錄,而奠儀乃喪家親友表示哀悼之意,此等奠儀不能解為係為加害者之利益,是上訴人抗辯有奠儀之收入供被上訴人支用,即認被上訴人不得請求其賠償損害,容有誤會。是本院斟酌當地喪禮習俗確有必要,且與被害人身分、地位及生前經濟狀況並非顯不相當,依前揭說明,上開三千二百元之支出均應列入喪葬費用,應予准許。


7.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二十一禮生二名共四千元之費用,並非收殮、埋葬之必要費用云云。按禮生人員係為告別式協助前來悼念之人接香、獻花獻果之人,為告別式所必要編設之人員,本院認為禮生人員確為喪禮習俗上有必要……8.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二十五鮮花設場費用共計四萬元,並非收殮、埋葬之必要費用云云。惟花山式堂係葬禮中搭蓋作為擺設靈堂、鮮花,做為告別式場用,屬必要之殯葬費用……9.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二十八國樂費用一萬八千元、編號二十九樂隊費用一萬四千四百元、編號三十大鼓費用一萬元,均非屬收殮、埋葬之必要費用,應予刪除等語。……又樂隊於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殯葬費項目仍列為其中之一(該表編號二十),並參酌前揭最高法院判決意旨,樂隊費用一萬四千四百元之支出應屬必要,而應准許。另國樂及大鼓部分,既已有樂隊之支出即無必要,應予剔除。


10.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三十八移靈人員費用四千元與編號三十七抬棺人員一萬四千四百元係重疊編列云云。經查,「移靈」係指將亡者之遺體由家中移至告別式現場,而「抬棺」係指將亡者之遺體由告別式現場移至靈車,及由靈車移至火化場或墓地,該等人員之職務確係不同,故上開人員之費用並非重疊計算,且屬所必要費用……11.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四十經用人員費用二千元與編號二十七功德誦經費用六萬五千元係重疊編列云云。然經用人員乃葬儀社為協助喪家處理喪事雜務之人員,與功德誦經係誦經之用,並不相同,應認係當地喪禮習俗所必要,且與被害人身分、地位及生前經濟狀況並非顯不相當,亦應列入喪葬費用,而應准許。


12.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四十二墓地費用二十萬元偏高,且被上訴人並未提出收據以示其確有支出該筆項目等語。被上訴人則主張附表編號四十二之「墓地」費用應係建築整個墳墓(墓園)的費用,而非買地之費用,此乃埋葬亡者之墓園費用,且被上訴人業已實際支出,不得刪除等語。查被害人之墳墓(墓園)長三.二五公尺、寬一.四四公尺,合計四.六八平方公尺,有上訴人提出之墓園照片二幀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一0四頁),並為被上訴人所不爭執,堪信為真實。雖被上訴人提出宗巖禮儀商行九十七年二月一日之免用統一發票收據(見本院卷第九十一頁),主張其已支出建墓費用二十萬元。上訴人則以法務部頒布「犯罪被害人補償事件殯葬費項目金額參考表」為據,抗辯被上訴人上開主張之金額過高。惟上開標準係在九十年三月一日所訂定,距本件事故已有七年之久,且本件係屬車禍案件,應參考行政院金管會於九十四年五月五日公告之「強制汽車責任險殯葬費用項目及金額表」列計較為合理,而該表編號第二十八營造墳墓列計為六萬元,故本院認應將此部分之金額酌減為六萬元,逾此部分即無必要,不應准許。

三、喪葬費用的核心是收斂、埋葬

 綜合而言,法院主要還是以收斂、埋葬為費用之核心範圍,而相關連之喪葬費用,考量社會風俗,法院認為過於奢侈的,予以否准;但一般喪禮常見的墳墓、移靈、抬棺等費用,准許請求。
不過像是誦經與樂隊,算是比較有爭議的,從上面的判決,可以看出有認為功德誦經與樂隊,到底是不是必要費用,法院沒有一定標準,或許這也跟個案當中的費用多寡有關,畢竟法院在斟酌是否准許時,難免考量個案當中的種種狀況(例如:雙方財力狀況等),這兩篇列出來各項目,算是一個參考,實際在個案當中,項目也不是一定相同名目,就死板板有一定標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