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九)開庭與閱卷

IMG_2030.JPG

苗栗通霄-剝阿祖自己種的玉米

玖、開庭與閱卷

委任律師後,刑事被告本人有到庭義務,所以通常是跟辯護人一起到庭,對於律師開庭的狀況應都會知悉。

但是在刑事告人的案件,也就是委請律師擔任告訴代理人的案件,以及在民事案件的原被告,當事人並無到庭義務,不少人就是直接請律師出庭,當事人自己不出庭,那自己不出庭的情況下,如何掌握訴訟進度呢?

一、開庭筆錄

當事人自己不出庭,律師開完庭之後也應該跟當事人回報開庭狀況,不過如果你想對開庭情形有更全面的掌握,請律師提供開庭的筆錄,也是一個方式。

在民事訴訟,雙方當事人都可以閱卷,因此可以請律師開完庭後向法院聲請「閱卷」,這裡的「閱卷」,指的不只是閱覽,而包含影印卷宗內筆錄、資料的權利,也就是可以影印卷宗內的開庭筆錄。

在刑事訴訟,因為偵查不公開,所以地檢署偵查階段告訴人與被告都不能閱卷,但到了一審,已無偵查不公開問題,也就可以請律師協助閱卷影印開庭筆錄。

但通常律師並不一定每次開完庭都會閱卷,因為開庭筆錄,有時候也是其實記載而已,如果你對你的律師有一定信賴程度,聽取他的開庭回報即可,不一定每次都要請律師為了筆錄而閱卷,畢竟閱卷需要向法院聲請,有時候卷宗可能剛好法官要看卷,也不一定都能夠馬上調得到,因此可以跟律師討論或視情況閱覽筆錄,不一定每次開完庭後都要閱卷影印筆錄。

所幸,目前有不少律師都有購買司法院委外合作的司法院電子筆錄調閱合作網, 如果你的律師有購買這個電子筆錄,則請他每一次開完庭後(大約開完庭後四到五天後會上傳到網站)都提供筆錄給你,也是可以的。

二、卷宗內資料

除了筆錄,還有什麼時候需要閱卷呢?通常是像是有法院函詢問題,受函詢的機關已經回覆問題到法院,或是法院委託鑑定,鑑定報告已經出爐,此時透過閱卷就能夠掌握資料。或是法院有一段時間沒有開庭了,不確定現在法院進度如何,有時候閱卷也可能稍微能夠知道法院狀況,例如閱卷後知道法院有函詢其他機關問題,所以暫不開庭。

另外像是如果刑事被告,有時候告訴人會提出一些資料給法院,透過閱卷也能夠知道告訴人補充什麼資料給法院;同樣的,刑事告訴人也能夠透過閱卷,看到被告的書狀,了解被告的辯護策略,再向法院表示意見。

三、結論

透過開庭筆錄與閱卷內容,更能夠掌握訴訟進度,對於律師回報開庭情形時,你也更能夠進入狀況,更精確掌握訴訟進度與方向。

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八)書狀

IMG_1996.JPG

通宵海邊-阿祖家

 

捌、書狀

 

委任律師打官司,律師在訴訟上主要工作有三:

  1. 與當事人開會討論
  2. 書狀
  3. 開庭

 

前面幾篇文章我們提到跟律師諮詢、開會討論要注意的一些事情。這篇我們講講書狀。

 

一、寫書狀的目的

 

打官司,都有需要說服、說理的對象,在刑事偵查程序,由檢察官主導,告訴人期盼檢察官起訴被告,被告則希望說服檢察官作出不起訴或緩起訴;而在刑事訴訟程序,由刑事法官主導,蒞庭的公訴檢察官職責在讓法院對被告定罪,被告則盼望法官判決自己無罪或輕判;在民事訴訟程序,原告與被告則都希望民事法官判決自己勝訴。

 

與一般我們在歐美影集看到的不同,訴訟程序很大程度依靠書狀的撰寫,來提出自己的主張。因為實務上不論是偵查庭或刑事、民事庭,每一次的開庭時間並不長,常常一個庭只有20分鐘到30分鐘,開庭做陳述,書記官打字紀錄也不一定能夠完全記載下來,加上也不一定有這麼多的時間讓律師一邊講,書記官一邊打字,使開庭程序都耗費在打字紀錄上。

 

因此律師需要撰寫書狀來讓自己的主張完整呈現,開庭時則提出簡單明瞭的要旨,提醒法官或檢察官。

 

二、書狀不是越多越好

 

律師撰寫書狀,提出自己主張的事實與法律依據,或是聲請傳喚證人、調查證據的方向,目的是在使法官、檢察官儘速了解自己的方向。有些當事人會覺得:「別人的律師書狀都厚厚一疊,為何我的律師寫這麼少,是不是不夠認真?」

 

其實律師書狀寫得多不一定就是比較認真,有可能只是法院判決貼一貼,或是拉哩拉雜講一堆,不得要領。而律師書狀寫得少,當然也不一定就比較「混」,可能真正抓住重點、把握方向,就能夠說服法官、檢察官。

 

 

三、書狀最好你也看過

 

作為當事人,你也有權利請律師將書狀與你討論、確認後,再遞出。

 

原因有三:

 

  1. 對於訴訟進度的掌握:

閱讀律師的書狀,你能夠對整個訴訟了解,至少知道:「現在官司打到哪了」。

 

  1. 再度確認律師是否真的理解你講的事情:

律師撰寫書狀前,通常會跟當事人討論,但是書狀寫出來,有時候「意思不一定一模一樣」,可能是當事人講的時候讓律師誤會,也可能是律師沒有聽清楚,這時候如果能夠再度確認律師書狀內容,你也能夠確認律師真的了解你的意思。

 

  1. 書狀的補充:

有時候律師書狀完成,也會讓當事人想到有補充的內容,跟律師一起討論後,加強書狀的,也很常見。而你若能夠指出律師書狀有其他補充或更好的方向,勇敢提出來,相信大部分律師也都能虛心接受。

 

四、結論

 

從書狀內容,有時候比開庭更能看出能夠看出律師對這件訴訟是否已經理解掌握,書狀在許多時候也影響訴訟成敗,關鍵程度不亞於開庭,委任律師,律師在書狀上的表現也是重點,作為當事人,你應該好好讀你律師撰寫的書狀,這是你的權利,也是與律師一起並肩作戰、打贏官司的重點。

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六)你的律師不是你的律師

IMG_1863.JPG

宜蘭 水鹿咖啡

陸、你的律師不是你的律師

上一篇我們提到訴訟不是委任後就可以全部丟給律師,仍有許多地方要跟律師配合,那如果跟律師意見不一樣,當事人訴訟要這樣進行,律師卻說要那樣進行,那該怎麼辦呢?

一、先確認看法不同的「原因」

比方說,你跟律師說懷疑配偶通姦,希望能夠提告刑事通姦告訴,律師則建議提告民事侵害配偶權求償。

律師的考量可能是:1.民事侵害配偶權比較好舉證; 2.民事求償給予當事人賠償金額比較實際,刑事對方被認定犯罪有前科,可能也只是易科罰金而已。

而你的考量可能是:1.我不缺錢,我只希望能夠讓小三負擔刑責。2.對方名下也沒有資產,民事勝訴之後,也不一定拿得到錢。

這時候應該跟律師確認律師為何會這樣建議,而你的想法是什麼,而不是覺得律師評估的一定對,而不好意思問(我真的有遇過這樣的當事人)。有時候可能律師還不清楚你的意願,也可能律師對於你的狀況還在了解當中,這時候,應該盡量對律師坦承並且提出你的想法,充分溝通,再與律師一起擬定訴訟策略與方向。

二、避免事實基礎不同—資料、證據盡量提供

律師有律師的專業,但是律師在評估案件時,是依據當事人提供的資料與事實,資料與事實不完全,評估訴訟方向的基礎就不完整,就像蓋高樓大廈沒打好基礎一樣。

有些當事人會覺得「這個資料應該不太重要吧」,而讓律師知道,例如:沒有跟律師提到之前雙方有和解過;或是心理不好意思講,例如,提告對方外遇,只跟律師說對方外遇,但跟律師隱瞞自己婚姻中也有對方家暴。這些都可能使律師在評估時失準,甚至在訴訟中「赫然」看到對己方不利之物證,即使律師反應再快,有時候可能也措手不及,當然不利於我方。

正確做法應該是,自己認為有關連的,都提出來問問律師,讓律師判斷到底重不重要,通常好過當事人自己判斷。而充分的資料,也能夠讓律師儘速掌握整個爭議的輪廓。

雖然有經驗的律師,會盡量導引當事人提出完善的證據,但畢竟自己的案件自己最懂,尤其在家事案件,自己的家庭狀況應該是比律師更了解,像是離婚案件中,很需要判斷婚姻關係不能維持的原因,這時候就盡量把各種可能影響婚姻的事情,例如:性生活不協調、與公公婆婆處不好、家暴、常為了錢吵架等,都提供給律師,雖然說「清官難斷家務事」,但已經要訴訟了,這些「家務事」,也就不用不好意思,盡量提供給律師,好讓律師能夠為你爭取最大利益。

三、法律見解的不同—充分確認溝通

有時候,當事人會有自己「對法律的解讀」,可能是來自於新聞報導或是過往經驗,對於法條的解讀有自己的看法。律師為專業人士,通常在法律、實務見解的解讀能力比一般人強,不過律師有時候可能也有疏漏,比方說在建築法規上,律師若沒有特別研究,未必就比建築師強,倘若你知道特定的主管機關函釋,能夠提出來讓律師參考,我想大部分的律師也都會虛心接受並且與當事人討論的。

四、實務面的不同—換你教律師

另外有些訴訟如工程案件,律師基於法律、契約條文去判斷,但很多時候法律的規定不完善,有些情況屬於「工程實務」,例如工程上的「統包」、「物調款」;或是「醫療實務」(醫界的醫療常規),律師不是常常走工地或醫院的人,如果你也能夠提出相關知識,律師不僅吸收到法律領域以外的專業知識,也能夠在嘗試說服法院時,提出更多佐證、更有堅實基礎。

但是還是要記得,訴訟仍有其主軸,有些實務面的執行,在法官審理時,仍常常要回歸法條的解釋與爭議處理,像是工程實務上,契約如果沒有約定物調款,要主張物調款,仍應回歸民法第227條之2第1項「情事變更」原則的要件(臺灣高等法院 96 年建上字第 95 號判決參照),而不是以「工程實務」一句話,就能夠讓法院買單的。

五、結論

總之,當事人與律師之間,應該是合作夥伴,一起並肩作戰,而不是互相扯後腿,甚至心有不滿而沒有提出。在沒有互信基礎的情況下,例如:遇到很不認真或風格不能接受的律師,甚至應該考慮是否終止委任,以求訴訟能夠順利進行。

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五)委任後就可以都不管了?

IMG_1793.JPG

遠雄海洋公園的摩天輪

伍、委任後就可以都不管了?

訴訟委任律師之後,就可以「律師你比較專業,你決定就好」嗎?

即使是委任律師之後,也還有許多地方需要跟律師一起配合的,因為:

一、被告自己也需要出庭

刑事案件委任律師後,不管是地檢署或法院,被告原則上也都要到庭,被告應該常與律師溝通案情,以免開庭時,檢察官或法官一問,答不出話來或回答錯誤,不利於案件。

另外,家事案件例如離婚訴訟,因為涉及情感連結,在勸和解時,希望雙方當事人也親自到場,讓當事人自己講講自己的想法,法官除了確認彼此對離婚、對這段感情的想法外,也常常會勸勸雙方放下執念。我就看過家事法庭的法官,非常有耐心,仔細聆聽男女雙方對離婚、對即將終結的婚姻想法,當事人情感抒發後,有時候也比較聽得下法官比較中立的看法,最後同意彼此放手,同意離婚。

而在被告自己也要出庭的情況下,對於案情當然也要很了解,以免成為律師的「豬隊友」。

二、「事實」是當事人比較了解

律師雖然了解法律,但是對於案件的「事實」,仍常常會在訴訟過程當中,需要再與律師確認的,特別是對方提出的攻擊防禦方法,律師常常要再向自己當事人確認,例如:我方主張對方有家暴事實,訴請離婚,對方卻主張是因為我方外遇在先,而發生爭執……。這時候到底我方是否有外遇(或是否有外遇證據在對方手上),律師就可能需要再與自己的當事人確認。

三、和解需要當事人決定

隨著訴訟進行,雙方提出的證據越來越多,但也可能「邊打邊談和」,即使一開始有授權給律師和解金額,隨著訴訟的進行,當事人最好也請律師在談和解過程中,跟自己回報進度,也好跟律師一起評估我方是否要再退讓,以換得和解,減少敗訴風險;或是證據有利於我方,我方退讓空間可以小一些。

四、當事人也很專業,相輔相成

律師受的是法律訓練,對於法律以外的其他領域,通常比較不熟悉,雖然辦理工程案件的律師不用有土木技師證照,辦理醫療訴訟也不用有醫師資格,但倘若你剛好有該領域的專業,更可以放心「教」律師,大部分的律師也都會虛心受教,而具有專業知識的當事人,可以協助律師快速進入狀況,一定是有利於我方的。

五、結論

上面講的只是比較常見的原因,畢竟這是當事人自己的案子,律師盡心盡力,當事人卻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或許讀者會覺得難以想像,但這種狀況真的有!)也會讓律師懷疑自己是「為何而戰?為誰而戰?」委任後,常常與律師保持聯絡,跟律師溝通案情,會讓你對案件的掌握度更高,訴訟的進度與節奏也都能掌握,絕對比委任後將案件「丟」給律師的當事人,還要有機會打贏訴訟!

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四)如何挑選好的律師?

 

IMG_1640.JPG

遠雄海洋公園的海豚

 

肆、如何挑選好的律師

律師千千百百種,許多人一輩子可能就只上那麼一次法院,對於律師的挑選,常常會有選擇困難,以下提供幾個方式,給大家參考。

一、親友口碑

這或許是大家最常挑選律師的依據,畢竟自己信賴的親友推薦的律師,應該錯不了,而親友曾經跟某位律師有「走」完整個訴訟流程,對於律師的收費方式、訴訟風格、認真程度,應該是能夠有一定保證。因此,詢問曾經有過訴訟,或是有在經營公司、聘請法律顧問的親友,應該是一種方式。

但要注意的是,坊間有些司法黃牛自稱為「律師」,可以幫忙處理法律案件,但其實根本沒有律師資格,除了冒稱律師的人違反律師法要負擔刑責外,當事人自己的權益更是受到影響。因此第一步還是透過法務部的律師查詢系統或是向各地律師公會查詢,確認他是否有律師資格,即使是親友介紹的,還是先初步確認律師身份,比較穩妥。

二、律師過往承辦案件

現在資訊發達,司法院也會將判決放到網路上,透過查詢判決系統,以律師的名字搜尋,就可以大致知道律師過往常承辦哪一個類型的案件。雖然過往律師不像醫師有那麼明顯區分為「耳鼻喉科」、「婦產科」等「科別」,但是隨著社會分工越來越細,以及法律市場對律師專業程度的要求越來越高,目前不少律師也有朝向特定領域專攻的趨勢,像是區分為工程案件領域、不動產相關領域、刑事辯護領域等,從判決書系統,稍微瀏覽一下,律師承辦案件的類型也就一目瞭然了,這些資源包括:

司法院裁判書查詢系統

七法-法學資料庫

評律網

不需要細看過往律師的每一件訴訟,主要是大致了解律師承辦的案件類型就可以了,例如律師如果常常承辦工程案件,而你這件又是保固爭議,那律師當然會很快進入狀況,你也會比較放心。

三、律師的文章與著作

在網路上搜尋律師姓名,有時候會找出該律師過往發表在報章媒體、部落格或法學期刊的文章或著作,也可以大致知道律師對特定問題的掌握能力,尤其如果對於特定領域常常有文章發表在期刊,有可能他在這個領域也獲得同儕的認可。

或是不搜尋律師姓名,而是Google特定議題,如果跑出律師寫的文章(例如本部落格),也可以從律師的文章偏向哪一個類型,了解律師對該領域的掌握能力。

四、其他資訊

網路上還可能搜尋到律師的其他資訊,像是如果承辦過知名案件,則網路上可能有該律師的新聞,從律師的發言有時候也能間接了解律師風格,或是可以得知該律師是否常接相關案件,例如:重大刑案、政治人物相關此類案件,律師就比較常有機會上新聞。

另外,律師因為違反律師倫理規範,而受到「懲戒」,有時候也能從新聞或網路上查知,由於律師倫理規範,涉及當事人對律師的信賴問題,若律師有受過「懲戒」,最好也了解一下懲戒的原因,再決定是否委任。

五、實際諮詢體驗

當然,上面講的都只是間接了解律師的方式,最精準的還是實際諮詢體驗,透過與律師的接觸,從一開始的接洽過程,到當事人提供案情給律師,律師閱覽卷宗資料到提供反饋,當事人再與律師討論……整個過程當中,可以了解律師對「你這個案子」掌握的程度,律師是否用心,當事人應該也能感受得出來,因此,即使律師諮詢會收費,建議還是不要省諮詢費,花費一兩個小時的諮詢費,仔細在諮詢過程當中慎選律師,選到好律師,日後整個訴訟案件的進行也都會比較順利。

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三)律師的「幾成把握」?

IMG_1382.JPG

花蓮東大門夜市

參、律師的「幾成把握」?

許多人找律師諮詢時,喜歡問律師: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勝訴機率是多少?就像病人評估手術該不該做,也會問醫師手術成功率一樣。

法律(或者說是訴訟),屬於社會科學,有時候不像醫學統計一樣,會有相對精準的統計數字,像是「3.25%死亡率」這種統計。大多數時候,「勝算」、「勝率」是律師基於自己的知識與經驗,評估出一個大概,通常是評估這些事情:

 

一、我方主張法律上是否站得住腳

有一些當事人的主張,法律上並不承認,或是需要特殊條件才能成立,這時候就會認為勝率比較低,甚至勸當事人不要告。

比方說有些當事人主張自己的愛車因為出車禍而毀損,主張「精神慰撫金」,但是司法實務上並不承認「物品」毀損有精神慰撫金。

但像是之前我們有篇文章提到的,近來有法院判決認為「寵物」死亡,可以請求精神慰撫金,但或許這樣的看法還沒有成為實務普遍的看法,在評估就會保守些。

 

二、證物力道

有時候當事人認為自己的證據「很有力」,但是如果取得手段有問題(例如:竊錄第三人對話),法院可能會認為沒有證據能力,根本不能使用;或是有些證據尚未能證明為真實(例如:影印本或簽名的真正),也是律師評估勝敗的考量。

 

三、證人證詞

有些案件需要傳喚證人來作證,例如:請證人到庭作證是否有聽到被告罵原告,或是證人是否當時在場有見證契約的成立等等。

但是只要是證人,都要考慮到證人可能根本沒有意願到庭作證(即使法院可以透過罰金等強制手段要求證人到庭),心生抗拒,講的證詞未必就對我方有利。

或是年代久遠,證人的記憶未必很清楚;或是證人根本就是敵性證人,到庭後可能還需要詰問.;或是證人與現有證物無法勾稽起來…..這些也都是律師考量勝敗的因素。

 

四、鑑定報告

有些案件實務上需要有鑑定報告,法院或地檢署才好做出判斷,例如:主張買到海砂屋,要求解除買賣契約,需要有氯離子鑑定報告;或是像醫療訴訟中,主張醫師、醫院有疏失,通常也需要醫審會或其他醫療鑑定機構的鑑定報告,畢竟術業有專攻,法官、檢察官的專業是在法律,即使不少法院已經成立如醫療專庭或工程專庭,甚至有些法官、檢察官有第二專長,或是有法律以外的學位,也難以樣樣精通,此時鑑定報告所佔的角色就很重要。

 

五、訪視報告

另外,有些案件特別是家事案件,就離婚未成年子女監護權(親權)歸爸爸或媽媽的問題,考量小孩到庭陳述想跟爸爸或媽媽可能有不良影響,而且有些小孩年紀過小,到庭陳述也未必是小孩真意,加上小孩跟爸爸、男方親屬,或是小孩跟媽媽、女方親屬的互動,法庭上也看不出來,此時有賴社工師到小孩家裡訪視。訴訟期間如果小孩有時候住在男方家中,有時候住女方家中,也會做出兩份訪視報告,此類訪視報告,也常常影響法院決定監護權歸屬。

尤其有些訪視報告相當用心,除了小孩跟親屬互動會紀錄外,像是小孩是否有自己的房間、環境是否明亮舒適、小孩是否被要求收玩具等細節,訪視報告有時候也會寫,這類訪視報告幫助法官了解個案家中狀況,倘若案件一審已經有訪視報告,律師在評估上訴勝敗時也會考量此類關鍵資料。

 

六、前案的判斷

還有像是案件如果已經有前案的判斷,例如刑事附帶民事案件,雖然理論上刑事附帶民事案件,移送民庭後,民事法院的判斷,不一定會跟刑事一樣(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713號判例認為:「按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四條所謂,應以刑事訴訟判決所認定之事實為據者,係指附帶民事訴訟之判決而言,如附帶民事訴訟經移送於民事庭後,即為獨立民事訴訟,其裁判不受刑事判決認定事實之拘束。」)但是不少案件後案會引用到前案的資料與物證,也會影響到法官,比方說前案刑事已經認定被告駕駛車輛有過失傷害導致原告受傷,則在附帶民事求償時,就很難再推翻刑事的認定。

倘若刑事案件已經對某些事實有認定,則民事法院針對刑事法院已經調查過的證據、證人等,也會參考,或調取卷宗納為卷證資料,此時要再去推翻刑事的認定,可能就要特別針對不利的地方再去下功夫。

另外,有些前案是後案主張的基礎事實,例如,某甲認為配偶某乙婚姻出軌,並告某乙外遇對象某丙「侵害配偶權」,要求賠償30萬元。倘若法院也認定某乙有外遇,判決某甲勝訴,則日後當某甲與某乙在打離婚訴訟時,某乙就很難再否認自己有外遇的事實。

再例如法院認為某甲有家暴事實,發給某乙保護令,命令某甲不能再對某乙家暴;則日後甲乙因為離婚而訴訟,此份保護令也可能會在離婚訴訟中作為有力證據,認為某甲有家暴事實,要對婚姻產生破綻負擔比較大的責任。

 

七、法官、檢察官的辦案風格

律師有自己的訴訟風格,法官、檢察官的也會有自己的辦案風格,訴訟律師畢竟是常在法院行走的人,當然也會時常耳聞同道或自己的經驗,得知哪些法官對於證據的要求比較嚴格,或是比較遵守「無罪推定」原則,若案件已經起訴或開始偵查,在評估時,也常會把法官、檢察官的辦案風格納入考量。

 

八、其他

影響訴訟勝敗的因素非常多,上面提出的是比較常見的因素,其實不同個案都會有不同的考量,法律是社會科學,沒有任何一件個案是一模一樣的,同樣的車禍案件,也有不同的過失原因、損害賠償金額。甚至基於不同的訴訟策略,先告刑事、再告民事,或是刑事民事同時進行等…律師在評估時,都會考量進去,但是最終決定權仍在當事人手上(例如:律師覺得這件離婚訴訟能夠勝訴,但是當事人可能最後不想離婚了),但是,當事人在決定前,需要有充足的資訊,也就是要請律師仔細說明評估的內容後,就不明瞭處與律師討論,而後決定是否委任或是否提起訴訟。

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二)「審級」與「時數」收費

BAMAANBZU&RA TIERS.JPG

二二八和平公園

貳、審級與時數收費

一、前言

說完了諮詢收費,我們繼續談「審級」與「書狀」收費。

上一篇講的「諮詢」,通常是詢問律師案情,詢問律師法律上該怎麼進行,但若有些案件是需要訴訟,或是撰寫書狀,通常需要另外計費。

二、訴訟委任多以「審級」計算

通常訴訟都以「審級」為主要的計費單位,比方說民事案件,第一審(地方法院),判決之後,不論我方勝訴或敗訴,從案件起訴到地方法院法官下判決,這樣算是一個「審級」。而倘若我方勝訴,對方上訴到民事第二審(通常是高等法院,簡易案件二審仍在地方法院合議庭),則案件就會從地方法院移到高等法院,倘若希望原本的律師繼續幫忙處理,則需要另外與律師談二審的律師費是多少錢。

刑事案件,通常也是以第一審、第二審、第三審作為審級單位,刑事案件在起訴前的偵查程序(地檢署),也會認為是一個審級。因此要對他人提告刑事犯罪,偵查階段委託告訴代理人,請律師幫忙提告,到地檢署偵查終結,檢察官起訴(或不起訴或緩起訴)為止,算是一個審級;而倘若我方不是提告的告訴人,而是被告,則偵查階段委託辯護人,請律師幫忙辯護,到地檢署偵查終結,檢察官起訴(或不起訴或緩起訴)為止,算是一個審級,至於案件若起訴後到了地方法院,就要另外委任。

三、也有訴訟以「時數」計算

上一篇 我們說到,律師工作付出時間,因此也有律師打官司是以「小時」計費的,例如:今天與當事人開會討論2小時,明天撰寫書狀4小時,後天開庭時間2小時,這樣就是8小時則從案件開始委託到結束委託(例如這一「審級」結束),結算律師花費幾個小時,來計算律師酬金。

四、以「審級」或「時數」計算,哪一個有利?

那以審級或時數收費,哪一個對當事人有利呢?各有優點。

以審級收費,當事人可以評估這個案件打到一個初步的結果(地方法院判決,或是檢察官起訴、不起訴、緩起訴),算是一個階段,在這個階段中,與律師開會、請律師寫書狀、出庭,都不會再額外計價,因此有時候案件因為案情較複雜或是因為某些因素開了好多庭(例如:法官調職,換新的法官有時候會使整個訴訟方向都變更,新的法官認為應該還需要傳喚證人或調取資料,訴訟就不會這麼快終結),但因為都屬於同一個審級,因此即使案件需要再多開庭、當事人也不需要再另外支付更多金錢。

反之,倘若案件委任看師後,律師介入協商,讓兩造和解,連官司都不用打甚至開庭只開過一庭,該審級的律師費也不會退還,有些當事人會覺得「虧大了」,感覺律師沒做什麼事,案件就終結了。但律師倘若能夠發揮法律上的專長,協助兩造當事人和解,節省下當事人的時間、勞力,其實不能認為「律師費多花了」,反而應該感謝律師努力促成和解,節省下時間。

至於以「時數」收費,對當事人而言,當然是會覺得「做多少工作,付多少錢」,計算上律師幾個小時工作,就付多少錢,比較不至於讓當事人覺得律師「做這麼少,律師費收這麼高」,但是缺點就是案件倘若「開花」,案情變得複雜或因故延滯好幾年,則當事人不容易抓打官司的預算,有些案件一打就是好幾年,要按照「時數」計費,一般當事人可能吃不消,通常是法人客戶如政府單位或公司,比較多請律師以「時數」計時收費。

五、書狀費用

有時候案件不一定要打官司,可能只是希望律師幫忙撰寫書狀,當事人自己去開庭;或是希望律師幫忙發律師函、存證信函;通常就會以「件數」計算,例如一封存證信函收費多少錢。

六、可以不付錢用「後謝」嗎?

有些當事人會問:可否先不付律師費,等訴訟贏了之後「讓律師抽」呢?

一般民事案件是可以跟律師約定好從勝訴金額中抽幾成金額,當作律師酬金的,例如請律師打贏工程訴訟,從勝訴工程款一定成數當作律師費。

但是像家事案件(例如離婚)、刑事案件(律師代理告他人犯罪,或是擔任辯護人),以及少年案件,因為公益性質考量,依據律師倫理規範第35條:「律師應對於委任人明示其酬金數額或計算方法。律師不得就家事、刑事案件或少年事件之結果約定後酬」。

因此,約定後謝不是不行,但是必須看案件類型喔。

七、結論

無論如何,律師的收費方式,沒有哪一種一定比較好。請律師評估案件大致要花多少時間、開多少庭後,視自己的需求與預算,與律師討論收費方式,並明確記載在契約中,以後也比較不會有爭議。

 

附錄:台北律師公會的收費參考標準

台北律師公會針對律師的收費,於公會章程中有一個參考標準,但這只是「參考」,讓當事人在與當事人討論費用時,能夠有一個基礎,基於律師不同的資歷、名氣、辦案風格等,律師倘若收得比這個標準低或高,都是可以的。

 

台北律師公會章程

第七章 酬  金

第廿九條

會員受當事人之委託,辦理訴訟案件及其他法律事件,收受酬金得參考左列三種方式及標準,以契約定之。

(甲)分收酬金

1.討論案情每小時新台幣捌仟元以下,但案情複雜或特殊者,得酌增至新台幣壹萬貳仟元。

2.到法院抄印文件或接見監禁人或羈押人,新台幣壹萬貳仟元以下。

3.撰擬函件新台幣貳萬元以下。

4.出具專供委託參考之意見書及其他文件,每件新台幣捌萬元以下。

5.出庭費每次新台幣貳萬元以下。

6.各審書狀每件新台幣伍萬元以下。

7.調查證據每件新台幣伍萬元以下。

8.赴台灣台北地方法院管轄境外,辦理當事人委託事項者,除依各該款之標準外,得酌增加百分之五十。

(乙)總收酬金

1.辦理民事案件第一第二第三審收受酬金總額,每審宜新台幣伍拾萬元以下,如訴訟標的金額或價額在新台幣伍佰萬元以上者,其酬金得增加之,但所增加之金額每審不宜逾訴訟標的金額或價額百分之三。

辦理民事調解事件、民事執行事件、民事抗告事件,各比照民事各審總收受酬金標準收費。

2.民事非財產權之訴訟,每審宜新台幣伍拾萬元以下,但案情重大者,其酬金得增加之,但每審所增加之金額不宜逾新台幣貳拾萬元。

3.辦理刑事案件第一第二第三審收受酬金總額,每審宜新台幣伍拾萬元以下,如案情重大或複雜者,酬金得增加之,但每審所增加之金額不宜逾新台幣柒拾伍萬元。

4.辦理刑事非常上訴案件,比照前款第三審總酬金標準收費。

5.辦理民、刑事再審案件,比照第一、三款收費標準。

(丙)按時計算酬金

按工作時數計算酬金者,每小時收費宜新台幣捌仟元以下,但案情複雜或特殊者,得酌增至新台幣壹萬貳仟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