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法

喪葬費用(下)—喪葬費用中,哪些項目可以請求?

一般喪禮常見的墳墓、移靈、抬棺等費用,法院會准許請求。
一般喪禮常見的墳墓、移靈、抬棺等費用,法院會准許請求。
 
前一篇我們提到很多喪葬費用的項目都被法院剔除,認為不應該由肇事者負擔,那到底有哪些是可以請求的?當然還是有的,以下也是直接用判決做舉例。

 

二、 可以請求的項目:

(一)最高法院民事判決84年度台上字第1626號:「查死者家屬依習俗,請法師為死亡者誦經超度,目前已成為葬禮告別式中所常見,如近年發生之大陸『千島湖船難』、『名古屋空難』皆見法師為亡者誦經祈福,甚至舉行誦經法會,此項儀式既已為葬禮所常見,已成社會習俗,其支出自為必要之殯葬費用。又花山式堂係葬禮中搭蓋作為擺設靈堂、鮮花,做為告別式場用。此部分支出亦屬必要之殯葬費用。


(二)另一個判決就更經典,該案的爭點就在於死者在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99年度上更()字第4號民事判決中,被告就針對原告提出的附表(喪葬費用)中幾個項目提出質疑,認為不屬於必要的項目,法院也一一回應,我們剛好可以透過這個判決來看法官認為哪些屬於必要的。

1.   喪葬費部分:查死者家屬請法師為死亡者誦經超度,成為葬禮告別式中所常見,且已成為社會習俗的一部分,其支出在適當之範圍內,自為必要之殯葬費用。又花山式堂係葬禮中搭蓋作為擺設靈堂、鮮花,做為告別式場用,此部分支出亦屬必要之殯葬費用(最高法院九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二七七九號、九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一四二七號、八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二九五號、八十四年度台上字第一六二六號判決意旨參照)。


2.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五冷凍櫃基本費用與編號三遺體冷凍櫃係重疊編列云云。惟查,附表編號五係指租用冷凍櫃之基本費用,而附表編號三之遺體冷藏櫃係指每日使用之租金,二者核屬不同性質項目,應非重疊計算,且亦屬必要費用。


3.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七三寶佛靈堂費用與編號六喪家佈置費用係重疊編列云云。惟查,附表編號七之三寶佛靈堂係為被害人供人祭拜之靈堂,倘無設置,則前來悼念之人即無法上香祭拜。而附表編號六之喪家佈置係指除三寶佛靈堂外之喪家擺設之其他佈置,二者並不相同,亦無重疊計算之虞,應屬必要費用。


4.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十二放板人員費用與附表編號十一入殮人員費用係重疊編列云云。被上訴人則主張放板人員為運棺至喪家之人員,運抵後再由家屬接板,按習俗為喪葬之必要費用等語。經查,習俗上入殮係指「將死者屍首放入棺木內」,而放板則指「運送棺材到喪家」,該等人員之職務確係不同,故上開人員之費用並非重疊計算,亦屬必要費用。


5.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十三棺木費用十六萬八千元,參酌法務部頒布犯罪被害人補償事件殯葬費項目金額參考表,應予酌減合理數額以免浮誇不符行情等語。被上訴人則主張金額過高之事實應由上訴人負舉證責任。經查棺木確為收殮、埋葬之喪葬費必要費用,……然參酌當地之喪禮習俗,被上訴人上開請求亦屬過高,應予酌減為八萬元,逾此部分之請求即不應准許。


6.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十七訃聞一百張三千元、編號十九文具用品二百元之費用,計三千二百元,並非收殮、埋葬之費用,況另有奠儀供其支付,應由喪家自行吸收云云。……經查,訃聞並非屬於喪家回贈祭者奠儀之禮儀,而治喪期間收其支出及收訃亦需文具用品紀錄,而奠儀乃喪家親友表示哀悼之意,此等奠儀不能解為係為加害者之利益,是上訴人抗辯有奠儀之收入供被上訴人支用,即認被上訴人不得請求其賠償損害,容有誤會。是本院斟酌當地喪禮習俗確有必要,且與被害人身分、地位及生前經濟狀況並非顯不相當,依前揭說明,上開三千二百元之支出均應列入喪葬費用,應予准許。


7.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二十一禮生二名共四千元之費用,並非收殮、埋葬之必要費用云云。按禮生人員係為告別式協助前來悼念之人接香、獻花獻果之人,為告別式所必要編設之人員,本院認為禮生人員確為喪禮習俗上有必要……8.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二十五鮮花設場費用共計四萬元,並非收殮、埋葬之必要費用云云。惟花山式堂係葬禮中搭蓋作為擺設靈堂、鮮花,做為告別式場用,屬必要之殯葬費用……9.   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二十八國樂費用一萬八千元、編號二十九樂隊費用一萬四千四百元、編號三十大鼓費用一萬元,均非屬收殮、埋葬之必要費用,應予刪除等語。……又樂隊於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殯葬費項目仍列為其中之一(該表編號二十),並參酌前揭最高法院判決意旨,樂隊費用一萬四千四百元之支出應屬必要,而應准許。另國樂及大鼓部分,既已有樂隊之支出即無必要,應予剔除。


10.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三十八移靈人員費用四千元與編號三十七抬棺人員一萬四千四百元係重疊編列云云。經查,「移靈」係指將亡者之遺體由家中移至告別式現場,而「抬棺」係指將亡者之遺體由告別式現場移至靈車,及由靈車移至火化場或墓地,該等人員之職務確係不同,故上開人員之費用並非重疊計算,且屬所必要費用……11.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四十經用人員費用二千元與編號二十七功德誦經費用六萬五千元係重疊編列云云。然經用人員乃葬儀社為協助喪家處理喪事雜務之人員,與功德誦經係誦經之用,並不相同,應認係當地喪禮習俗所必要,且與被害人身分、地位及生前經濟狀況並非顯不相當,亦應列入喪葬費用,而應准許。


12.上訴人抗辯附表編號四十二墓地費用二十萬元偏高,且被上訴人並未提出收據以示其確有支出該筆項目等語。被上訴人則主張附表編號四十二之「墓地」費用應係建築整個墳墓(墓園)的費用,而非買地之費用,此乃埋葬亡者之墓園費用,且被上訴人業已實際支出,不得刪除等語。查被害人之墳墓(墓園)長三.二五公尺、寬一.四四公尺,合計四.六八平方公尺,有上訴人提出之墓園照片二幀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一0四頁),並為被上訴人所不爭執,堪信為真實。雖被上訴人提出宗巖禮儀商行九十七年二月一日之免用統一發票收據(見本院卷第九十一頁),主張其已支出建墓費用二十萬元。上訴人則以法務部頒布「犯罪被害人補償事件殯葬費項目金額參考表」為據,抗辯被上訴人上開主張之金額過高。惟上開標準係在九十年三月一日所訂定,距本件事故已有七年之久,且本件係屬車禍案件,應參考行政院金管會於九十四年五月五日公告之「強制汽車責任險殯葬費用項目及金額表」列計較為合理,而該表編號第二十八營造墳墓列計為六萬元,故本院認應將此部分之金額酌減為六萬元,逾此部分即無必要,不應准許。

三、喪葬費用的核心是收斂、埋葬

 綜合而言,法院主要還是以收斂、埋葬為費用之核心範圍,而相關連之喪葬費用,考量社會風俗,法院認為過於奢侈的,予以否准;但一般喪禮常見的墳墓、移靈、抬棺等費用,准許請求。
不過像是誦經與樂隊,算是比較有爭議的,從上面的判決,可以看出有認為功德誦經與樂隊,到底是不是必要費用,法院沒有一定標準,或許這也跟個案當中的費用多寡有關,畢竟法院在斟酌是否准許時,難免考量個案當中的種種狀況(例如:雙方財力狀況等),這兩篇列出來各項目,算是一個參考,實際在個案當中,項目也不是一定相同名目,就死板板有一定標準的。
民事法

喪葬費用(上)—喪葬費用中,哪些項目不能請求?

被法院認為不需要的喪葬儀式是無法索賠的
被法院認為不需要的喪葬儀式是無法索賠的

一、喪葬費用的規定

依據民法第192條第1項規定:「不法侵害他人致死者,對於支出醫療及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用或殯葬費之人,亦應負損害賠償責任。」這最常發生在車禍案件,因意外撞死人之後,死者家屬以此條規定向肇事者請求喪葬費用之損害賠償。

繼續閱讀 “喪葬費用(上)—喪葬費用中,哪些項目不能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