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接社區的公電插座算是竊盜嗎?

南港公園

一、前言

社區的公共空間會有插座,過往曾經發生過有人把社區公共空間的電,用延長線,私自接到自己住處,這算是竊盜嗎?

二、社區的電屬於社區所有,竊電也是竊盜

社區公設用電電源屬於社區全體住戶所有,設若私接插座使用,依據刑法第320條第1項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刑法第323條規定:「電能、熱能及其他能量,關於本章之罪,以動產論。」,是以刑法上將電能視為動產,竊取電能等同於竊取動產,觸犯竊盜罪。(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8年度簡字第1895號刑事簡易判決、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8年度審訴字第634號刑事判決,均是竊取電能而判處竊盜罪案例參照)

三、結論

社區的公電屬於全體住戶所有,可以做為公共使用,但若私自接延長線到自己住處,則會構成竊盜罪。

律師教蒐證(十七)噪音有多吵?—談證據的客觀、具體

TIME 46.JPG

明曜百貨 湯姆熊

一、前言

今天講蒐證(舉證)的「客觀」、「具體」。訴訟雙方總是有各自的主張想要讓法官知道,所以大家都知道蒐證、舉證的重要,但是,你知道證據也要盡量「客觀」、「具體」嗎?

二、噪音有多吵?

以提告鄰居有噪音為例,可以對鄰居主張人格權受到侵害,而請求賠償。但是鄰居的聲音「很大聲」、「吵得我睡不著」,並不是客觀、具體的證據。

像是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08 年度簡上字第237號判決,原告之所以提告鄰居有噪音而敗訴,是因為法官認為:「惟居住安寧之人格法益旨在維護符合人格尊嚴 的生活環境,且噪音係主觀性感覺,感受程度因個人身心理狀況而異,故聲響是否屬噪音,是否已達侵害他人居住安寧,其要件上須超越一般人社會生活所能忍受之程度,且情節重大,始能賦予被害人請求賠償非財產上損害之權利,非單憑當事人主觀喜惡或感受為認定。本件上訴人就此雖於原審 提出錄音光碟為據,然參諸 [噪音管制標準] 對於噪音測量儀器、測量高度、噪音計上動特性之選擇、背景音量之修正、測量地點及與建築物牆面線之距離等項目均有細部規定…( [噪音管制標準第3條參照),上訴人自行錄製聲響顯未合於環保署檢測聲音分貝之專業規定,自無從判定現場聲響之實際分貝為何;況錄音裝置所收錄之聲音嗣後再經其他機器播放, 可能導致原聲音音量大小失真之情形(於調整播放機器之音量控制鈕後,所得之音量即隨之改變),亦無法判斷現場實際聲響之音量高低究竟為何,尚難單憑上開光碟內容即推認該等聲響業已逾越住宅區…,及一般人生活所能忍受之程度,而達情節重大該當於侵權行為之成立要件,是上訴人以自行蒐證側錄之錄音光碟內容,欲證明被上訴人於該日敲打鐵門所製造之聲響已影響其居住安寧及健康云云,要無足取。」

也就是說,法院認為原告自己錄音,但是再放出來的聲音,已經改變,無法知道現場實際音量大小,也無法套用到環保署規定的分貝數值,這份錄音證據就難以說服法官。

 

三、環保局的噪音測量—客觀、具體

而在另一個案例中,原告提告勝訴,他的方法我們可以參考。在該案中,法院就以:「查環保局於107年7⽉7⽇起迄108年3⽉15⽇間因受理原告陳情被告有噪⾳污染情事,派員至原告系爭2樓房屋測量被告所在系爭1 樓房屋所發出之⾳量,經量測結果有超過該時段管制區低頻噪⾳管制標準值之部分…..107年7⽉7 ⽇稽查概況:於陳情⼈居住場所指定地點,量測低頻均能⾳量值已逾噪⾳管制標準,依法告發,並諭令業者於107年8⽉6⽇19時01分前完成改善(2)107 年8 ⽉9 ⽇稽查概 況:會同於陳情⼈之⽣活起居地點量測低頻⾳量39.7分⾙, 背景⾳量31.0分⾙,修正後⾳量39.1分⾙,已超過噪⾳管制標準值,依法告發並按次處罰……可知系爭1 樓房屋於上開期間,經環保局認定場所、設施等物發出之音量超過噪音管制標準,違反噪音管制法之規定,依法予以告發裁罰者共計14次之事實,堪以認定。……本院衡酌上開管制 標準係主管機關為落實噪⾳管制法維護國民健康及環境安寧,提⾼國民⽣活品質之⽬的所制訂,應已考量國民健康及環境安寧,並依據所在位置之環境,斟酌轄區內噪⾳狀況劃定各類噪⾳管制區及管制⾳量,故適為聲⾳對⼈民居住安寧影響之依據,依前揭量測結果,可知被告發出之聲響不僅於原 告之房屋內均可聽聞並已逾越當地管制標準,且非短暫、偶 發⽽得容忍或忽略者,⽽具有長期性、持續性,對居住於系爭1 樓房屋樓上之原告,已使其無法適當休憩、長期以來⽣ 理與⼼理均蒙受重⼤痛苦與壓⼒,⽽超越⼀般⼈社會⽣活所 能容忍之程度,並影響原告⽇常⽣活之居住安寧,⾃屬⾜以 重⼤影響原告居住安寧之侵害,侵害原告之⼈格法益情節並 非輕微。」

你看,有中立的第三方—環保局做測量,有符合法規的測量方法,不至於讓法院懷疑你刻意放大音量,也有具體的分貝標準,是不是就能夠讓「噪音」這件事情,等於有環保局幫你背書,也比較容易說服法院了呢?

三、舉一反三:臭味、油煙

其實不止噪音,像是鄰居的臭味、油煙,也能透過環保局進行測量;或是在其他情況,只要你能想到找一個客觀的政府機關或中立單位,能夠協助你讓證據的呈現更客觀,都不妨在訴訟前先進行這方面的蒐證。

四、結論

蒐證時,要想到證據該如何「呈現」給法官,尤其是證據要有客觀、具體的數據,測量方法也要讓法官可以接受,不妨找中立第三人「幫」你蒐證。

社區能夠決議讓違規住戶罰錢嗎? 

社區可以制定罰款決議或罰款規約,但若金額過高,會被法院酌減。
社區可以制定罰款決議或罰款規約,但若金額過高,會被法院酌減。

不少社區會透過規約或區分所有權人決議,規定社區內不能養寵物、不能違規停車、不能亂丟垃圾,否則要罰處XXX元的罰款,這樣的社區決議或規約,有法律效力嗎?

 

目前實務見解分成幾個看法:

(一)可以,但是需要全體住戶都同意才行(如臺灣台北地方法院 99 年度 北小 字第 705 號民事判決)

又法律保留原則參照憲法第23條及中央法規標準法第5 條規定,乃指關於人民權利、義務等重要事項,國家非有法律之明文,不得予以規制之情形而言。是以,限制人民權利需基於法律或法律授權命令,始得為之;而私權關係中,一方當事人不合理擴張權利,恐損及他方當事人權利,倘肯認私人團體以多數決決議方式制裁他造少數人,將無啻認同法治社會下有私人執法可能。故公寓大廈規約決議事項,若涉及限制區分所有權人全體權利者,須於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或其他法規授權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得以決議為之者,始可以決議制定規約加以規範;除該等決議內容獲得全體區分所有權人同意,可認為意思表示合致,具私法自治、契約性質外,尚不得由區分所有權人會議以多數決方式,強行課與未出席會議者法律所無之義務。

筆者認為這樣的見解,值得再斟酌。因為現在工商社會,大家生活作息都不相同,對於社區事務,也未必人人都關心,要讓全體區分所有權人都同意,才能制定罰款的規約或決議,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實際上等於在這樣的見解之下,所有的罰款決議都不會有效力了。況且,假若堅守必定要全體區分所有權人同意,才能避免法院提到的「私人團體以多數決決議方式制裁他造少數人,將無啻認同法治社會下有私人執法可能。」假設一個案例:全體住戶終於都出席,也終於都全體決議通過:社區住戶偷養寵物要罰款1000元,但假若有區分所有權人搬家,新來的住戶勢必未曾參與先前制定的決議,則該決議對新住戶依此見解,當屬無拘束力,但似乎仍對似乎仍對舊住戶有效?一個決議確分成「一國兩制」徒增困擾,且難以執行。

 

(二)可以,而且可以多數決為之即可。(如臺灣士林地方法院 99 年度 小上 字第 11 號民事判決 )

又區分所有權人會議之決議係多數區分所有權人經由集會之方式,由同一內容之「多數」意思表示合致而成立,性質上屬法律行為中之合同行為(協同行為)。合同行為依法律規定或當事人先前約定之要式做成決議,對不同意之區分所有權人亦具有拘束力。是區分所有權人會議所做成之「罰款」決議,包括上訴人在內之區分所有權人,縱有反對者,仍受拘束。至於原判決並認系爭決議對於違反社區規約之違規停車者予以罰款之規定,具有類似違約金性質,而類推適用民法第252 條規定,將被上訴人請求金額予以酌減,駁回被上訴人部分請求,乃以合同行為類推適用契約之效果,而為酌減「罰鍰」之有利於上訴人之認定(如認合同行為不能類推適用契約違約金酌減之效果,則被上訴人應依上訴人之請求全額繳納),法理上並無不妥,上訴人指摘原判決此部分為違法,難認有據,亦乏上訴之利益。

法院認為不但可以決議罰款,而且不必全體住戶都同意,只要多數決就可以。不過法院也強調,假若罰款過高(例如住戶偷養寵物被抓到,則罰款一百萬元繳給社區作公共基金,這樣的罰款,明顯過高),法院還是可以酌減罰款的。

筆者認為這樣的看法,值得贊同,能夠顧及社區有罰款決議或制定罰款規約,以管理社區之必要,又能夠在極端罰款過高情況,由法院予以作最後把關,比較折衷。近來如臺灣士林地方法院 96 年度小上字第 27 號 民事判決,也採類似臺灣士林地方法院 99 年度 小上 字第 11 號民事判決的見解。未來設若法院能朝此方向判決,罰款規約與決議的制定,應會更有法律基礎。

 

 

可以用問卷方式取代區分所有權人決議嗎?

管委會以問卷「徵詢」區分所有權人的「意見」,應無不可,但是要「在區分所有權人會議中」發放問卷回收,則必須要公開查驗,比較穩妥;然而要完全不開區權會,徑以問卷回收之方式,應是會被法院打槍了。
管委會以問卷「徵詢」區分所有權人的「意見」,應無不可,但是要「在區分所有權人會議中」發放問卷回收,則必須要公開查驗,比較穩妥;然而要完全不開區權會,徑以問卷回收之方式,應是會被法院打槍了。

現今都市叢林裡,公寓大廈林立,鄰居之間常常彼此不認識,見了面都不一定會打招呼,而工商業社會,彼此生活作息也都不一定,要把大家都聚集起來開區分所有權人會議,更是難上加難。

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31條規定:區分所有權人會議之決議,除規約另有規定外,應有區分所有權人三分之二以上及其區分所有權比例合計三分之二以上出席,以出席人數四分之三以上及其區分所有權比例占出席人數區分所有權四分之三以上之同意行之。

要達到讓大家一起來開會,還要達到這麼高的共識,真是相當不容易,即使規約將決議門檻降低到二分之一出席、二分之一同意,時常也是達不到決議門檻。

因此,有人想出了用問卷調查的方式,請大家填寫問卷後回收,來取代區分所有權人決議,這樣可以嗎?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98 年度訴字第 998 號民事判決提到:「查原告主張系爭會議關於法定停車位整頓計畫案之決議方式,係以發放問卷方式為之,未當場進行表決,且未以公開方式查驗問卷結果等情,為被告所不爭執,並經本院當庭勘驗系爭會議召開過程之光碟,製成勘驗筆錄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215頁),堪認原告上開主張為真實。又表決權之行使,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無明文限制其方式,而按表決屬區分所有權人為形成多數人意思表示一致之方法,有關表決之方法,除法令另有強行規定外,只要能達成上開多數決議即可,是系爭會議以問卷方式作為表決權之行使方式,雖非當然違法,然問卷結果之查驗對於系爭決議結果影響甚大,自應以公開方式為之,以確保公平性,惟查本件系爭決議之決議方法,係以會後收回問卷方式為問卷結果之查驗,並未於系爭會議中以公開方式查驗問卷結果,業如上述,從而,系爭問卷結果之查驗過程非公開透明,而無從確知系爭決議之公佈結果,是否即為各區分所有權人之表決權行使之結果,其決議方法自難謂適法,則原告主張系爭決議之決議方法違法,尚非無據,堪以採信。……綜上所述,原告本於民法第56條第1項規定,請求系爭決議應予撤銷,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因此,依據這個實務見解,認為用發放問卷的方式,法律上並不是不行,但是必須要就回收的問卷公開查驗,以確保公平。

換言之,法院認為公寓大廈管理條例對於表決的方式並未限制一定要用什麼方式,其實問卷的回收,也可以當作是一種表決,畢竟舉手表決跟以問卷表決,意思應該是一樣;但是舉手表決畢竟大家可以知道同意數與反對數,可是問卷的回收沒有公開查驗,也就難免可能發生被人動手腳的情形。

筆者認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98 年度訴字第 998 號民事判決的判決值得贊同,並沒有拘泥於表決一定要透過舉手或實務常見的書面投票方式,而是將問卷回收也認為是表決方式的一種,並且以公開查驗作為條件。

不過,這樣的看法是否就代表司法實務見解承認問卷可以取代決議,恐怕要更仔細探討。因為在這個判決的個案中,區分所有權人大會仍然有舉行,只是在表決時,以問卷回收的方式回收來確認決議比數;假若今天是區分所有權人大會根本沒有舉行,只是由管委會挨家挨戶發放問卷後回收,就說已經作成「區分所有權人決議」,恐怕法院就不會買帳了。況且,這個判決是否是司法實務穩定見解,恐怕還要再持續觀察有無其他案例。

總結來講,管委會以問卷「徵詢」區分所有權人的「意見」,應無不可,但是要「在區分所有權人會議中」發放問卷回收,則必須要公開查驗,比較穩妥;然而要完全不開區權會,徑以問卷回收之方式,應是會被法院打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