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法

勞動能力減損與鑑定

山上用鏟子挖土

一、勞動能力減損的意義

在車禍案件或是傷害案件,除了醫藥費與住院費用外,常常會遇到的一項損害賠償項目是「勞動能力減損」,意思是當事人因為對方的傷害(車禍撞到或是毆打致傷),導致身體有一部分機能受損,影響日後工作能力,這部分的損害,在司法實務上可以量化為金錢賠償,就是「勞動能力減損」的損害賠償。

最明顯的例子像是鋼琴老師因為車禍而手指頭永久受傷,導致日後彈琴受到影響,或是職業運動選手因為車禍而導致日後職業生涯受到影響。當然,在一般白領或藍領,也有可能因為受傷,而導致日後工作能力受到影響,例如坐辦公桌的因為車禍而日後無法久坐,或是工地工人因受傷而無法搬重物,這些都算是勞動能力減損。

二、勞動能力減損的認定方式

目前司法實務對勞動能力減損的認定,大多是透過醫院,特別像是台大或成大這樣的教學級大醫院,會請當事人到醫院就診,並且評估當事人本來的工作性質後,衡量傷勢與日後影響,給出一個勞動能力減損的「比例」,例如勞動能力減損40%,法院通常依據這個數字,計算勞動能力減損。

例如,小明35歲車禍前月薪本來是5萬元,但是車禍後勞動能力減損40%,則相當於月薪會從5萬元變成3萬元,所以小明的勞動能力減損金額每月為2萬元,計算到小明65歲法定退休年齡,尚有30年,則每一年小明等於損失24萬元,未來30年相當於損失24萬元x30年=720萬元。(司法實務上會以「霍夫曼計算法扣除利息」,這裡只是提供一個大概的數字金額)。

三、勞動能力減損的爭議

實務上勞動能力減損,因為是計算到法定退休年齡,常常是求償金額中最大項的一項,因此爭議也很大,包含鑑定時傷勢是否穩定(傷勢若不穩定,鑑定就會失準),以及鑑定時評估的工作內容是否準確。

另外像是當事人原本月薪的認定是否過高或過低,例如車禍前曾經有好幾份正職工作,但最近的一次工作是因為要照顧重病的家人而換成半正職的工作,則原本月新的認定應該如何計算,也會有爭議。

最高法院 61 年台上字第 1987 號民事判例就提到:「身體或健康受侵害,而減少勞動能力者,其減少及殘存勞動能力之價值,不能以現有之收入為準,蓋現有收入每因特殊因素之存在而與實際所餘勞動能力不能相符,現有收入高者,一旦喪失其職位,未必能自他處獲得同一待遇,故所謂減少及殘存勞動能力之價值,應以其能力在通常情形下可能取得之收入為標準。」

四、結論

勞動能力減損的認定,時常是車禍求償案件中最大金額的項目,也會是最大的爭議來源,而鑑定出來的結果,會影響法院的判決,因此在鑑定前、後,就鑑定機關的選定、鑑定結果的評估等,都要特別注意,建議就此部分還是尋求律師的協助為宜。

 

 

 

刑事法

收到法院、地檢署傳票怎麼辦

附件3 傳票範例 北檢
臺北地檢署傳票

一、先確認寄傳票的單位是誰

收到傳票,要先確認是誰寄給你的,是地檢署還是法院?再來要看你的身份,可以看到「被傳人」身份,是刑事的告訴人、被告還是證人?民事的也會有原告、被告與證人。

二、再確認案由

再來要確認案由,特別是刑事偵查案件,因為偵查不公開,也不能閱卷,就要看能不能從傳票上的案由中大致知道是哪一件事情,比方說刑事就會有「詐欺」、「背信」、「傷害」等案由,不論你是告訴人、被告、證人,都要先大致想一下檢察官可能會問什麼,特別是被告,面對國家的追訴,到庭之前,還是找律師諮詢一下比較好。

至於證人,也有不少是檢察官問完話、證人做完證後,檢察官認為證人有犯罪嫌疑,當庭從證人轉換為被告的。因此也不要因為覺得自己只是證人,絕對「不會有事」。

 

三、電話求證是否為詐騙的方法

另外,現在詐騙集團很多,但是大家收到傳票還是不要掉以輕心,不要以為想不起來案由就認為是詐騙集團,像是刑事證人無正當理由不到庭,是會被罰錢甚至拘提的。

那怎麼確認是不是詐騙集團呢?

大家可以看到傳票上會寫案號、股別,股別就是承辦單位,法院跟地檢署的股別就是一個單位,按照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這樣作為單位的名稱,地檢署一個股別就是一個檢察官配一個書記官,法院是一個法官配一個書記官,每一個股別會有他們承辦的案件。案號就像是那個案件的身分證,收到傳票可以打電話去跟「那一個股」的書記官確認是不是有這一件,何時開庭。

當然如果是詐騙集團,可能上面留的電話也是假的,打電話去根本就是假的書記官,因此,謹慎起見,請收到傳票時,上網查詢法院或地檢署的電話而非照上面的電話打去確認,否則對方是詐騙集團,也留下假的「確認電話」,打去可能剛好被騙,所以建議求證電話另外在網路上查詢會比較好。

 

四、結語: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收到傳票,請小心求證真假,並且與律師詳細討論,以免因為一時疏忽,而講錯話,特別是我們之前有提過的「案重初供」

「案重初供」?法院究竟怎麼看?

https://hugolawyer.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6.html 

雖然現在已經比較少法院這麼堅守「案重初供」,但倘若前後所述不一,總是會讓人質疑可信度,因此在第一次到庭陳述前,就應該先把整個訴訟或可能的訴訟,先有初步的構想,屆時才不會怎麼凹也凹不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