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說我門口的監視器侵害隱私,合理嗎?

IMG_7033.JPG
合興車站(愛情火車站)

一、前言

不少人都會在自家門口裝監視器,作為防賊的方式,有些時候則是門口常常被亂丟垃圾或煙蒂,希望裝監視器,好達到「嚇阻」作用,減少被亂丟垃圾的機會。

但是,如果鄰居說你家的監視器對著他們大門拍,要求你拆除,合理嗎?

二、樓梯間裝監視器,法院認為侵害隱私權的例子

我們直接用影片看這個案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M4qwPAcgNg

在這個新聞中,法院認為樓梯間裝監視器,侵害鄰居的隱私權,判決要拆除,還要裝設者賠鄰居四萬元。

三、「合理的隱私期待」是什麼?

裝監視器的一方,會說:我有裝設監視器的自由、目的為了防範宵小。

但是以鄰居的立場,對面監視器每天對著家門拍攝,每天幾點上班、幾點下班,都被人家監視器拍到,甚至週末帶幾個朋友來家裡小酌,也全部都在對面「監控」範圍,一定很不舒服。

那法院怎麼判斷?法院用的標準是–「合理的隱私期待」。舉例來說,進出銀行辦事,銀行監視器對著街上拍攝,路過的行人雖然都會被拍到,但是大庭廣眾之下,比較難說有「隱私權」,就沒有合理的隱私期待。

當然,另一種情況是手機對著人家拍,這是肖像權的問題,可以參考我們之前的文章https://hugolawyer.wordpress.com/2018/04/07

大庭廣眾之下,當然如此,問題是樓梯間或是社區內,到底可不可以裝設監視器呢? 法官在個案中,會審酌該裝設地點、拍攝角度,來決定是否有「合理隱私期待」。

像是:

新北地院103年度簡上字第404號:「然本件爭執之監視器,係裝設於上訴人住所大門上方角落處,鏡頭面向公寓大廈樓梯,並未直對被上訴人住處,攝錄範圍未包含被上訴人住處大門,足認被上訴人住處內之非公開活動,並未因此受到侵害。參以公寓大廈樓梯間乃周圍住戶等特定多數人得自由出入之途徑,得以共見共聞,非屬一般社會大眾所合理期待不為他人所見而具私密性之非公開活動場所,縱使被上訴人及其家人與訪客之出入可能遭攝影,惟其於公眾場所本不具有合理的隱私期待。從而,上訴人裝設之監視器既無攝錄被上訴人住家大門,自難謂侵害被上訴人個人尊嚴之人格權。」

發現了嗎,同樣是拍攝樓梯間,新聞中的案例法院認為侵害隱私權,這個判決就認為沒有。

再看一個判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4年度北簡字第2518號民事簡易判決:「…..本件系爭公寓為57年間取得使用執照之4層樓雙併建築,共用樓梯間及1樓大門,無保全或管理員,1樓大門門鎖故障約4、5年 未修復,原告有將頂樓增建交予他人居住使用,頂樓鐵門打 開難以關閉、鐵門門鎖無法使用,且原告為利房客進出頂樓 增建方便而用長棍撐住頂樓鐵門讓門完全打開,並從樓梯間拉了一條電線穿過鐵門到頂樓增建,鐵門因卡電線致無法關閉,鐵門長期打開受風吹雨淋致門鎖無法再使用,且系爭公寓(1號、3號)與5號、7號及9號、11號公寓為連棟式建築,頂樓相通,因此可經隔壁棟頂樓直接進入系爭公寓等情,有被告所提照片在卷可稽(見本院卷一第74-77頁)。則系爭公寓除兩造及其他1號及3號各樓層住戶之外,任何人得自由進出系爭公寓及裝設監視器(含錄音設備)所在之2樓樓 梯間,故尚難謂原告於此連通樓梯間存有可以合理期待之隱私權。 」

在這個個案中,公寓是民國57年的老公寓,一樓大門鐵門壞掉而開放,雙拼建築頂樓相通、共用樓梯,幾乎等於是路人也可以隨意進出了,法院就認為難以主張有合理隱私期待。

四、結語

那監視器到底該怎麼裝,我會建議裝在較開放的空間,拍攝角度也要注意,不要對著特定人的門口或特定人進出的地方。比方說這個走廊只有你跟對門住戶會經過,那就屬於比較隱私的地方,對門住戶容易主張有隱私權,如果真的要裝,建議裝在大家都能夠進出的大門口,還是比較適合。

律師教蒐證(十四)Line、簡訊與電子郵件可以當作證據嗎?

看我的笑臉

一、前言

資訊時代,網路發達,人手一台手機,許多私人溝通途徑都是透過簡訊、Line與E-mail,這些內容可以當作證據嗎?

二、數位證據可以當作證據

其實司法實務上不少案件,都跟數位資料有關。

像是臉書社團、Line群組中,對話雙方一言不合,言談中擦槍走火、問候對方媽媽,涉及公然侮辱;語帶威脅,涉及恐嚇;轉傳妨害他人名譽之事,則涉及誹謗。甚至可以說,這些案例,在電腦、手機上發生的頻率,比面對面的機會還高。

至於商場上,也常以E-mail協商、採購,甚至對於契約文件交換意見,比方說認為契約條款其中某一條需要修改,就修改一下契約的內容、說明想法後「E」給對方,對方又認爲需要再補充什麼契約內容,也再以E-mail回信。

又如車禍後,擦撞的兩人針對和解內容以簡訊溝通,最後達成合意。


姜世明教授就曾經整理相關法院見解:

1.認為簡訊可以作為證據,如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第1544號民事判決。

2.認為Line與微信內容可以作為證據,如臺灣高等法院105年度上字第1172號民事判決。

3.認為電子郵件內容可以作為,如臺灣高等法院105年度勞上易字第32號民事判決、104年度重上字第566號民事判決。

(姜世明教授著,數位證據與程序法里—比較法視野的觀察,第50至51頁,2018年5月)

三、數位證據的真實性

數位證據時常遇到的質疑就是「容易變造」,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會有委請專門機構進行「數位鑑識」,但通常是在較重大的刑事案件,一般民事案件,雖然可以請求法院囑託鑑定,不過如果考慮到訴訟成本等情形,也可以透過證人作證或是當庭勘驗手機內容核對紙本等方式,判斷該數位證據是否經過變造、偽造。

如果想知道數位證據、數位鑑識更深入的研究與說明,也可以參考錢世傑博士所著的「圖解數位證據–資訊時代的法庭攻防」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46799 

四、結論

數位證據在訴訟上很常遇到,在司法實務上承認可以作為證據,但若對於真實性,也就是懷疑有偽造、變造情形,可以透過證人作證或勘驗等方式做補強,但若涉及更重大的爭議,要透過「數位鑑識」予以鑑定。

律師教蒐證(十三)驗DNA-通姦等刑事訴訟

IMG_5750.JPG
木柵動物園 教育中心

 

一、前言

上一篇我們講到在民事訴訟,未成年子女有強制鑑定的明文,但是成年子女並無強制鑑定之規定,法院做法是在原告提出基本資料以「釋明」後,倘若裁定命被告鑑定,被告仍拒絕,法院就能夠做出對被告不利的認定,認為該名被告與子女間有親子關係。

那刑事案件呢?像是在通姦罪,也常會有告訴人(或被害人)請檢察官、法官強制驗被告DNA與衛生紙等現場證據比對,到底可不可以?

二、刑事訴訟有強制規定

在刑事訴訟新制法律問題研討會提案第12 號就提到:鑑定人依法官或檢察官合法簽發之鑑定許可書,對被告執行採集血液之鑑定處分,其於被告抗拒時,得否違反被告之意思,使用未逾必要程度之強制力採集之。

也就是依據刑事訴訟法第204條、第204條之1、第205條之1、204條之3等規定,由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率同鑑定人實施之,法官、檢察官有強制鑑定之權力。

三、特定時候,被告以外之人也可以採驗DNA

在法務部法檢字第0960802062 號函即提到一個法律問題:「妨害婚姻及家庭罪章之通姦罪,通姦人與相姦人生下子女,當欠缺其他積極證據之情況下,可否強制採取通姦人、相姦人及子女之唾液、毛髮等物,鑑定比對其DNA  以證實通姦、相姦行為之存在?」

這個爭議主要問題還是在於隱私權的問題,尤其要驗DNA確認親子關係,除了被告通姦的那個被告本人以外,還要檢驗被告以外之人(疑似為被告所生的子女),以證明通姦,這等於把被告以外的人也拉進來,當然會有爭議。

最後法務部的見解認為可以,主要理由有二:

1.去氧核醣核酸採樣條例第5條雖然有提到妨害性自主、強盜罪等犯罪,可以強制採樣,但不代表其他罪就不能強制採樣。

2.依刑事訴訟法第205 條之1 之規定:「鑑定人因鑑定之必要,得經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之許可,採取分泌物、排洩物、血液、毛髮或其他出自或附著身體之物,並得採取指紋、腳印、聲調、筆跡、照相或其他相類之行為。」,檢察官既然依法可以許可鑑定人採取,且法條也沒限定說只能針對被告採取,因此即使是被告以外之人,也可以依據此條採樣。

四、結論

在刑事訴訟,基於追查犯罪等目的,檢察官與法官擁有較大權力,可以強制採驗DNA,甚至被告以外之人也可以採驗,在提出告訴時,就可以考慮聲請檢察官(審判中則是透過檢察官向法院聲請)採驗DNA。

律師教蒐證(十二)驗DNA-確認親子關係等民事訴訟

 

 

一、前言

在訴訟的類型中,有「確認親子關係存在」或「請求認領」之訴訟,也就是透過訴訟,讓法院判決父子之間有親子關係存在,或是判決親生父應認領這個小孩的訴訟。

電視古裝劇中,要確認兩個人之間有沒有父子關係,常見的劇情是「滴血驗親」,但現在的科學技術發達,當然知道這樣做是不可靠的,現在要確認血緣關係最常見的方式,當然就是「驗DNA」,但是這個「驗DNA」在訴訟上要怎麼進行?

二、民事訴訟不能強制成年人驗DNA

倘若這個疑似是父親的人(被告)願意與小孩一同前往驗DNA、鑑定親子關係,自然沒問題,但大多數的訴訟中,被告基於各種原因(例如:心虛、覺得對方是來亂的…都有可能),常常不願意前往鑑定。

大家可能會覺得:簡單啊,直接把這個疑似是父親的人跟小孩強制抓去驗不就知道了嗎?

不過在我國,民事訴訟長期以來並無強制驗DNA的明文規定,前幾年通過的家事事件法,雖然在第68條規定:

「未成年子女為當事人之親子關係事件,就血緣關係存否有爭執,法院認有必要時,得依聲請或依職權命當事人或關係人限期接受血型、去氧核醣核酸或其他醫學上之檢驗。但為聲請之當事人應釋明有事實足以懷疑血緣關係存否者,始得為之。

命為前項之檢驗,應依醫學上認可之程序及方法行之,並應注意受檢驗人之身體、健康及名譽。

法院為第一項裁定前,應使當事人或關係人有陳述意見之機會。」

從條文第1項看來只有對「未成年子女」強制鑑定之明文,而對「成年子女」則無強制驗DNA之規定,也就是說法院如果要求成年子女驗DNA,成年子女予以拒絕,法院也不能強制採驗。

三、雖然不能強制採驗,但能夠間接認定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96號民事判決提到:「家事事件舉證之當事人聲請勘驗,法院認應證之事實重要,且舉證人之聲請正當,有命行勘驗之必要,而勘驗物係由他造占有者,法院得依聲請以裁定命他造提出勘驗物,他造無正當理由不從法院之命提出者,法院得審酌情形認舉證之當事人關於該勘驗物之主張或依該勘驗物應證之事實為真實。則當事人一造聲請為血型、去氧核醣核酸或其他醫學上之檢驗,如就其主張之事實已為相當之證明,法院認其聲明為正當而命為鑑定時,他造倘無正當理由而拒絕者,法院得以之為全辯論意旨之一部分,於斟酌其他相當事證後,為該他造不利之判斷。」

簡單而言,法院不會隨便要求民事被告驗DNA,否則倘若隨便一個女生都打訴訟說自己的小孩是郭董、王董的,郭董、王董就有義務要驗DNA或因此遭到法院受到不利的認定,那也不合理。

反之,倘若原告已經提出一些間接證據,例如在這件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96號民事判決中,就是被告在該名子女受胎可能期間,多次與原告發生數次性行為,且經被告支付赴美生產之費用;而且被告與該名子女血型相同;自該名子女出生起,被告就支付其生活費及教育費至民國九十八年五月;且連續二年於週六照顧該名子女等情況,可認被告與該子女間血緣關係存在已為「釋明」,也就是讓法官覺得「既然有這麼多證據都對你不利,你為何不敢驗DNA釐清事實呢?」

而法院雖然不能強制該被告強制驗DNA,但是法院有一個大絕招:「判你敗訴」,也就是法院可以衡量整個卷內證據後,在沒有驗DNA的情況下,判決被告與該名子女間有血緣關係。

DNA驗血緣關係是自然科學的,沒有驗DNA,可能沒有人能夠知道客觀真實,但是法律是社會科學,可以透過卷內證據、透過認定,判決他們有血緣關係。

不過需注意的是,在最高法院105 年度台上字第1774 號民事判決強調,法院須先命被告接受驗DNA,在被告拒絕後,法院程序上要用一個裁定命被告驗DNA,被告仍拒絕後,再作不利於被告之認定。

四、結論

驗DNA在民事訴訟,未成年子女有強制鑑定的明文,但是成年子女並無強制鑑定之規定,法院做法是在原告提出基本資料以「釋明」後,倘若裁定命被告鑑定,被告仍拒絕,法院就能夠做出對被告不利的認定,認為該名被告與子女間有親子關係。

律師教蒐證(十一)網頁上的證據如何搜集保存?

八里左岸7-11的頂樓
八里左岸7-11的頂樓

一、容易消逝或難以呈現的證據

數位時代的今天,大家習慣用網頁呈現資訊、做溝通,商家更是常透過網頁宣傳自家產品,但當發現容易透露侵權資訊,例如發現對方公司未經授權,竟然在網頁上使用我方商標;或是發現對方未經授權,將我方有著作權的圖片刊登在自家網頁上,像這種侵權行為明顯,但是可能提起訴訟後,對方就將網頁上資訊下架,導致後來法院審理時,證據已經消失殆盡,舉證不易,該怎麼辦?

 

二、公證人的事實「體驗」

上一篇

https://hugolawyer.wordpress.com/2019/07/12/律師教你怎麼蒐證(十)公證與認證/

我們講到,公證人公證或認證過的文書,形式上推定為真正。類似這種數位證據,其實有一個方式可以讓證據「保存下來」,就是公證人體驗,也就是「事實」的體驗公證。

事實體驗公證,指公證人於體驗時在場所見所聞或以其他實際體驗方法所得之結果,於公證書內詳實記載,藉此能保留證據,以避免日後該可能構成侵權行為(或債務不履行)的狀況消失不可考。

三、司法實務上類似案例

像這樣透過公證人事實「體驗」而保存證據,並且因此獲得勝訴的案例不少。

(一)智慧財產法院106年度民商訴字第3號 (公平交易法、商標法):

知名線上英文教學網站TutorABC透過公證人體驗,舉證對方公司將網頁中呈現有「前往TutorABC」之超連結,經點選後,卻連向對方公司自己之線上英語教學服務之網頁,最後法院認定該轉址行為違反公平交易法。

(二)智慧財產法院 105年度民專訴字第62號(專利法):

原告為舉證被告有販賣侵害專利權之商品,請公證人實際體驗購買過程,並作成公證書、檢附購買所得之訂貨單、使用手冊說明書,最後法院認定確實有侵害專利權之事實。

(三)智慧財產法院 99年度民著訴字第75號(著作權法):

原告委任律師寄發律師函,請被告應立即停止將侵害著作權的攝影作品刊登於被告公司網頁之侵權行為,被告雖於98年8月31日回覆表示將不再使用,惟繼續使用中,原告為舉證被告侵害著作權之行為仍在持續,請公證人親自體驗被告公司之網頁資料,並作成之公證書,並計算被告侵害著作權之圖片張數共有160張,獲得勝訴。

四、結論

因此,像是要舉證對方在網頁上有侵權資訊,或是要證明對方有在販賣侵害專利權的商品,此類事實,容易在起訴後「打草驚蛇」,對方馬上下架網頁資訊或停止販售,而自己錄影或是截圖,又會讓對方質疑影片或圖片合成造假,最好的方式,是請公證人就該事實「體驗」,日後在訴訟上拿出來,對方也很難推翻否認。是不是又學到一招了呢?

律師教蒐證(十)公證與認證

八里左岸

一、公證人的工作

先介紹一下「公證人」,這裡的公證人,不是我們常講的「找人評評理」、「找人來說個是非曲直」的那種公證,這裡的公證人,一種是「法院公證人」,一種是「民間公證人」,法院公證人與民間公證人做出的文書效力相同,可以理解像是政府把業務委外辦理,而收費標準,法院公證人與民間公證人的計費方式相同,而且全國價目一致,公證人事務所的網頁也常有全國一致的價目表,不用擔心找哪一間比較貴。

「公證人」的工作可以分成「公證」與「認證」,公證是指當事人在公證人面前完成法律行為,例如在公證人面前簽約;至於認證,是指像是確認文書正本與影本相符,做成法律行為或文書時,不是在公證人面前,但事後請公證人確認正本與影本相符或是確認當事人本人之簽名。

二、公證、認證的好處

公證人執行業務所做之文書,被視為公文書,在證據法上有「推定真正」之效力(公證法第36條)

另依據民事訴訟法第358條第1項規定「私文書經本人或其代理人簽名、蓋章或按指印或有法院或公證人之認證者 ,推定為真正。」

因此公正或認證過的文書,作為訴訟上證據時,推定形式為真正,也就是説除非能夠舉證推翻,否則法院就會認為該文書不是偽造的。

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2142號民事判決也提到:「公證係就請求人請求公證之法律行為或有關私權之事實賦予公證力,證明 該項法律行為之作成或該項事實之存在,是經公證之法律行為或有關私權 之事實,除有反證外,應認其存在。」

所以像是遺囑如果經過公證,也比較可以避免「死無對證」,大家就比較不會爭執遺囑上的筆跡到底是不是去世的父親(母親)的親筆字跡。

另外,公證還有記載逕為強制執行條款,像是借貸契約若記載若不歸還,可以逕為強制執行,如果這份借貸契約是經過公證人公證,也就是在公證人面前完成的,則可以不用打訴訟,直接以該公證書送執行處強制執行。

三、結論

公證可以達到事先預防日後紛爭的功用,事先花點公證費,減輕日後舉證的困難,甚至化爭訟於無形,倘若擔心證據日後會有不少爭執,公證是相當好的方式。而認證也可以使形式上的真正獲得確保,使訴訟時減少對方質疑的機會。

律師教蒐證(九)函詢資料—該注意的事情

高鐵探索館
高鐵探索館

(接續上篇—律師教你怎麼蒐證(八)函詢資料—基本認知)

四、訴訟目的的確定

透過函詢或函調,可以獲取不少有利的資料,但是有沒有要特別注意的事情呢?

首先,要清楚知道自己的訴訟策略,函詢或函調的目的在哪裡,我們心裡是不是大概有一個底,知道函詢(調)的結果「可能」是什麼。倘若我們心裡一點底都沒有,風險就比較高。

比方說,倘若我們對於所謂的「業界慣例」,都不是很確定,或這個「業界慣例」其實並不是很普遍,也就是根本不算是慣例,那請法院函詢回來,結果該單位回答並無此慣例,等於自己打自己的臉,那就非常尷尬了。

因此,函詢(調)資料,不是為函詢而函詢,而是我們已經「大概知道答案是什麼」,再請法院或地檢署去問,會比較穩妥。

五、待證事實要明確

確立我們的函詢目的後,第二步就是請地檢署或法院函詢(調)資料。通常是寫一個「調查證據聲請狀」(當庭以言詞聲請也可以),聲請內容最重要的事,就是告訴法院「為什麼要函詢(調)」,也就是「待證事實」為何?法院或地檢署為何要大費周章行文去函詢或調取這個資料?與本件訴訟有何關係?能夠證明什麼事情?證明這件事情又跟本件有何關係?

請不要以為這是廢話,或是資料「當然有用,調來再說」,訴訟中有些資料如果資料與待證事實牽連過遠,法院也不一定會前往調取或函詢。

比方說,筆者就曾經遇過有人為了證明自己是一個誠實的人,訴訟中講話實在,請法院函詢里辦公室的里長,詢問鄉里間評價,這樣的要求當然法院就會認為沒有必要,畢竟法院看的是個案當中雙方就爭議的攻防證據,而不是去文給里長,就能評斷誰是誰非的。

六、函詢答案不清楚或答非所問,可以補充詢問

倘若回函答案模稜兩可,可以請法院再次函詢,請該機關回答更清楚些,或是針對更深入的問題,請該機關回答。

當然,如果有些問題根本是已經到了專業鑑定事項,例如在工程糾紛裡,已經不是詢問「工程慣例」,而是就具體個案裡面,該工程的設計報酬是多少為合宜,而函詢建築師公會,那就已經到了鑑定的程度了。或像是請土木技師公會就個案具體的漏水原因作說明,那也是已經到了「鑑定」的程度,知識有價,使用者付費,就要先由聲請的訴訟一方當事人先墊鑑定費,最後由敗訴一方負擔。

七、結論

請地檢署或法院函詢(調)資料,,是常見的方式,能夠讓訴訟中呈現的資料更豐富、完整,但是請地檢署或法院函詢、函調資料,聲請前要先初步評估訴訟方向,確認對我方可能有利才聲請;而聲請時,必須清楚告訴法院、地檢署待證事實是什麼,以免法院、地檢署認為沒有調查必要而駁回;函詢(調)資料到院後,如果答案不清楚,可以聲請補充函詢。

律師教蒐證(八)函詢資料—基本認知

士林科教館
士林科教館

一、前言

前幾篇我們的「律師教你怎麼蒐證」系列,跟大家提到蒐證過程當中需要注意的事情,特別是避免蒐證過程當中出現妨害秘密或是其他刑民事責任,蒐證不成,還讓自己先卡到其他官司。

但是,倘若有些證據已經有了,我明知在某個單位有那份關鍵證據,一般人拿不到,該怎麼辦?

二、請法院或地檢署函「詢」資料

訴訟進行過程當中,有些問題是法院或地檢署想知道問題的答案(像是法律以外的專業事項或是某些訴訟過程中需要得知的事實),就會去函到某某單位詢問,一般稱為函詢。

比如說法院審理訴訟時,遇到有些「業界慣例」,例如在臺灣新竹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163號民事判決,法院就函詢台灣橡膠暨彈性體工業同業公會,而得知「全氟化橡膠O型環(O-Ring)產品,於業界一般不會檢測其含氟量」。

三、請法院或地檢署函「調」資料

另外,也會有不少資料常常在第三人處,但又是關鍵證據,司法實務上常常透過法院或地檢署去函調取資料,一般稱為函調。

比如說,法院在審理離婚案件時,涉及剩餘財產分配,想知道原被告雙方名下上市櫃股票有多少,就會函調集保中心(臺灣集中保管結算所),調取雙方名下上市櫃股票數量、金額。

或像是法院在審理訴訟案件,想知道訴訟當事人過往的工作狀況,常就會向勞保局調取勞保資料。

下一篇我們講聲請函詢(調)資料時要特別注意的事情。

律師教蒐證(七)-旅館客人之毛髮也有隱私權

挑選甜甜圈
挑選甜甜圈

一、新聞報導內容

最近高雄地院有一個判決,引起新聞媒體討論與注意:

https://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288052 

二、判決內容

這個判決字號是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7年度消字第5號民事判決,判決內容提到:「

2.飯店或旅館之房客雖然已離開房間,其遺留之使用過貼身物品或垃圾通常含有其毛髮、體液等生物跡證,自屬含有基因等個人資料,當受憲法資訊隱私權之保護,該等物品 或垃圾應由飯店或旅館業者循正當管道清洗或清除,此乃 一般房客在社會通念下具備之合理隱私期待,飯店或旅館 業者不得將該等物品或垃圾為其他不當之處理或利用。若 未經房客同意,亦無法律之依據,逕自將包含他人基因等 個人資料之物品或垃圾為不當之處理或利用,自屬侵害他 人自主控制其個人資料之資訊隱私權之態樣,若情節重大 ,當事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自得依民法第195 條第1 項  前段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

經查,原告二人於106 年2 月 14日夜間投宿被告橙屋公司所經營之橙屋商旅,租用系爭房間;106 年2 月15日上午9 時,偵信業者於系爭房間外與原告發生衝突;被告李佳蓉於106 年2 月間為被告橙屋 公司之員工,其於原告離開橙屋商旅後,因徵信業者表示欲購買原告使用過未經清洗之系爭物品,經取得當班經理 同意後,在未經原告同意下,將未經清洗之系爭物品販賣 予徵信業者等情,業據兩造不爭執,上開事實應堪屬實。依一般常情,原告使用過未經清洗之床單、被單、毛巾、浴巾等系爭物品,應含有原告之毛髮、體液等生物跡證,從中當可取得他人之基因,因而,系爭物品中即包含有他人極私密之個人資料,該等個人資料即屬個人自主控制範疇之資訊隱私權,依社會通念,原告當可合理期待被告將 系爭物品循正當管道清洗乾淨。然而,被告李佳蓉在未經 原告同意下,經取得當班經理同意後,將未經清洗之系爭物品販賣予徵信業者,並無任何法律之依據,縱然系爭物品之所有權屬於橙屋公司,仍係侵害原告之資訊隱私權。系爭物品販賣與他人之後果,將使原告極私密之生物跡證 流落不明處,有遭任意蒐集及濫用之可能,危及原告個人 自主控制之資訊隱私權,當屬情節重大。

這份判決的見解,值得贊同。不過因為這個判決處理的是投宿客人與旅館之間的法律關係,所以沒有特別討論到是誰雇用徵信業者來購買這些床單、被單。

三、配偶有主張「不貞蒐證權」之空間

但是倘若案例是要「抓姦」的元配,雇用徵信業者搜集先生與小三外遇的證據,則先生與小三可否對元配主張侵害隱私權?還是元配可以主張「不貞蒐證權」?

近年司法實務承認配偶有「不貞蒐證權」,大多如LIne的通訊截圖(例如:臺灣新竹地方法院107年度竹簡字第404號民事簡易判決)、車內錄音(臺灣嘉義地方法院107年度嘉簡字第536號民事判決)、登入共用電腦內瀏覽電子郵件(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字第788號民事判決),但是像是毛髮、DNA資訊是否也可以主張「不貞蒐證權」,筆者認為基因等生物跡證資訊之流出,其嚴重程度應該是更重於LIne通訊截圖貨車內錄音,要主張「不貞蒐證權」,法院應該更謹慎衡量其必要性,但考量通姦之蒐證確實不容易,倘若配偶確實有合理懷疑,透過徵信社像旅館業者購買床單,以作為離婚訴訟或外遇證據之主張,就「配偶」本身,應可以主張「不貞蒐證權」,阻卻違法,也使該證據具有證據能力。

但是旅館業者本身並無「不貞蒐證權」之適用,因此應該對於客人隱私之侵害負擔損害賠償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