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糾纏不清也可以聲請保護令

掃墓撒蛋殼

一、前言

有家庭暴力的情況,可以聲請保護令,應該是大家的常識,但是夫妻離婚後,前夫「哥哥纏」糾纏不休,常常有恐嚇行為或電話、跟蹤騷擾行為,也可以聲請家暴保護令嗎?

二、保護令的範圍比你想像中廣

像是前夫、前妻(前配偶)都屬於家庭暴力防治法所指的「家庭成員」,而像是同居人,也是這裡所指的家庭成員,範圍比我們一般認知的「家庭」還要大一些。

家庭暴力防治法(家暴法)第3條規定: 「本法所定家庭成員,包括下列各員及其未成年子女:

一、配偶或前配偶。

二、現有或曾有同居關係、家長家屬或家屬間關係者。

三、現為或曾為直系血親或直系姻親。

四、現為或曾為四親等以內之旁系血親或旁系姻親。」

而遇到前夫或前同居人糾纏不清,依據家庭暴力防治法,除了可以請法院禁止對方的暴力行為外,也可以請法院禁止對方騷擾、接觸、跟蹤或電話騷擾等行為,甚至可以請法院命對方遠離你的住家或學校一定的距離(例如:遠離五十公尺以上)。

家暴法第14條:「法院於審理終結後,認有家庭暴力之事實且有必要者,應依聲請或依職權 核發包括下列一款或數款之通常保護令:

一、禁止相對人對於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 實施家庭暴力。

二、禁止相對人對於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 為騷擾、接觸、跟蹤、通話、通信或其他非必要之聯絡行為。

三、命相對人遷出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之 住居所;必要時,並得禁止相對人就該不動產為使用、收益或處分行 為。


四、命相對人遠離下列場所特定距離:被害人、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 或其特定家庭成員之住居所、學校、工作場所或其他經常出入之特定場所。……」

而對方如果違反上面講的保護令,法院的保護令也不是「塑膠做的」,會有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家暴法第61條規定)

三、結語

遇到前夫、前妻或前同居人糾纏,可以善用保護令保護自己。當然,在人身安全上,也要多多注意,避免讓自己陷入險地。

親屬可以作證嗎?

張豐盛商行 吃冰淇淋

雖然在刑事訴訟法與民事訴訟法,都有親屬可以「拒絕」作證的規定,

刑事訴訟法第180條規定:「證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拒絕證言:「

一、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自訴人之配偶、直系血親、三親等內之旁系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家長、家屬者。

二、與被告或自訴人訂有婚約者。

三、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自訴人之法定代理人或現由或曾由被告或自訴人為其法定代理人者。

對於共同被告或自訴人中一人或數人有前項關係,而就僅關於他共同被告或他共同自訴人之事項為證人者,不得拒絕證言。」

民事訴訟法第307條:「證人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得拒絕證言:

一、證人為當事人之配偶、前配偶、未婚配偶或四親等內之血親、三親等內之姻親或曾有此親屬關係者。

二、證人所為證言,於證人或與證人有前款關係之人,足生財產上之直接損害者。

三、證人所為證言,足致證人或與證人有第一款關係或有監護關係之人受刑事訴追或蒙恥辱者。

四、證人就其職務上或業務上有秘密義務之事項受訊問者。

五、證人非洩漏其技術上或職業上之秘密不能為證言者。得拒絕證言者,審判長應於訊問前或知有前項情形時告知之」

但這兩條規定是因為證人依法須「具結」(簽書面擔保證詞實在),所以證人說謊要負偽證罪責任,為了避免證人考慮親屬關係,陷入兩難,法律不強求親屬作證,所以親屬可以拒絕作證。

但是倘若親屬沒有拒絕作證,依法仍應「具結」。也就是說,要嘛就拒絕作證,若沒有拒絕作證,那麼作證就要說實話,否則仍要負擔偽證罪責任。

不過,親屬作證,即使「具結」,講話仍可能稍微避重就輕,因此親屬證詞的評價,常常還是認為證明力比較低,但仍可以作為參考。但不能把親屬可以「拒絕」作證,誤解成親屬「不能」作證。

因此,如果親屬對某件事情「親見親聞」,可以證明訴訟上對自己有利的地方,仍可以聲請法院傳喚親屬到庭作證。

沒簽借據,怎麼證明?

中壢 水管溜滑梯

一、沒簽借據也會成立消費借貸(借錢)契約

一般人想像中,「契約」的成立,就要白紙黑字,有憑有據。不過在法律上,除非像是抵押權設定這種法律規定一定要書面成立的,大部分的契約,像是買賣動產、租賃、借貸,都不需要白紙黑字,口頭也可以成立「契約」。

當然實務上我們為求慎重,也為了避免日後不容易舉證,一般像是買車會有購車契約、租房子會有租賃契約,借貸也會有借款契約,當有訴訟時,提出契約就很容易可以證明雙方有契約關係存在,也很容易知道雙方約定契約的內容。

因此,法律上雖然不強求契約當事人一定要針對租賃、借貸契約簽訂書面,但若沒有書面,舉證上就比較困難。特別是一般親朋好友之間借錢,金額通常不大,也不太會設定抵押權或開本票以擔保借款,以舉證的角度而言,當然會建議至少簽一個簡單的書面,證明有借多少錢、何時還款,即使文字沒有像律師那麼精確,但起碼能夠表達出有借款的事實,日後也不至於有爭議。

不過,另外要提醒的是,消費借貸是「要物契約」,也就是金錢要真的有借給對方過,倘若只有借據,看借據上看不出來是否「真的有拿錢給對方」,也會敗訴。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914號民事判決:「消費借貸契約屬要物契約,因借用物之交付而生效力。借用人出具之借據,倘未表明已收到借款,尚不足證明有交付借款之事實,如借用人對之有爭執,貸與人就交付借款之事實,自應負舉證責任。至借據是否表明交付借款之事實,固不排斥依其文義所作『推知』之認定,惟該『足以推知』,須符合經驗法則」。

可是,倘若當初有交錢給對方,但就是沒有簽借據,該怎麼辦呢?

二、沒借據可以用其他方式證明

債權人可以提出各種能夠讓法官相信有借款事實的間接證據,說服法院。在實務上可以透過如證明對方曾經開立票據、錄音錄到對方曾經協商還款、還款過程當中證人也有參與,證明確實有借款事實(臺灣⾼等法院 108 年度重上字第 316 號 民事判決參照);或是借款整理表、匯款紀錄、催討債務的錄音內容,證明有借款事實(臺灣臺北地⽅法院 107 年度 訴字第 3737 號判決)。只要能夠讓法官相信雙方的互動、所作所為,就像是有借款(甚至還款)事實,消費借貸契約就能夠證明成立。

三、結論

沒有借據,也可以成立消費借貸(借錢)契約;用各種符合常情的間接證據,也可以說服法院,認定有消費借貸(借錢)關係。

逼迫藥師下跪,應以醫療法追究犯罪

今日新聞看到有民眾因為購買口罩過程,質疑藥師歸還健保卡還錯人,逼迫藥師下跪道歉,藥師為安撫民眾,當場下跪道歉說對不起。

民眾這個行為已經涉嫌構成醫療法第106條第3項規定:「對於醫事人員或緊急醫療救護人員以強暴、脅迫、恐嚇或其他非法之方法,妨害其執行醫療或救護業務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下罰金。」

本項為非告訴乃論之罪,也就是一般講的「公訴罪」,不論藥師本人是否表示提告,檢察官均能夠以醫療法第106條第3項規定,追究犯罪,也建請衛福部在過程中,提供藥師必要協助。

沒有證據,直接測謊比較快?

一、前言

在訴訟上,「舉證責任之所在,敗訴之所在」,負擔舉證責任的人,若無法舉出證據,就容易敗訴。但是,倘若真的沒有證據可以舉證,可不可以請法官直接送測謊,斷是非曲直呢?

二、刑事訴訟只能做為參考

不像單純DNA、指紋、血型比對,測謊不具科學「再現性」,一般我們指的科學,是相同條件下,做一百次一樣的實驗,會有一樣的結果,但是一再的測謊檢驗卻無法獲得相同的結果。

測謊原理是使用儀器偵測受測者對設定之問題刺激時所產生血壓、脈搏、呼吸及膚電等生理變化,透過觀測這些生理變化,再由測謊人員判斷所答問題之真偽。

所以測謊並不是這台儀器會針對謊言直接出現紅燈、真話出現綠燈,仍必須透過測謊人員以其經驗與能力,解讀這些測謊機測出來的生理變化。也就是說,最終仍是透過「人」來判斷。

所以雖然測謊專業機關對於測謊深具信心,但司法實務常常採比較保守的態度,我們之前的文章(https://hugolawyer.wordpress.com/2018/09/02/我願意測謊-測謊的證據能力/)也提到最高法院認為測謊需要具備相當的條件,才能具有證據能力,而且也只能工作參考而已。

甚至,近來司法院還推出草案,要讓測謊一概無證據能力,雖然草案尚未通過,但司法機關對測謊的態度,也可見一斑。

三、民事訴訟需要透過舉證責任判勝負,而不是測謊

在刑事訴訟,法院態度傾向測謊僅供參考而已;至於在民事訴訟,則更認為應該透過舉證責任分配與舉證活動判勝負,而不是透過測謊。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5年度上字第255號民事判決:「按測謊結果在刑案偵查階段雖可作為涉嫌犯罪之輔助資料,但就審判上而言,仍應在有其他客觀上可資信賴之積極或消極證據存在之情形下,始能作為輔助或補強心證之用。尤其在當事人雙方各執一詞而難以判斷真偽之情形下,尚不能僅憑對其中一方實施測謊之結果,作為論斷何者所述為可信之絕對或關鍵憑據。從而,測謊鑑驗主要用於刑事案件偵查方向之輔助,即使刑事審判亦不得做為主要證據使用,何況於民事訴訟事件,為舉證責任分配問題,兩造就爭點事實本就各執一詞,更涉及主觀認知,要非測謊鑑驗可辨真偽之事,自不得以自身測謊結果代替舉證。」

意思是說,民事訴訟本來就是舉證責任分配給誰,誰就應該舉證,不能透過測謊替代,尤其很多事情是無法測謊而斷勝負的。比方說:以民法第1052條第2項訴請離婚,法院要認定兩人婚姻無法持續,才能判決離婚,這種事情無法透過測謊斷定「婚姻是否無法持續」。所以在民事訴訟,不能以測謊取代舉證。

四、結論

刑事訴訟上,司法實務對測謊態度較為謹慎,只做為參考使用。至於民事訴訟,則不能以測謊取代舉證。

模仿也有事?「陳雷」吿「廖雷」的法律分析

林口 臺灣山豬城

一、前言

今天蘋果新聞提到 【獨家】模仿陳雷唱出名堂 「廖雷」挨告判賠44萬

不少網友覺得奇怪,為何「模仿」也不行?那綜藝節目上許多模仿費玉清、余天、張宇等特色藝人的「模仿達人」,豈不是都要被告了?

二、模仿本身不會侵權

在法律上,除非是未經授權演唱他人歌曲而侵害著作權,或是刻意詆毀他人而有影響肖像權或名譽權等情形,否則模仿他人本身並不會構成侵權,因為「侵權」,一定要有一個「權利」被侵害,但是如果不是著作權、名譽權或肖像權等權利被侵害,「被模仿」本身,不算是侵害。

三、那陳雷為何可以勝訴?

陳雷是依照之前的調解筆錄提告,司法院網站裁判書查詢若搜尋關鍵字「陳雷」、「模仿」,已經可以找到這份109年2月24日裁判的判決。[http://bit.ly/2PBzmOO]

這件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108 年訴字第 3147 號民事判決,案由為「給付違約金事件」,代表原告主張與被告之間有契約關係存在,才有「違約金」。

判決很長但可以摘要重點如下:

原告主張:

「(一)原告陳O雄為社會知名歌星,素以「陳雷」之藝名在演藝圈廣受歡迎。被告廖O興先前曾未得原告同意而擅自仿冒原告「陳雷」名號或使用其諧音,從事演唱而獲取利益,據悉已十餘年之久。經原告發覺、追究,被告於民國105年10月19日書具「聲明書」(原證1)交給原告,載明:「廖O興允諾日後在公開演唱場合使用本名,絕不冒用『陳雷』名號或其諧音。如有模仿『陳雷』形象、服裝造型、舞台動作等方式,應明確表示不是『陳雷』本人。演出海報、標語及主持 人介紹,均應表明廖本興本名,明確說明是模仿。以免觀眾誤會演出人就是『陳雷』。」。詎被告竟違反上開聲明書,不法侵害原告的姓名權、肖像權、名譽、信用等人格法益。原告於107年12月13日向鈞院提起民事訴訟,請求被告賠償損害(鈞院107年度訴字第3321號),兩造於108年3月11日成立調解(鈞院108年度司移調字第31號調解筆錄;下稱系爭調解筆錄),載明:一被告願給付原告新臺幣(下同)10萬元,…、二如被告廖O興再有於公開場合穿著與原告陳O雄(即陳雷)相似服裝而演唱陳雷之歌曲,應給付陳O雄每一次違約金10萬元。故依系爭調解筆錄第二條約定,只需被告「於公開場合」、「穿著與陳O雄(即陳雷)相似服裝」、「演唱陳雷之歌曲」,那麼無論被告使用何種名號或諧音,即構成違約之要件,原告自得按次請求被告給付違約金10萬元,至於被告是否構成侵權行為,則非所問。」

這是判決書內記載原告的主張,所以當初原告就與被告有簽一份「調解筆錄」,上面就已經約定如果被告有下列情事:

「於公開場合」、

「穿著與陳O雄(即陳雷)相似服裝」、

「演唱陳雷之歌曲」

就算是違約。

至於被告這些行為本身是否構成侵權行為,在所不論,因契約已經約定不能這樣做了,而這樣的契約並沒有違反公序良俗,法律上有效,被告就應該遵守,被告違反,原告就能按次請求違約金10萬元。

而本件依照判決書認定,被告確實有八次違約情事,其中四次法院認為按次請求違約金10萬元合理,另有四次情節比較輕微,違約金從10萬酌減為1萬,總計44萬。

四、結論

「模仿」本身不會構成侵權(但要注意演唱歌曲是否取得授權),這件個案中,是因為被告原本有與原告達成調解,原告是依照調解筆錄請求給付違約金(案由是給付違約金,不是侵權行為損害賠償),因此不要誤會了。

出車禍了,可以移車嗎?

南港公園

一、前言

兩車相撞,發生車禍,究竟是:

1.為了保留證據,不能移車。
2.避免影響交通,先移到旁邊。

哪一個才對呢?

二、無人傷亡,劃線後移車;有人傷亡,不要移車。

依照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62條(完整條文請看附錄),分為:

(一)無人傷亡

車禍而無人傷亡,例如只是擦撞,車體受損,這時候應該以粉筆標繪位置或拍照留存證據後,將汽車移到路邊,以免妨礙交通。因為不是「我有車禍要處理」最大,為了擦撞的事情「保存證據」而妨礙交通,仍會被處罰鍰。

(二)有人傷亡

車禍有人受傷,這時候就不能移動車子,除非雙方都同意移動汽車,這時候才能用粉筆標繪或拍照後,將車子移動到一旁。

而如果有人死亡,則是完全不能移動車子。

法律之所以做這樣的區分,是認為有人傷亡的情況下,證據的保留比交通順暢重要;但只是無人受傷的擦撞,則還是以交通順暢為第一優先。

三、結論˙

車禍是否可以移動車子,要看是否有人傷亡,如果有人傷亡,除非得到事件當事人同意,否則不能移動汽車;而若沒人傷亡,不僅可以移動,若會妨礙交通,那也「應該移動」,以免受罰。

附錄: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 62 條:
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肇事,無人受傷或死亡而未依規定處置者,處新臺幣 一千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罰鍰;逃逸者,並吊扣其駕駛執照一個月至三個月 。
前項之汽車尚能行駛,而不儘速將汽車位置標繪移置路邊,致妨礙交通者 ,處駕駛人新臺幣六百元以上一千八百元以下罰鍰。
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肇事致人受傷或死亡者,應即採取救護措施及依規定處置,並通知警察機關處理,不得任意移動肇事汽車及現場痕跡證據,違反者處新臺幣三千元以上九千元以下罰鍰。但肇事致人受傷案件當事人均同意時,應將肇事汽車標繪後,移置不妨礙交通之處所。

前項駕駛人肇事致人受傷而逃逸者,吊銷其駕駛執照;致人重傷或死亡而逃逸者,吊銷其駕駛執照,並不得再考領。
第一項及前項肇事逃逸案件,經通知汽車所有人到場說明,無故不到場說明,或不提供汽車駕駛人相關資料者,吊扣該汽車牌照一個月至三個月。
肇事車輛機件及車上痕跡證據尚須檢驗、鑑定或查證者,得予暫時扣留處理,其扣留期間不得超過三個月;未經扣留處理之車輛,其駕駛人或所有人不予或不能即時移置,致妨礙交通者,得逕行移置之。
肇事車輛機件損壞,其行駛安全堪虞者,禁止其行駛。

律師教蒐證(十八)噪音的證人

CAUTION.JPG

明曜百貨 湯姆熊

一、前言

我們上一篇有提到,噪音舉證要客觀、具體,像是噪音問題,最好是找環保局來測量,但是在像是深夜或清晨這種不容易測量的時段,或是像是狗叫聲這種「不連續噪音」,環保局認為依據噪音管制法第四條:「製造不具持續性或不易量測而足以妨害他人生活安寧之聲音,由警察機關依有關法令處理之」,環保局不願意測量,那怎麼辦呢?

二、警察可以當作證人

例如噪音管制法第四條既然說由警察機關依有關法令處理之,那麼在我們要對噪音蒐證時,就可以請中立的警察協助,如果透過警察依據社會秩序維護法第72條第3款:「有左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下罰鍰:……三、製造噪音或深夜喧嘩,妨害公眾安寧者。」裁罰有用,那當然問題就可以解決,而即使單純裁罰沒有用,或是你想要在請警察裁罰以外,另外訴請賠償,有警察前來處理的紀錄,在日後訴訟時,也是有幫助的。

例如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5年度訴字第677號判決中,法院就參考之前警察有來協調噪音的紀錄,認定噪音確實由被告發出:「又觀諸原告提出之翻拍照片,其曾於104 年12月28日請員警前往系爭22號住處對被告勸說(見院卷第70頁反面),復經本院向轄區員警函查,原告亦曾於105 年1 月9 日指稱其鄰居即被告於 23時過後,在其住家以重物落地或榔頭敲打方式發出聲響,影響他人休息之權利等情,有高雄市政府警察局林園分局105 年4月30日高市警林分偵字第1057OOOOOOO 號暨隨 函檢附之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報告單、工作紀錄簿1 份附 卷可考(見院卷第43頁至第45頁),……,堪認…故意在系爭22號住處陸續製造超越一般人社會生活所能容忍之聲響,原告除錄影蒐證外,亦曾數次報請員警到場處理,前述噪音應為被告所製造,堪可認定。

三、管理員、里長、鄰居,也可以當證人

像是社區管理員、里長伯,雖然不像警察有裁罰噪音的公權力,但是在噪音蒐證的過程當中,也可以請他們協調,協調不成,日後你也可以傳喚他們作證。

比如在臺灣高等法院 108 年度上字第729號民事判決:法院就以:「4.次查系爭公寓屬第2類噪音管制區,依噪音管制法第7條第1項授權制訂噪音管制區劃定作業準則第2條規定,為供住宅使用為主且需要安寧之地區。周O明多次故意於早晨( 附表一項次1、4、5)或晚間(附表一項次2、3、6),於系爭4樓房屋或系爭公寓頂樓 ,以敲擊方式製造巨大聲響,此由其製造敲打聲後,系爭公寓其他住戶均受干擾並開門查看, 且設於系爭公寓5樓之監視器收錄之聲響甚鉅,即足徵之。又據證人即系爭公寓所在之里長卓O美證稱:106年6月到9月期間 ,伊常常聽到系爭公寓住戶講噪音問題在報警,警察過來處理很多次,也曾經發生住戶從樓上吵到樓下,曾O玉每次報警都會告知伊等語(見原審卷第119至120頁)。足認周O明製造聲響曾多次經其他住戶報警處理,確已超越一般人社會生活所能忍受之程度,而達侵害他人居住安寧之程度,且其情節重大。」

四、結論

噪音的舉證,除了環保局的測量可以當作證據以外,對於不易測量的噪音,我們也可以在找警察裁罰或管理員、里長伯協調不成後,傳喚警察、管理員或里長伯當作證人,加強噪音的舉證。

欠錢、欠投資款不還,算是詐欺嗎?

oUtg. - L.ARDy

八里 米倉國小

一、前言

不少人借錢給親友,或是跟朋友投資,後來投資失利,錢拿不回來,就會覺得被騙了,想要提告詐欺,但又不太確定可否告成,究竟欠錢、欠投資款不還,會不會構成詐欺呢?

二、詐欺與債務不履行

訂了契約,原則上就要依照契約內容去履約,否則就是「債務不履行」,而民事的債務不履行,是不是就想構成刑事的「詐欺罪」,二者應該怎麼區分呢?

司法實務認為,要證明對方「一開始就騙你」,否則就只是債務不履行。(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212號刑事判決、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5284號刑事判決)。

像是假若對方跟你借錢,原本約定109年1月1日還錢,時間到了卻沒有還,這是債務不履行,但不一定就是刑法的詐欺罪。因為一個人不還錢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因為籌措不出錢來清償,也可能是他也被倒帳,或者他臨時有其他急用,要歸還的錢又挪作他用。

又比方說你投資你朋友一起開公司,講好公司有賺錢就分配利潤,卻遲遲沒有分配,原因也有很多,不一定他「一開始就騙你」。

但是,假若你朋友跟你說要投資越南某一家工廠,但事後證明他一開始就知道根本沒有這家工廠,卻以投資為由讓你交付出投資款,那就會構成詐欺。

三、結論

民事上債務不履行,不一定會構成刑事詐欺罪,而是要看對方是否是「一開始就騙你」,如果無法舉證到這樣的程度,則詐欺罪告不成,只能透過民事訴訟要求對方還錢。

附註:

一、刑法第339條(詐欺罪):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二、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212號刑事判決:

「刑法上詐欺罪之成立,要以加害者有不法得財或得利之意思而實施詐欺行為,被害者因此行為,致表意有所錯誤而為財產上處分,受有損害,且加害者所用行為,堪認為詐術者,始足當之。若行為人非自始基於不法得財或得利之意圖,客觀上無施用詐術之行為,或並無損害發生,或者所受損害,非由欺罔行為陷於錯誤所致,均不得遽以詐欺罪相繩;至於債務人未依債務本旨履行其債務或提出給付等情形,如非出於自始無意履行債務之詐欺犯意所致者,尚與刑法第339條之詐欺罪構成要件有間;矧詐欺罪之規範意旨,固在於禁止行為人於私經濟領域中使用欺罔之手段損人利己,然私經濟行為本有不確定性及交易風險,於私法自治及市場經濟等原則下,欲建立私人間財產上權義關係者,亦應參酌自身主、客觀條件、對方之資格、能力、信用,及可能損益,並評估其間風險等而為決定,除有該當於前開詐欺罪構成要件之具體情事得被證明屬實外,自不能以債務人不履行其債務而致債權人蒙受損失,即遽謂該債務人詐欺,否則詐欺之刑事責任與民事債務不履行責任將失其分際。」

三、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5284號刑事判決:

「按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係以行為人於行為之初,即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為其主觀構成要件。又債務人於債之關係成立後,如有債務不履行之情形,在一般社會經驗上,其可能之原因甚多,縱令有遲延給付或不為給付之情形,茍無足以認定其在債之關係發生時即故意藉此詐財之積極證據,尚不得僅以其違反債信之客觀事態,推定債務人原有詐欺取財之不法所有意圖」。」

律師教蒐證(十七)噪音有多吵?—談證據的客觀、具體

TIME 46.JPG

明曜百貨 湯姆熊

一、前言

今天講蒐證(舉證)的「客觀」、「具體」。訴訟雙方總是有各自的主張想要讓法官知道,所以大家都知道蒐證、舉證的重要,但是,你知道證據也要盡量「客觀」、「具體」嗎?

二、噪音有多吵?

以提告鄰居有噪音為例,可以對鄰居主張人格權受到侵害,而請求賠償。但是鄰居的聲音「很大聲」、「吵得我睡不著」,並不是客觀、具體的證據。

像是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08 年度簡上字第237號判決,原告之所以提告鄰居有噪音而敗訴,是因為法官認為:「惟居住安寧之人格法益旨在維護符合人格尊嚴 的生活環境,且噪音係主觀性感覺,感受程度因個人身心理狀況而異,故聲響是否屬噪音,是否已達侵害他人居住安寧,其要件上須超越一般人社會生活所能忍受之程度,且情節重大,始能賦予被害人請求賠償非財產上損害之權利,非單憑當事人主觀喜惡或感受為認定。本件上訴人就此雖於原審 提出錄音光碟為據,然參諸 [噪音管制標準] 對於噪音測量儀器、測量高度、噪音計上動特性之選擇、背景音量之修正、測量地點及與建築物牆面線之距離等項目均有細部規定…( [噪音管制標準第3條參照),上訴人自行錄製聲響顯未合於環保署檢測聲音分貝之專業規定,自無從判定現場聲響之實際分貝為何;況錄音裝置所收錄之聲音嗣後再經其他機器播放, 可能導致原聲音音量大小失真之情形(於調整播放機器之音量控制鈕後,所得之音量即隨之改變),亦無法判斷現場實際聲響之音量高低究竟為何,尚難單憑上開光碟內容即推認該等聲響業已逾越住宅區…,及一般人生活所能忍受之程度,而達情節重大該當於侵權行為之成立要件,是上訴人以自行蒐證側錄之錄音光碟內容,欲證明被上訴人於該日敲打鐵門所製造之聲響已影響其居住安寧及健康云云,要無足取。」

也就是說,法院認為原告自己錄音,但是再放出來的聲音,已經改變,無法知道現場實際音量大小,也無法套用到環保署規定的分貝數值,這份錄音證據就難以說服法官。

 

三、環保局的噪音測量—客觀、具體

而在另一個案例中,原告提告勝訴,他的方法我們可以參考。在該案中,法院就以:「查環保局於107年7⽉7⽇起迄108年3⽉15⽇間因受理原告陳情被告有噪⾳污染情事,派員至原告系爭2樓房屋測量被告所在系爭1 樓房屋所發出之⾳量,經量測結果有超過該時段管制區低頻噪⾳管制標準值之部分…..107年7⽉7 ⽇稽查概況:於陳情⼈居住場所指定地點,量測低頻均能⾳量值已逾噪⾳管制標準,依法告發,並諭令業者於107年8⽉6⽇19時01分前完成改善(2)107 年8 ⽉9 ⽇稽查概 況:會同於陳情⼈之⽣活起居地點量測低頻⾳量39.7分⾙, 背景⾳量31.0分⾙,修正後⾳量39.1分⾙,已超過噪⾳管制標準值,依法告發並按次處罰……可知系爭1 樓房屋於上開期間,經環保局認定場所、設施等物發出之音量超過噪音管制標準,違反噪音管制法之規定,依法予以告發裁罰者共計14次之事實,堪以認定。……本院衡酌上開管制 標準係主管機關為落實噪⾳管制法維護國民健康及環境安寧,提⾼國民⽣活品質之⽬的所制訂,應已考量國民健康及環境安寧,並依據所在位置之環境,斟酌轄區內噪⾳狀況劃定各類噪⾳管制區及管制⾳量,故適為聲⾳對⼈民居住安寧影響之依據,依前揭量測結果,可知被告發出之聲響不僅於原 告之房屋內均可聽聞並已逾越當地管制標準,且非短暫、偶 發⽽得容忍或忽略者,⽽具有長期性、持續性,對居住於系爭1 樓房屋樓上之原告,已使其無法適當休憩、長期以來⽣ 理與⼼理均蒙受重⼤痛苦與壓⼒,⽽超越⼀般⼈社會⽣活所 能容忍之程度,並影響原告⽇常⽣活之居住安寧,⾃屬⾜以 重⼤影響原告居住安寧之侵害,侵害原告之⼈格法益情節並 非輕微。」

你看,有中立的第三方—環保局做測量,有符合法規的測量方法,不至於讓法院懷疑你刻意放大音量,也有具體的分貝標準,是不是就能夠讓「噪音」這件事情,等於有環保局幫你背書,也比較容易說服法院了呢?

三、舉一反三:臭味、油煙

其實不止噪音,像是鄰居的臭味、油煙,也能透過環保局進行測量;或是在其他情況,只要你能想到找一個客觀的政府機關或中立單位,能夠協助你讓證據的呈現更客觀,都不妨在訴訟前先進行這方面的蒐證。

四、結論

蒐證時,要想到證據該如何「呈現」給法官,尤其是證據要有客觀、具體的數據,測量方法也要讓法官可以接受,不妨找中立第三人「幫」你蒐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