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無罪的罪人」—兒童性侵害的第一次追問

這本陳昭如女士在今年(2019年)7月出版的《無罪的罪人:迷霧中的校園女童性侵案》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25329

讓我想起張娟芬女士所著的「無彩青春」,一本書講一個個案,張女士的「無彩青春」,講的是蘇建和等三死囚案,這本陳昭如女士所著的「無罪的罪人」,講的則是已經判決定讞的許倍銘案。

實務工作者如法官、檢察官與律師,大都是卷宗了解個案案情,類似這樣的「講個案」書籍,要深入淺出地講好一個個案,非常不容易。

不容易之處有三:

1.實務卷宗數量龐大,作者要花費相當大的力氣讀完這些文白夾雜、充滿法律條文的卷宗,本來就有一定難度。

2.作者消化完之後,還要把這個「故事」講清楚,讓沒有法律背景的人也進入狀況,更是考驗作者的說故事能力。

3.最後,在有特定立場,也就是認為許倍銘案在程序上有嚴重瑕疵的情況下,作者必須有「挑戰」專業人士—法官、檢察官與警察程序瑕疵的功力。

以本書的內容,認為許案在程序上固然多有瑕疵,但是作者點出最重要的「第一次追問」,就出了問題。也就是當兒童被照顧者(如母親)「懷疑」疑似受到性侵害時,對兒童追問、質疑「下手」的人時,就可能產生誘導了,在本書中,母親沒有從女童的家人或更親近的人考慮,而是在與學校老師「交互印證」之下,推測女童與本案被告許倍銘在做智力測驗時,有一段在教室獨處的時間,也從這個方向持續「追問」女童。

兒童本身對於大人的質問,未必能夠完全理解,或是為了迎合大人,以回答出「正確答案」獲得稱讚,可能講出與事實不符的「回憶」,而本案也就是在這關鍵的第一次追問,作者質疑這個重要環節就已經在無意中走偏了方向,而後來的警訊筆錄,作者也質疑,當兒童的答案與「大人想的不一樣」時,警察與兒童母親的態度,也影響了整個警訊筆錄的製作。

最近剛好有一件兒童性侵害的辯護案件,開庭時,我跟法官提到這本書,法官說他也有看,他們院方不少同事也都有傳閱,可見作者寫這本書,受眾也不只有一般民眾,更可能是瞄準實務工作者。

幾天前,太太跟家中兩歲多的弟弟談到雞塊不要吃太多,會變胖,小孩馬上接著說:「爸爸說雞塊吃太多會追不到女生喔」,我怵然一驚,因為我根本沒有講過這樣的話,事後回想,也不太確定是哪些曾經說過的隻言片語,讓他把「爸爸說」、「雞塊」、「追不到女生」這幾個片段連結在一起,或許也永遠不可考了。然而,兒童的記憶及話語,零碎而片段,可見一斑,更不是一句「小朋友不會說謊」就能斷定小孩回答可信度,尤其這樣一句話,可能會讓人面臨牢獄之災,身為父母,更應謹慎,對於疑似性侵害的狀況出現時,一定要冷靜不能心急,追問時切記在無意中誘導小孩。

我想沒有人能夠肯定許案是不是受到冤枉,但是大人對於兒童疑似受到性侵的驚恐及同情,導致程序上的不慎重,通往地獄的道路,很多時候都是由善意鋪成的,更有可能讓真正為惡之人,逍遙法外。

期刊文章收錄於「侵權行為因果關係之探討」,新書上市!

蒙元照出版社抬愛,把之前我投稿在月旦裁判時報的文章「醫療糾紛中因果關係舉證責任之轉換──簡評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27號民事判決」收錄於2019年7月上市的「侵權行為因果關係之探討」。

http://www.angle.com.tw/Book.asp?BKID=10927&f=fb&fbclid=IwAR1J90qsuuqWl3Wv9FFceVv32z2ww-121gqsbMlvsgQPJtx-C2exHuW46_c 

身為法學後輩,能與法學前輩們的文章收錄在同一本書,對我而言是莫大的沾光與鼓勵,也期許自己繼續努力。

書摘:教養,從跟孩子的情緒做朋友開始–孩子鬧脾氣,正是開發全腦的好時機

IMG_1804.JPG
宜蘭傳藝中心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36954

這本「教養,從跟孩子的情緒做朋友開始」,作者Daniel J Siegel 是心理學臨床教授,我讀完後自覺獲益良多,把幾個書中的重點寫下來,分享給其他爸爸媽媽參考。

書中主要在強調,小孩除了偶爾的「策略性失控」(故意表現得失控,以向父母爭取更多)以外,大部分發脾氣或情緒失控,其實是因為大腦尚未發育完全而「無法控制」。

小孩在情緒失控的時候,書中建議父母能夠多帶點同理心看待,並且在失控的第一時間以「情感連結」取代長篇大論的管教,因為小孩在失控的當下,最需要的是父母的認同與理解,小孩情緒失控時,其實他心裡也在受苦,這與因跌倒而膝蓋受傷時,需要父母的安慰相同,此時口氣兇惡的管教或嚴厲、嘲諷的語言,不僅小孩聽不進去,也讓父母子女的關係越來越差。而給予「情感連結」並不會寵壞小孩,寵不是用給小孩多少愛、時間與注意力來衡量,小孩被寵壞,並非因為花太多心思在小孩身上,真正的寵壞小孩,是讓小孩認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隨時都可以滿足慾望(want)。

以下參考書末的重點摘要,加入一些我自己的說明,好讓沒看過書的爸爸媽媽能夠快速掌握這本書在說什麼。

壹、書中重點一:為何要先進行情感連結?

 

一、效益:

(一)短期效益:讓小孩從直覺反應轉為接納意見。

(二)長期效益:建構小孩的大腦,幫助小孩發展上層大腦(大腦提供內在約束力的地方)

(三)人際關係效益:深化親子關係。

 

二、情感連結原則:

(一)管教的當下注意小孩當下的狀況與情緒。

(二)把重點從行為本身轉移到背後原因,為何小孩要這樣做?他想表達什麼?

(三)說的方法比說的內容更重要

 

三、幫助小孩覺得自己被理解:

(一)傳達安慰。

(二)確認:即使不喜歡小孩的行為,還是要認知甚至接納他們的感受。

(三)少說多聽。

(四)反映你想聽見的話:傾聽之後,把你聽見的話反映回去,讓小孩知道你聽進去了。並回到循環(一)傳達安慰。

 

貳、書中重點二:再進行重新引導

 

一、一個定義:管教即教導,問自己三個問題:

(一)為什麼小孩會做出這個行為(內心、情緒有何變化?)

(二)想讓小孩學到什麼?

(三)該怎麼教導這一課?

 

二、兩個原則:

(一)等到小孩與父母都準備好要管教(避免情緒當下無法說、無法聽)。

(二)原則一致但保有彈性。

 

三、三個效果:

(一)洞察力:幫助小孩了解自己的感受和對於困境的回應。

(二)同理心:讓小孩練習反思自己的行動會如何影響他人。

(三)修復力:問小孩有什麼方法可以彌補過失。

 

參、幾個重新引導的策略:

一、減少管教的用字,避免長篇大論。

二、接納情緒。

三、以描述客觀事實代替說教。

四、讓小孩參與管教,適度讓小孩提出解決的方法,例如晚上

睡覺時把手機放在客廳,讓自己較容易遵守承諾,不睡前偷玩手機。

五、把「不行」變成有條件的「可以」,適度保有彈性。

六、強調正向、積極面的鼓勵,避免使用負面的管教言語。

七、發揮創意的管教方式。

八、教導小孩主導自己的感受與看世界的方式。

 

 

「拼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書評心得

宜蘭傳藝老爺行旅
宜蘭傳藝老爺行旅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22830

這本台大社會系特聘教授藍佩嘉教授所著的「拼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在五月時知道這本書即將上市,就非常期待,昨日在書店看到,立刻入手。今天看完,覺得可以推薦給跟我一樣偶爾(或時常)對教養感到焦慮的父母。

隨著社會進步,兒童被視為獨立的個體,加上全球化之下日趨競爭的壓力,少子化沒有讓教養變得更簡單,教養變成一種專門的學科,市面上充斥教養書籍,臉書、電視上的「教養」專家,告訴你各種方法,教大家如何教小孩,臉書上教養文章的按讚與分享數,也看得出大家對教養的重視,或說是:焦慮程度。

我們希望小孩能夠更有競爭力,卻同時也希望小孩適性發展、開心長大,某些時候,甚至以彌補我們在上一個世代所失去的快樂童年的心態,希望他們能夠追求自己所愛的。但是看到來自中國、世界人才流動下所生的高度競爭,同時也對自己的教養方式感到懷疑–要讓小孩有競爭力,以免脱落入更下層的階級;同時又希望小孩能夠比我們更無壓力地快樂長大,當父母竟然如此之難。

有了小孩之後,我多了「父母」這個身份,除了更加反思自己與父母的關係外,也觀察其他父母的教養方式。這本書的作者藍佩嘉教授,令人訝異地,她自己並無子女,但是透過研究團隊對現今台灣社會不同家庭背景的父母進行深度訪談,從不同社經地位的父母口中,頗析出各自的教養策略,與我自己這幾年當父母的粗淺觀察相互映證,這本書不僅更為深入,而且真正接地氣,根本可以說是台灣社會教養現狀的精準歸納。

附帶一提,基本上看到像是「小孩不想寫功課」的改善 SOP,或是「小孩不想收玩具」的改善SOP,我認為參考價值都是有限,我們能做的應該是盡量去了解小孩不同個性的差異,以及父母情緒控制、能力的侷限,而非教科書般的照本宣科,按表操課就認為能夠得到。教養之難,難在人是複雜的動物,不同階層、知識、經濟環境的父母,本來就有各自能力、資源的侷限,教育方針更是南轅北轍;而小孩是複雜的個體,同樣家庭當中,小孩個性也有所不同,去背景化的教養SOP,在某些時候有用,某些時候沒用,換了個環境,換了個家庭就失靈了。就如同我們不會相信有「把妹五大必成心法」,也不應該有「教養小孩SOP」。

這本書是台灣教養現狀的觀察,並不是教養的指導書,更不會從這本書中獲得如何教養小孩的方針,看了也不會讓人馬上就知道怎麼教小孩(因為根本沒有這種東西),但是看了這本書,除了對於教養方式固化階級的不平等更加了解外,也讓我們更清楚知道焦慮的來源,雖然不一定能直接解決我們的焦慮,就如同沒有「解決教養焦慮SOP」一樣。

另外,看完書可能還會讓人有些寬慰與體諒,就如同作者自己說的:

「我在大學裡教書快二十年了。這些年來,我看過許多在原生家庭中受苦的孩子。許多人的傷痕並非因為父母缺席或失職,反而來自父母的期待太高、介入太多、瞭解太少。不論透過權威恫嚇、切斷金援或情感勒索的方式,父母希望孩子就讀他們眼中理想的科系、從事比較安穩的職業、打扮得更接近主流的性別角色、結交更符合家人期待的婚配人選。

如果這本書可能提供這些孩子一些慰藉或啟發,我希望你能從中看到父母的焦慮與掙扎。在某個意義下,他們也是結構下的受害者,他們難以看穿市場販賣給他們的恐懼、不易擺脫成長過程中內化的社會期待,不知不覺中把愛變成焦慮與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