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文章收錄於「侵權行為因果關係之探討」,新書上市!

蒙元照出版社抬愛,把之前我投稿在月旦裁判時報的文章「醫療糾紛中因果關係舉證責任之轉換──簡評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27號民事判決」收錄於2019年7月上市的「侵權行為因果關係之探討」。

http://www.angle.com.tw/Book.asp?BKID=10927&f=fb&fbclid=IwAR1J90qsuuqWl3Wv9FFceVv32z2ww-121gqsbMlvsgQPJtx-C2exHuW46_c 

身為法學後輩,能與法學前輩們的文章收錄在同一本書,對我而言是莫大的沾光與鼓勵,也期許自己繼續努力。

蘋果日報投書:學測考題引文不須作者同意

50988203_1013689772174183_2376239017843752960_n.jpg

《著作權法》第54條規定:「中央或地方機關、依法設立之各級學校或教育機構辦理之各種考試,得重製已公開發表之著作,供為試題之用。但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如為試題者,不適用之。」像是學測、高普考等政府機關舉辦的考試,有公共利益的考量,且為了維持公平,需要保密,也難以在出題前,事先取得原作者的同意或授權,因此法律規定,學測、高普考可以使用已經公開發表的著作作為試題,不需要經過原作者的同意。相比之下,像是坊間補習班舉行的模擬考要出題,當然就不能以這條主張了。

全文請參: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130/1509702/?fbclid=IwAR3mhjOsf8O-bqd0r4aqaLIhNit2vHTAvtkEJ37T_C7MfghoUPc5_nVGOoU 

從芝加哥美術館開放畫作免費下載談著作權

天母高島屋 媽媽逛studioA 爸爸拖怪
天母高島屋 媽媽逛studioA 爸爸拖怪

一、畫作的著作權歸屬

最近媒體報導芝加哥美術館在官網上開放超過五萬件知名藝術作品的線上閱覽服務與自由下載,甚至可以下載作商業用途。[在家賞名畫!芝加哥美術館開放超過五萬件藝術品免費下載 | 芋傳媒 TaroNews](https://taronews.tw/2018/12/24/211082/)
其中不乏莫內、畢卡索、梵谷等人的知名畫作。然而媒體的報導會讓人誤以為這些畫作的著作權是「美術館」的,其實這些畫作的著作權並非歸屬美術館的,而應該是屬於創作者,也就是畫家的,但是許多畫作,也早就超過著作權的保護期限,應該已經屬於公共財,大家本來就都可以使用,美術館是基於公益的目的,將這些畫作重製並且提供連結,讓大家下載。
從芝加哥美術館的官網說明,也可以清楚知道大部分都是公共財的畫作(https://www.artic.edu/image-licensing)的。

二、著作權保護期間有多長?

在美國,著作權的保護期間為直到作者(畫家)死後70年,因此許多畫作也早就超過著作權的保護期間,大家都可以自由利用。
在我國則短一些,是著作人的生存期間+死亡後50年,例如詩人楊喚逝世於1954年,著名的《夏夜》一詩,於2004年就成為公共財(Public Domain),不再受著作權保護,任何人皆可自由利用。

三、著作權的私益與公益平衡

著作權並不是保護越多(越久)越好,倘若著作權保護得過久,反而讓社會都必須取得著作權人的授權才能使用,無形當中也少掉很多改作、二次創作的機會,因此著作權法才會制定一定的保護期間,而不是讓著作權永久存續。
在我國高唱著作權保護的同時,外國也開始反省對於著作權的保護是否太過,甚至推廣創用CC(Creative Commons)[台灣創用CC計畫 | Creative Commons Taiwan](http://creativecommons.tw) ,以促進著作的使用。芝加哥美術館,讓這些歷史上有名的名畫,更為流傳、讓大家盡量使用,自然也是基於相同的立場了。

 

風傳媒投書:通姦罪不一定要抓姦在床 

認定通姦罪的證據,不一定要抓姦在床
認定通姦罪的證據,不一定要抓姦在床

這幾天新聞持續報導,知名正妹醫師與人夫傳出通姦婚外情,引發網友熱烈討論,甚至興起人肉搜索,不知是社會風氣開放或是媒體發達,近年來時常見到名人外遇、通姦的新聞,不過相信大家一定時常看到新聞上,法院或地檢署針對「這明明就是通姦」卻判決無罪或不起訴的例子吧,例如:

LINE人妻要看「毛型」 被告通姦不起訴 (蘋果日報2018328日新聞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323/1320542/

 

這樣也行?和女主管奔摩鐵「討論公事」 腥夫獲不起訴

(中時電子報2018312日新聞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80312001103-260402

 

甚至有新聞報導:「抓姦要在床、否認就沒事了」 官司真的沒事(聯合新聞網2018323日新聞https://udn.com/news/story/7321/3047469)

 

從上面的新聞可以看得出來,司法實務對於通姦罪的認定,並非如一般人想像中「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必有姦情」,這可能是因為隨著通姦除罪化的思潮,不少檢察官、法官都傾向認為不應以刑罰來處罰婚姻中的不忠者,也因此在證據檢視時,對通姦罪的認定,採取比較高的標準。畢竟感情的事情本來就不能勉強,兩個人之間的婚姻,應透過情感維繫,透過刑事追訴來處罰,不符合刑罰謙抑性原則,而以通姦罪讓配偶背上刑責,也未必就能夠讓家庭婚姻圓滿。況且,實務上常見的案例是,元配同時對配偶與小三提告,逼迫身為共同被告的配偶擔任證人,等配偶作證承認與小三通姦後,元配心滿意足地只撤回對配偶的通姦告訴,只保留對小三的相姦告訴,導致明明配偶是通姦者,小三是相姦者,卻常常只有小三受到懲罰,變相使國家司法程序成為元配報復小三的工具。也因此,去年的司改國是會議決議:廢除通()姦罪,若因故無法廢止,也應即刻刪除刑事訴訟法239條但書規定,即現行法規下告訴人可以單獨對配偶撤告而只告「相姦者」之情形。

 

但是司改國是會議並非修法程序,在現行法下,仍有通()姦罪,倘若因此誤會通姦只要沒有被抓姦在床,就可以「否認到底」,絕對不會有事,那也不正確。因為刑事訴訟本來就不以直接證據為限,只要綜合各種間接證據,法院一樣能夠認定有犯罪事實。

 

例如今年2月判決的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6年度上易字第899號刑事判決就提及:「又按男女間之性行為,原屬隱密私諱之事,除行為人外,外人本不易查知。惟尚非不得依其他相關之直接、間接證據及情況證據,佐以一般社會生活之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認定之,並非唯有抓姦在床、性器官結合或DNA 等直接證據始得證明。」本案即以行車紀錄器所錄到男女雙方鹹濕的對話,認定確有通姦事實。

 

另外像臺灣高等法院105年度上易字第2604號刑事判決,法院以小三的證詞以及汽車旅館監視器照片以及男女雙方在汽車旅館共宿3小時等間接證據,在沒有抓姦在床的情況下,認定通姦罪成立。

又如臺灣高等法院 106 年度上易字第320號刑事判決,法院認定男女雙方於LINE對話中,提及對於幾次特定時間點發生性行為之相關細節及深刻感受,不採信被告(本案被告只有小三,元配已經對先生撤回告訴)抗辯只是單純幻想、網愛的說法,判決相姦罪成立。

再如臺灣高等法院 106 年度上易字第1372號刑事判決,法院以證人(元配之先生,本案被告一樣只有小三)證詞,以及先生與小三之LINE對話內容(筆者按:大家真的很愛在LINE上談鹹濕對話),不斷描寫床笫之事,內文煽情露骨,並提及性交行為之情形,被告甚而傳送裸露胸部之影像給元配先生等情節,認定有相姦情事。

又如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易字第742號刑事判決,法院也以先生與小三的親密合照、先生與小三以老公老婆互稱,以及先生幫小三查詢墮胎醫院資訊,甚至陪同小三前往墮胎等情,認定確實有通姦行為。

上面近兩年的刑事判決,可以看出司法實務在認定通()姦罪時,並不是一定要「抓姦在床」,只要間接證據充分,一樣是可以認定犯罪事實的。雖然筆者也贊同通姦應該除罪化,但是既然通姦罪現在仍未廢除,則在認定證據上,即不適合以通姦除罪之思想,過度侷限於一定要直接證據或抓姦在床。筆者上面所引用的法院判決,以間接證據綜合卷內資料,在符合一般人經驗法則之情況下,認定通姦罪成立,相信也不會讓人覺得法院真的那麼「恐龍」,大家也不要誤會通姦罪,一定要抓姦在床了。

本文亦刊載於風傳媒

http://www.storm.mg/article/422395

 

「台女不意外」?誣告性侵與性侵的證據認定

是真的有性侵還是誣告,常只有一線之隔
是真的有性侵還是誣告,常只有一線之隔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新聞開始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女性提告男性性侵,最後經檢察官調查後,發現雙方其實是兩情相悅發生關係,但因為該名女性事後後悔,或是因為有婚外情,被老公質問,只好胡亂說自己是被性侵……等。
以下新聞案例不勝枚舉:

檢方勘查女網友的驗傷報告及監視器畫面,發覺非遭性侵會出現的新撕裂傷,且退房時女方神態自若,未逃跑或呼救,還與文男一同購物及坐在商場門外聊天;檢察官採信文男說詞,認定罪證不足。(2015-10-19自由時報)
    檢方傳喚白男說明,白表示2人為合意愛撫,而非指侵,且若阿君真的遭到侵害,為何不向摩鐵人員求救,事後還讓他載回家?(2015-10-22自由時報,離上一篇新聞也才三天)
    陳男庭訊對於女子指述他在包廂電影院對她又親又舔,且女子曾為他口交一事都不否認,但辯指是兩情相悅,並拿出2人的辦事後Line對話自證清白。
    檢方調查,案發的包廂電影院以木頭搭建,僅有門簾緊閉,上方並未遮掩,整個場地就像是一字排開的辦公場所,2人在包廂長達1個多小時,女子有機會、有時間呼救卻未這麼做;另觀看2人事後的Line對話上下文,發現女子未留下違反意願的任何對談,反而附和陳男的包廂雲雨餘韻。檢方並認為,女子提告後,陳男傳簡訊給女子的內容,也未有任何惡害通知,全案偵結,以罪嫌不足將陳男所涉的妨害性自主、恐嚇罪嫌處分不起訴。(2015-11-03壹週刊)
    甘男今年4月與辣妹在台北市信義區夜店MYST結識,兩人看對眼,隨即轉戰開房間,甘男友人陪同兩人,以手機拍下辣妹躺床「諂媚微笑」的照片後才離開,甘男即與辣妹2度發生性關係。隔天一早,甘男先行離去,賓館櫃台人員曾3度詢問辣妹是否要退房,辣妹都稱「等一下」,直到第3次才稱遭甘男性侵。台北地檢署根據甘男友人提供照片,認為此案只有辣妹的片面指述,昨將甘男不起訴。(2015-12-05蘋果日報)

 

這些提告性侵卻經地檢署、法院認定只是雙方情投意合發生性關係的的新聞,轉載到PTT上,引發網友討論
網友有以「台女不意外」指稱這些女生,當然與大多數善良的台灣女生比起來,這些會誣告性侵的女性,應只是少數,但經媒體常常報導,也無怪乎網友想問:為何這些女生都會亂吉(亂告)性侵?

 

其實,從我上面引用的新聞內容,注意到了嗎?到底是兩情相悅或性侵,通常「案發現場」都是在房間等隱密空間,在現場只有兩人的情況下,兩人到底是你情我願還是有人被「霸王硬上弓」,到了地檢署、法院,一定是各說各話。而強制性交,規定在刑法第221條:
221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法律規定強制性交案件,三年以上至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因此「低消」就是三年。而也因為是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罪,無法緩刑或易科罰金,因此只要有罪,就是一定會被關。(筆者有擔任過某件強制性交案件的辯護人,極力說服法院情堪憫恕,獲得法官認為情堪憫恕,依據刑法第59條特別減刑並給予緩刑,而不用入監服刑的例子,但這應該只是少數中的少數,大多數強制性交案件,一經認定有罪,一定就是入監服刑了)
從上面的新聞,大家也注意到了,男方大多也都承認有「性交」這個客觀上的事實,但問題是到底有無違反女方意願而「強制」?在法官與檢察官都不認識雙方的情況下,兩人各說各話,如何認定是你情我願或強制性交呢?其實從上面的新聞內容,大家應該也可以注意到另一件事情,法官與檢察官只能從「客觀的證據」去認定女生是否是願意的。

例如:「且退房時女方神態自若,未逃跑或呼救,還與文男一同購物及坐在商場門外聊天」、「且若阿君真的遭到侵害,為何不向摩鐵人員求救,事後還讓他載回家、「2人在包廂長達1個多小時,女子有機會、有時間呼救卻未這麼做;另觀看2人事後的Line對話上下文,發現女子未留下違反意願的任何對談,反而附和陳男的包廂雲雨餘韻。」

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金孟華助理教授的研究「性侵害案件無罪原因分析之研究」也指出刑法第221(強制性交罪)的前五名無罪因子,分別為:
1.      被害人、證人之證述前後或相互是否有不一致或矛盾(17%)
2.      被害人有無在第一時間將事情予以揭露、報警或驗傷(8.9%)
3.      事發當時有無積極呼救、抗拒或逃跑(8.4%);
4.      以被害人與被告之身型大小比例或肢體有無外傷顯示遭受強制力(7.6%)
5.      除被害人證述外,是否有其他事證足以補強(7.3%)
因此:
1.      如果我被性侵了,怎麼辦?
假若妳真的被性侵,我會建議:請妳第一時間一定要前往報警或驗傷,以免日後相關證據(下體內精液、性侵者毛髮與DNA)流失,或讓法官、檢察官質疑為何事隔多年(其實有不少例子都是被害人經過多年後,方有勇氣提出)。另外,有些案件法院會審酌被害人在案發之後,是否有另外向親友訴苦,以該親友與被害人的Line內容或直接請該親友到庭作證,作為補強證據,這些也都可以在提告時一併提供給法院。
2.      如果我被誣告性侵,怎麼辦?
反之,如果你不是被性侵的人,而是被指控性侵的「被告」,我會建議你認真要找律師幫你辯護(不找我也沒關係,但一定要找律師討論,三年以上的重罪不是開玩笑),新聞固然看似很多經檢察官或法官明察秋毫,還予被告清白的例子,但是性侵案件在實務上,被告要澄清自己清白,要推翻誣告者的證詞,也常常遇到沒有證據的情況,有利證據的蒐集,難度不比告訴人低。尤其作無罪答辯時,沒有辦法清楚陳述案發前後過成,或因為緊張,本來自己真的清白的,講到自己越來越心虛的(相信我,因為被追究犯罪的壓力、被親友疑惑眼光看待、被檢察官法官質問與法庭肅殺氣氛之下而亂講話的人,在所多有),建議還是與律師好好周延討論,應該如何理性、沉穩地應訴。
3.      如果我真的有性侵別人,怎麼辦?

    首先,請你一定要對你的律師坦承,不要跟你律師講一套劇本,上了法庭後害律師當庭被打臉(其實大多數律師也都能看得出當事人對律師說謊,只是不太想質問自己的當事人,而且許多律師也有自己承辦這樣案件該如何辯護的作法)。總之,好好與律師針對案情討論,這樣律師才能針對日後辯護方向,例如:是否與告訴人和解以換取較有利刑期等,好好研判,對你才是最有利的。

 

蘋果日報投書 律師觀點:真有「罵人價目表」?罵「幹」只是發語詞不會犯罪?──關於公然侮辱與精神慰撫金

法院不可能會有「罵人價目表」,「幹」也不一定就是發語詞。
法院不可能會有「罵人價目表」,「幹」也不一定就是發語詞。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304/1307864/ 

2018年3月4日,蘋果日報即時論壇全文刊登

張倍齊/律師

之前在網路眾人轉傳,且經媒體刊登的「罵人價目表」,列出了「幹」、「王八蛋」、「婊子」等辱罵人字眼的「價目」,甚至註記「本價格已經過法官核准」。其實這個表格,錯誤百出,且引人誤會,或許當初製作的網友只是博君一笑,不過因為容易引人誤會,還是有澄清的必要。

首先,是繳交給國庫的才稱為罰金,一般民事案件中,被告要賠償給原告的,稱為損害賠償,這個表格所指的,是如果公然侮辱他人,所需負擔、賠償給被辱罵之人的金額,而非「罰款」或「罰金」。

另外,這些法官判決下來的金額,真的就是「公定價」嗎?罵「幹」真的都不會有事嗎?

其實,這個表格也在右方提到法官罰款(罰款二字有誤)說明,提到法官認定的個案不同情狀,所以才會有那樣的賠償金額。

一般我們講的公然侮辱,在民事上就是侵害他人的人格權,讓他人的人格受到貶損,而使他人感受到精神上的痛苦,所以那位受到辱罵的人可以請法院判決辱罵者,賠償給他精神慰撫金。

但是精神上的痛苦到底有多痛苦?有人被罵國罵可能都不痛不癢,也有人被稍微諷刺個幾句,就好幾天不舒服,甚至作夢都會夢到那個難堪的畫面。而且精神上的痛苦是在腦子裡、在心理,法官應該如何客觀呈現與衡量?

目前我國的法院在認定精神上痛苦與衡量精神慰撫金時,是以客觀的資料來作基礎。(總不能看誰在法庭上表演給法官看,表演得比較痛苦的人,就獲得比較高的賠償吧?)

依據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221號、51年台上字第223號及76年台上字第1908號判例:「次按不法侵害他人之人格權,被害人受有非財產上損害,請求加害人賠償相當金額之慰撫金時,法院對於慰撫金之量定,應斟酌實際加害情形、所造成之影響、被害人所受精神上痛苦之程度、雙方之身分、地位、經濟狀況及其他各種情形,以核定相當之數額」

所以,法院在衡量精神慰撫金時,是參酌侵害情狀(例如:是在幾個人面前辱罵;或是已經透過電視、臉書等媒體散布?)、所造成的影響(例如:有人被嚴重辱罵後可能因此得到憂鬱症,有人不會)、雙方身分地位與經濟狀況等各種不同情形來核定。

這也是因為不同的個案,都會有不同的事實,法律也不可能以辱罵的字眼,就僵化賠償金額標準。就像這個罵人價目表中提到「幹」只是發語詞,筆者也常見到網友引用這個價目表,強調「幹」字只是發語詞,不會構成公然侮辱或不會被告民事請求賠償。但其實這是很大的誤解,因為法院仍會看個案事實發生的狀況來認定這個「幹」字到底是否有公然侮辱的意思,實務上,也真的有人在訴訟時抗辯這只是他的發語詞,卻被判刑的例子。

例如在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6年度易字第3751號刑事判決的個案中,被告就抗辯「幹」只是口頭禪,但是法官認為:「然該等言語針對性明確,聽聞者可感受陳述人情緒激動、異常,顯非日常生活對話之發語詞、口頭禪,且觀諸被告事發當時與楊OO、告訴人2人之對話譯文,對話時間長約13分鐘,過程中被告之陳述共數十句話,其中僅表示過1 次『幹,就不就很囂張…阿不就很囂張』等語,顯難認係上開言詞係其口頭禪,是其所辯洵非可採。」仍認為成立侮辱公務員罪,判決拘役50天,得易科罰金。

因此,法院不可能會有「罵人價目表」,具體是否構成犯罪、是否要賠償,以及要賠多少錢?都要看個案事實而定。更不要有罵「幹」只是發語詞,絕對不會有事這種誤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