蒐證, 家事, 民事法

律師教你怎麼蒐證(十二)驗DNA-確認親子關係等民事訴訟

 

一、前言

在訴訟的類型中,有「確認親子關係存在」或「請求認領」之訴訟,也就是透過訴訟,讓法院判決父子之間有親子關係存在,或是判決親生父應認領這個小孩的訴訟。

電視古裝劇中,要確認兩個人之間有沒有父子關係,常見的劇情是「滴血驗親」,但現在的科學技術發達,當然知道這樣做是不可靠的,現在要確認血緣關係最常見的方式,當然就是「驗DNA」,但是這個「驗DNA」在訴訟上要怎麼進行?

二、民事訴訟不能強制成年人驗DNA

倘若這個疑似是父親的人(被告)願意與小孩一同前往驗DNA、鑑定親子關係,自然沒問題,但大多數的訴訟中,被告基於各種原因(例如:心虛、覺得對方是來亂的…都有可能),常常不願意前往鑑定。

大家可能會覺得:簡單啊,直接把這個疑似是父親的人跟小孩強制抓去驗不就知道了嗎?

不過在我國,民事訴訟長期以來並無強制驗DNA的明文規定,前幾年通過的家事事件法,雖然在第68條規定:

「未成年子女為當事人之親子關係事件,就血緣關係存否有爭執,法院認有必要時,得依聲請或依職權命當事人或關係人限期接受血型、去氧核醣核酸或其他醫學上之檢驗。但為聲請之當事人應釋明有事實足以懷疑血緣關係存否者,始得為之。

命為前項之檢驗,應依醫學上認可之程序及方法行之,並應注意受檢驗人之身體、健康及名譽。

法院為第一項裁定前,應使當事人或關係人有陳述意見之機會。」

從條文第1項看來只有對「未成年子女」強制鑑定之明文,而對「成年子女」則無強制驗DNA之規定,也就是說法院如果要求成年子女驗DNA,成年子女予以拒絕,法院也不能強制採驗。

三、雖然不能強制採驗,但能夠間接認定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96號民事判決提到:「家事事件舉證之當事人聲請勘驗,法院認應證之事實重要,且舉證人之聲請正當,有命行勘驗之必要,而勘驗物係由他造占有者,法院得依聲請以裁定命他造提出勘驗物,他造無正當理由不從法院之命提出者,法院得審酌情形認舉證之當事人關於該勘驗物之主張或依該勘驗物應證之事實為真實。則當事人一造聲請為血型、去氧核醣核酸或其他醫學上之檢驗,如就其主張之事實已為相當之證明,法院認其聲明為正當而命為鑑定時,他造倘無正當理由而拒絕者,法院得以之為全辯論意旨之一部分,於斟酌其他相當事證後,為該他造不利之判斷。」

簡單而言,法院不會隨便要求民事被告驗DNA,否則倘若隨便一個女生都打訴訟說自己的小孩是郭董、王董的,郭董、王董就有義務要驗DNA或因此遭到法院受到不利的認定,那也不合理。

反之,倘若原告已經提出一些間接證據,例如在這件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96號民事判決中,就是被告在該名子女受胎可能期間,多次與原告發生數次性行為,且經被告支付赴美生產之費用;而且被告與該名子女血型相同;自該名子女出生起,被告就支付其生活費及教育費至民國九十八年五月;且連續二年於週六照顧該名子女等情況,可認被告與該子女間血緣關係存在已為「釋明」,也就是讓法官覺得「既然有這麼多證據都對你不利,你為何不敢驗DNA釐清事實呢?」

而法院雖然不能強制該被告強制驗DNA,但是法院有一個大絕招:「判你敗訴」,也就是法院可以衡量整個卷內證據後,在沒有驗DNA的情況下,判決被告與該名子女間有血緣關係。

DNA驗血緣關係是自然科學的,沒有驗DNA,可能沒有人能夠知道客觀真實,但是法律是社會科學,可以透過卷內證據、透過認定,判決他們有血緣關係。

不過需注意的是,在最高法院105 年度台上字第1774 號民事判決強調,法院須先命被告接受驗DNA,在被告拒絕後,法院程序上要用一個裁定命被告驗DNA,被告仍拒絕後,再作不利於被告之認定。

四、結論

驗DNA在民事訴訟,未成年子女有強制鑑定的明文,但是成年子女並無強制鑑定之規定,法院做法是在原告提出基本資料以「釋明」後,倘若裁定命被告鑑定,被告仍拒絕,法院就能夠做出對被告不利的認定,認為該名被告與子女間有親子關係。

蒐證, 刑事法, 家事, 民事法

律師教你怎麼蒐證(七)-旅館客人之毛髮也有隱私權

挑選甜甜圈
挑選甜甜圈

一、新聞報導內容

最近高雄地院有一個判決,引起新聞媒體討論與注意:

https://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288052 

二、判決內容

這個判決字號是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7年度消字第5號民事判決,判決內容提到:「

2.飯店或旅館之房客雖然已離開房間,其遺留之使用過貼身物品或垃圾通常含有其毛髮、體液等生物跡證,自屬含有基因等個人資料,當受憲法資訊隱私權之保護,該等物品 或垃圾應由飯店或旅館業者循正當管道清洗或清除,此乃 一般房客在社會通念下具備之合理隱私期待,飯店或旅館 業者不得將該等物品或垃圾為其他不當之處理或利用。若 未經房客同意,亦無法律之依據,逕自將包含他人基因等 個人資料之物品或垃圾為不當之處理或利用,自屬侵害他 人自主控制其個人資料之資訊隱私權之態樣,若情節重大 ,當事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自得依民法第195 條第1 項  前段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

經查,原告二人於106 年2 月 14日夜間投宿被告橙屋公司所經營之橙屋商旅,租用系爭房間;106 年2 月15日上午9 時,偵信業者於系爭房間外與原告發生衝突;被告李佳蓉於106 年2 月間為被告橙屋 公司之員工,其於原告離開橙屋商旅後,因徵信業者表示欲購買原告使用過未經清洗之系爭物品,經取得當班經理 同意後,在未經原告同意下,將未經清洗之系爭物品販賣 予徵信業者等情,業據兩造不爭執,上開事實應堪屬實。依一般常情,原告使用過未經清洗之床單、被單、毛巾、浴巾等系爭物品,應含有原告之毛髮、體液等生物跡證,從中當可取得他人之基因,因而,系爭物品中即包含有他人極私密之個人資料,該等個人資料即屬個人自主控制範疇之資訊隱私權,依社會通念,原告當可合理期待被告將 系爭物品循正當管道清洗乾淨。然而,被告李佳蓉在未經 原告同意下,經取得當班經理同意後,將未經清洗之系爭物品販賣予徵信業者,並無任何法律之依據,縱然系爭物品之所有權屬於橙屋公司,仍係侵害原告之資訊隱私權。系爭物品販賣與他人之後果,將使原告極私密之生物跡證 流落不明處,有遭任意蒐集及濫用之可能,危及原告個人 自主控制之資訊隱私權,當屬情節重大。

這份判決的見解,值得贊同。不過因為這個判決處理的是投宿客人與旅館之間的法律關係,所以沒有特別討論到是誰雇用徵信業者來購買這些床單、被單。

三、配偶有主張「不貞蒐證權」之空間

但是倘若案例是要「抓姦」的元配,雇用徵信業者搜集先生與小三外遇的證據,則先生與小三可否對元配主張侵害隱私權?還是元配可以主張「不貞蒐證權」?

近年司法實務承認配偶有「不貞蒐證權」,大多如LIne的通訊截圖(例如:臺灣新竹地方法院107年度竹簡字第404號民事簡易判決)、車內錄音(臺灣嘉義地方法院107年度嘉簡字第536號民事判決)、登入共用電腦內瀏覽電子郵件(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字第788號民事判決),但是像是毛髮、DNA資訊是否也可以主張「不貞蒐證權」,筆者認為基因等生物跡證資訊之流出,其嚴重程度應該是更重於LIne通訊截圖貨車內錄音,要主張「不貞蒐證權」,法院應該更謹慎衡量其必要性,但考量通姦之蒐證確實不容易,倘若配偶確實有合理懷疑,透過徵信社像旅館業者購買床單,以作為離婚訴訟或外遇證據之主張,就「配偶」本身,應可以主張「不貞蒐證權」,阻卻違法,也使該證據具有證據能力。

但是旅館業者本身並無「不貞蒐證權」之適用,因此應該對於客人隱私之侵害負擔損害賠償責任。

刑事法, 家事

夫妻失和,擅自帶走小孩也會成立略誘罪

叮噹老師的塗鴉課

一、夫妻失和,擅自帶走小孩

司法實務上常見的案例,是夫妻因為離婚或分居而沒有同住在一起,夫妻因為有爭執,或「不想讓小孩跟他家人相處」而把小孩帶走,不讓對方見到小孩。然而,如果是父親擅自把小孩帶走,不讓媽媽看到小孩,或是母親擅自把小孩帶走,不讓爸爸看到小孩,也會構成略誘罪嗎?

二、和誘罪、略誘罪與準略誘罪

我們先看兩個條文。

刑法第240條規定:「和誘未滿二十歲之男女,脫離家庭或其他有監督權之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和誘有配偶之人脫離家庭者,亦同。意圖營利,或意圖使被誘人為猥褻之行為或性交,而犯前二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前三項之未遂犯罰之。」

刑法第 241條規定:「略誘未滿二十歲之男女,脫離家庭或其他有監督權之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意圖營利,或意圖使被誘人為猥褻之行為或性交,而犯前項之罪者,處三 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和誘未滿十六歲之男女,以略誘論。前三項之未遂犯罰之。」

這裡的有幾個名詞要分清楚

「和誘」、「略誘」與「準略誘」

1.「和誘」:

如果未經其父母同意,而引誘未滿二十歲之未成年人,使該未成年人「同意」離家,脫離父母監護、支配的範圍,即犯了和誘未成年女子脫離家庭罪,簡稱和誘罪。

2.「略誘」:

如果未經父母親同意,該未成年人也不同意離家,而以「強制」之手段,使未成年人脫離家庭,則犯略誘罪。

3.「準略誘」:

而如果是和誘未滿16歲之男女,法律上認為未滿16歲的小孩子的「同意」,因為智識、社會經驗不足,根本不能當作「同意」離家,因此即使是獲得未滿16歲未成年人的「同意,仍然當作是「強制」小孩離家,所以要依較重的略誘罪處罰,即成立準略誘罪。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309號及26年上字第1166號判例也提到:「所謂略誘罪,係指以強暴、脅迫、詐術等不正之手段而拐取之者,若被誘者有自主之意思,或並得其承諾,即屬和誘範圍,不能以略誘論,惟若被誘人無自主意思及同意能力,則將之誘出置於己之實力支配之下者,仍屬略誘」。

三、略誘罪的犯罪主體包含父母親?

是的,包含父母親。

我們引用判決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104年度上更(一)字第83號刑事判決:

「(六)按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由父母共同行使或負擔之,民法第1089條定有明文。所謂親權應指對於子女身體之照護(包括住居所之指定、子女之交付請求權、懲戒權、子女身分上行為之同意權及代理權),及財產上之照護(包括法定代理權、同意權、子女特有及一般財產上之管理、使用、收益、處分權)之權利行使而言。又刑法第241 條略誘罪所保護之法益,在保護家庭間之圓滿關係,及家長或其他有監督人之監督權。該條略誘罪之規定,並未就犯罪主體設有限制,解釋上享有親權之人,仍得為該罪之犯罪主體,即於有數監督權人之情形下,若有監督權之一方對於未滿20歲之被誘人施用強暴、脅迫或詐術等不法手段而予以拐取,使脫離原來之狀態,而置於一己實力支配下,使其與家庭或其他有監督權之人完全脫離關係,仍應有該條之適用。未成年子女之父母在法律上既均享有親權,不得由任何一方之意思而有所侵害,以父或母一方之不法行為,使脫離他方親權時,仍應負刑事上相當罪責(最高法院21年上字第1504號判例、93年度台上字第4335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件被告未獲告訴人王O興之同意,因其與陳O友間之曖昧關係為王O興查覺後,即將渠等所生之幼子王○程略誘離境前往大陸直至99年9月16日始行帶回,則該段期間,被告顯係刻意將其子移置一己實力支配之下,使能行使親權而有監督權之告訴人完全脫離關係,告訴人對於王○程事實上已陷於不能行使監督權之狀態,被告自有侵害告訴人監督權之犯意及行為,而非僅係被告親權之合法行使。

 

另外,司法實務有認為依照最高法院99年第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未滿七歲的小孩,是連判斷是否同意的能力都沒有,因此是成立略誘罪,而非準略誘罪,如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2年度上訴字第113號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01年度上更(一)字第64號刑事判決。但不管是和誘罪或略誘罪或準略誘罪,親生父母親如果不讓另一方看小孩,讓小孩脫離另一方監督保護的範圍,都有可能成立這些罪名。

四、結論

父母親因為失和,其中一方將小孩擅自帶到國外或藏起來不讓另一方看望,仍有可能會構成略誘罪。

家事, 民事法

代筆遺囑可以用打字方式為之

桃園蘆竹山腳鹿場
桃園蘆竹山腳鹿場

一、爭議來源

民法第 1194 條規定:「代筆遺囑,由遺囑人指定三人以上之見證人,由遺囑人口述遺囑意旨,使見證人中之一人筆記、宣讀…。」

這裡的疑問在於,法條提到的是「筆記」,那以打字是否可以?這個問題看細節,其實可是關乎遺囑是否有效的問題,倘若遺囑因此而無效,影響的可能是相當高額的遺產分配問題。

二、實務見解認為代筆遺囑可以用打字的方式為之

(一)最高法院八十六年度台上字第四三二號判決提到:「查民 法第一千一百九十四條規定,代筆遺囑應使見證人中之一人筆記,並未規定其筆記之方式,只需將遺囑意旨以文字表明,即無不可,是由代筆人見證親自書寫固屬之,如由代筆見證人起稿而後送打字者,亦無不合」

(二)法務部民國 104 年 07 月 24 日104年法律字第10403509100號 也提到:「按民法第 1194 條規定:『代筆遺囑,由遺囑人指定三人以上之見證人,由遺囑人口述遺囑意旨,使見證人中之一人筆記、宣讀…。』所稱使見證人中之一人筆記,因法律並未規定其筆記之方式,且代筆遺囑方式之制定,重在透過代筆見證人將遺囑人之遺囑意旨以文字予以表明,故由代筆見證人親自以筆書寫固屬之,其由代筆見證人起稿而後送打字者,亦應認已符筆記之法定方式,以符合社會現況」,除此以外,法務部 101年 12 月 21 日法律字第 10103109870號函文也提到類似看法。

三、未來修法方向

最近法務部108 年 02 月 13 日法律 字第 10803501680 號函,除了提到上面幾的兩號函文,再次強調代筆遺囑可以以打字方式為之外,還提到:為因應資訊時代、文書電子化之趨勢,法務部已經與行政院、司法院會銜送請立法院審議中之民法繼承編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第1189 條第 3 項規定:「遺囑以書寫或筆記為之者,除自書遺囑外,得以電腦或自動化機器製作之書面代之。」

未來修正草案通過,則除了自書遺囑仍需要以手寫方式以外,其他像是代筆遺囑、密封遺囑等需要用到書寫、筆記的遺囑,都可以用打字方式為之,以後法務部大概也就比較不會一直被問類似的問題了。

家事

夫妻財產制急救包

一、我國夫妻財產制有哪些?

我國的夫妻財產制有三種:分別財產制、法定財產制與共同財產制度。

圖片 1.jpg

二、這些財產制度,哪一種對我有利?

財產是共同還是分開,可以視為一道光譜。

「分別財產制」:
在光譜最左邊,夫妻婚前、婚後財產都分開,離婚也不結算,徹底的分開,適合單純只想結婚,不想讓財產有任何瓜葛的夫妻(或是離婚後也不想讓對方拿半毛錢的夫妻),把夫妻財產切的最清楚,男女雙方財產橋歸橋,路歸路。
「共同財產制」:
在光譜最右邊,則是最黏踢踢的一種財產制度,就是把夫妻的財產跟所得都放在一起,處分財產也需要另一方同意,實務上比較少人採取這樣的制度。

「法定財產制」:
在光譜的中間,也就是夫妻婚後仍各自保有自由管理使用財產的權利,但是在離婚或死亡時,必須結算雙方的婚後剩餘財產(結婚前的財產、繼承來的、別人贈與的都不計入),婚後剩餘財產較多的一方,減去婚後剩餘財產較少的那方,得出一個差額,再除以二,就是剩餘財產分配的權利。

例如:先生婚後剩餘財產有1000萬元,太太婚後剩餘財產有200萬元,差額是800萬元,原則上太太可以在離婚時,要求先生給她400萬元。(但這是原則,倘若太太對於家庭不負責任或沒有貢獻,金額會減少)

三、夫妻財產制度怎麼約定?

光譜的兩端「分別財產制」與「共同財產制」都需要向法院登記,

聲請書可以在這裡下載:

http://chd.judicial.gov.tw/Detail.aspx?ID=1331&struID=8

至於「法定財產制」不用約定也不用向法院登記,也就是說當夫妻雙方並未針對財產制有約定時,那就是採「法定財產制」,這是法律的預設選項(當你沒有做選擇時,這也是一種選擇。)。因此法定財產制是我們最常見的夫妻財產制度,也就是說,大部分的夫妻在離婚或一方死亡時,都會有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

不過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的時效,是兩年要請求,要特別注意不要拖著拖著,就超過時效了。

蒐證, 刑事法, 家事, 民事法

離婚找律師該注意的事情(二) 律師的評估

 
中信飛寶樂園
中信飛寶樂園

 

 

貳、律師的評估

 
上一篇我們講到要離婚之前,必須先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離婚等問題,倘若你已經決定要離婚,接下來就是要找律師了。
找律師的用意,並不是直接跑到事務所找律師來「打官司」。或許你可能會想,我找律師不就是要訴訟,不然找律師要做什麼?

 

一、由律師進行專業評估

其實在委任律師「訴訟」之前,應該先請律師「評估」你的狀況,到底適不適合進行訴訟。上一篇我們也提到,自己必須先將訴訟的成本先思考過一次,但是這次是請律師以專業的角度,幫你評估。

想要離婚,法律上要符合民法第1052條的規定,你的個案可能不見得符合法律規定或是證據尚不充足,但是又想離婚,那怎麼辦?倘若我們想把主力放在與對方的調解,那對方要的是什麼?對方不想離婚的原因是什麼?是情感上不願意放手,還是財產或監護權談不攏?還是我們不應該把主力放在與對方的協談,而是現階段還要搜集相關證據,不要打草驚蛇,讓對方知道我們可能要提起離婚訴訟了?例如在某些以配偶通姦為由的離婚訴訟,若過早讓配偶警覺到你在搜集證據,接下來就很難蒐證。

二、評估後才能掌握搜集證據與日後訴訟方向

這些,都是要把你的故事與家庭狀況,先讓律師有大致的了解,律師才能幫你評估你現在在法律上的優勢與劣勢,甚至給予你如何搜集證據的建議。

法律是社會科學,不像自然科學有一定的答案,而不同的律師,對案件切入的觀點也不相同。因此,你甚至可以在決定委任哪一位律師之前,就同一個問題,分別與兩家律師事務所約時間,第一天先預約A律師事務所諮詢,第二天預約B律師事務所諮詢,請A、B兩家事務所的律師幫你評估,請他們給你分析與建議,當然因此你會多付出一些諮詢費,但是這除了能夠讓你多聽取不同事務所的分析,讓你對問題更能掌握以外,在此同時,你也能夠請兩家事務所分析,倘若委任他們,他們打算怎麼協助你開始進行案件,你也比較不同律師對你案件的規劃方向,甚至律師的風格、收費標準,找出最適合自己的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