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四)如何挑選好的律師?

 

IMG_1640.JPG
遠雄海洋公園的海豚

 

肆、如何挑選好的律師

律師千千百百種,許多人一輩子可能就只上那麼一次法院,對於律師的挑選,常常會有選擇困難,以下提供幾個方式,給大家參考。

一、親友口碑

這或許是大家最常挑選律師的依據,畢竟自己信賴的親友推薦的律師,應該錯不了,而親友曾經跟某位律師有「走」完整個訴訟流程,對於律師的收費方式、訴訟風格、認真程度,應該是能夠有一定保證。因此,詢問曾經有過訴訟,或是有在經營公司、聘請法律顧問的親友,應該是一種方式。

但要注意的是,坊間有些司法黃牛自稱為「律師」,可以幫忙處理法律案件,但其實根本沒有律師資格,除了冒稱律師的人違反律師法要負擔刑責外,當事人自己的權益更是受到影響。因此第一步還是透過法務部的律師查詢系統或是向各地律師公會查詢,確認他是否有律師資格,即使是親友介紹的,還是先初步確認律師身份,比較穩妥。

二、律師過往承辦案件

現在資訊發達,司法院也會將判決放到網路上,透過查詢判決系統,以律師的名字搜尋,就可以大致知道律師過往常承辦哪一個類型的案件。雖然過往律師不像醫師有那麼明顯區分為「耳鼻喉科」、「婦產科」等「科別」,但是隨著社會分工越來越細,以及法律市場對律師專業程度的要求越來越高,目前不少律師也有朝向特定領域專攻的趨勢,像是區分為工程案件領域、不動產相關領域、刑事辯護領域等,從判決書系統,稍微瀏覽一下,律師承辦案件的類型也就一目瞭然了,這些資源包括:

司法院裁判書查詢系統

七法-法學資料庫

評律網

不需要細看過往律師的每一件訴訟,主要是大致了解律師承辦的案件類型就可以了,例如律師如果常常承辦工程案件,而你這件又是保固爭議,那律師當然會很快進入狀況,你也會比較放心。

三、律師的文章與著作

在網路上搜尋律師姓名,有時候會找出該律師過往發表在報章媒體、部落格或法學期刊的文章或著作,也可以大致知道律師對特定問題的掌握能力,尤其如果對於特定領域常常有文章發表在期刊,有可能他在這個領域也獲得同儕的認可。

或是不搜尋律師姓名,而是Google特定議題,如果跑出律師寫的文章(例如本部落格),也可以從律師的文章偏向哪一個類型,了解律師對該領域的掌握能力。

四、其他資訊

網路上還可能搜尋到律師的其他資訊,像是如果承辦過知名案件,則網路上可能有該律師的新聞,從律師的發言有時候也能間接了解律師風格,或是可以得知該律師是否常接相關案件,例如:重大刑案、政治人物相關此類案件,律師就比較常有機會上新聞。

另外,律師因為違反律師倫理規範,而受到「懲戒」,有時候也能從新聞或網路上查知,由於律師倫理規範,涉及當事人對律師的信賴問題,若律師有受過「懲戒」,最好也了解一下懲戒的原因,再決定是否委任。

五、實際諮詢體驗

當然,上面講的都只是間接了解律師的方式,最精準的還是實際諮詢體驗,透過與律師的接觸,從一開始的接洽過程,到當事人提供案情給律師,律師閱覽卷宗資料到提供反饋,當事人再與律師討論……整個過程當中,可以了解律師對「你這個案子」掌握的程度,律師是否用心,當事人應該也能感受得出來,因此,即使律師諮詢會收費,建議還是不要省諮詢費,花費一兩個小時的諮詢費,仔細在諮詢過程當中慎選律師,選到好律師,日後整個訴訟案件的進行也都會比較順利。

不藏私!打官司找律師該注意的事(三)律師的「幾成把握」?

IMG_1382.JPG
花蓮東大門夜市

參、律師的「幾成把握」?

許多人找律師諮詢時,喜歡問律師: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勝訴機率是多少?就像病人評估手術該不該做,也會問醫師手術成功率一樣。

法律(或者說是訴訟),屬於社會科學,有時候不像醫學統計一樣,會有相對精準的統計數字,像是「3.25%死亡率」這種統計。大多數時候,「勝算」、「勝率」是律師基於自己的知識與經驗,評估出一個大概,通常是評估這些事情:

 

一、我方主張法律上是否站得住腳

有一些當事人的主張,法律上並不承認,或是需要特殊條件才能成立,這時候就會認為勝率比較低,甚至勸當事人不要告。

比方說有些當事人主張自己的愛車因為出車禍而毀損,主張「精神慰撫金」,但是司法實務上並不承認「物品」毀損有精神慰撫金。

但像是之前我們有篇文章提到的,近來有法院判決認為「寵物」死亡,可以請求精神慰撫金,但或許這樣的看法還沒有成為實務普遍的看法,在評估就會保守些。

 

二、證物力道

有時候當事人認為自己的證據「很有力」,但是如果取得手段有問題(例如:竊錄第三人對話),法院可能會認為沒有證據能力,根本不能使用;或是有些證據尚未能證明為真實(例如:影印本或簽名的真正),也是律師評估勝敗的考量。

 

三、證人證詞

有些案件需要傳喚證人來作證,例如:請證人到庭作證是否有聽到被告罵原告,或是證人是否當時在場有見證契約的成立等等。

但是只要是證人,都要考慮到證人可能根本沒有意願到庭作證(即使法院可以透過罰金等強制手段要求證人到庭),心生抗拒,講的證詞未必就對我方有利。

或是年代久遠,證人的記憶未必很清楚;或是證人根本就是敵性證人,到庭後可能還需要詰問.;或是證人與現有證物無法勾稽起來…..這些也都是律師考量勝敗的因素。

 

四、鑑定報告

有些案件實務上需要有鑑定報告,法院或地檢署才好做出判斷,例如:主張買到海砂屋,要求解除買賣契約,需要有氯離子鑑定報告;或是像醫療訴訟中,主張醫師、醫院有疏失,通常也需要醫審會或其他醫療鑑定機構的鑑定報告,畢竟術業有專攻,法官、檢察官的專業是在法律,即使不少法院已經成立如醫療專庭或工程專庭,甚至有些法官、檢察官有第二專長,或是有法律以外的學位,也難以樣樣精通,此時鑑定報告所佔的角色就很重要。

 

五、訪視報告

另外,有些案件特別是家事案件,就離婚未成年子女監護權(親權)歸爸爸或媽媽的問題,考量小孩到庭陳述想跟爸爸或媽媽可能有不良影響,而且有些小孩年紀過小,到庭陳述也未必是小孩真意,加上小孩跟爸爸、男方親屬,或是小孩跟媽媽、女方親屬的互動,法庭上也看不出來,此時有賴社工師到小孩家裡訪視。訴訟期間如果小孩有時候住在男方家中,有時候住女方家中,也會做出兩份訪視報告,此類訪視報告,也常常影響法院決定監護權歸屬。

尤其有些訪視報告相當用心,除了小孩跟親屬互動會紀錄外,像是小孩是否有自己的房間、環境是否明亮舒適、小孩是否被要求收玩具等細節,訪視報告有時候也會寫,這類訪視報告幫助法官了解個案家中狀況,倘若案件一審已經有訪視報告,律師在評估上訴勝敗時也會考量此類關鍵資料。

 

六、前案的判斷

還有像是案件如果已經有前案的判斷,例如刑事附帶民事案件,雖然理論上刑事附帶民事案件,移送民庭後,民事法院的判斷,不一定會跟刑事一樣(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713號判例認為:「按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四條所謂,應以刑事訴訟判決所認定之事實為據者,係指附帶民事訴訟之判決而言,如附帶民事訴訟經移送於民事庭後,即為獨立民事訴訟,其裁判不受刑事判決認定事實之拘束。」)但是不少案件後案會引用到前案的資料與物證,也會影響到法官,比方說前案刑事已經認定被告駕駛車輛有過失傷害導致原告受傷,則在附帶民事求償時,就很難再推翻刑事的認定。

倘若刑事案件已經對某些事實有認定,則民事法院針對刑事法院已經調查過的證據、證人等,也會參考,或調取卷宗納為卷證資料,此時要再去推翻刑事的認定,可能就要特別針對不利的地方再去下功夫。

另外,有些前案是後案主張的基礎事實,例如,某甲認為配偶某乙婚姻出軌,並告某乙外遇對象某丙「侵害配偶權」,要求賠償30萬元。倘若法院也認定某乙有外遇,判決某甲勝訴,則日後當某甲與某乙在打離婚訴訟時,某乙就很難再否認自己有外遇的事實。

再例如法院認為某甲有家暴事實,發給某乙保護令,命令某甲不能再對某乙家暴;則日後甲乙因為離婚而訴訟,此份保護令也可能會在離婚訴訟中作為有力證據,認為某甲有家暴事實,要對婚姻產生破綻負擔比較大的責任。

 

七、法官、檢察官的辦案風格

律師有自己的訴訟風格,法官、檢察官的也會有自己的辦案風格,訴訟律師畢竟是常在法院行走的人,當然也會時常耳聞同道或自己的經驗,得知哪些法官對於證據的要求比較嚴格,或是比較遵守「無罪推定」原則,若案件已經起訴或開始偵查,在評估時,也常會把法官、檢察官的辦案風格納入考量。

 

八、其他

影響訴訟勝敗的因素非常多,上面提出的是比較常見的因素,其實不同個案都會有不同的考量,法律是社會科學,沒有任何一件個案是一模一樣的,同樣的車禍案件,也有不同的過失原因、損害賠償金額。甚至基於不同的訴訟策略,先告刑事、再告民事,或是刑事民事同時進行等…律師在評估時,都會考量進去,但是最終決定權仍在當事人手上(例如:律師覺得這件離婚訴訟能夠勝訴,但是當事人可能最後不想離婚了),但是,當事人在決定前,需要有充足的資訊,也就是要請律師仔細說明評估的內容後,就不明瞭處與律師討論,而後決定是否委任或是否提起訴訟。

律師教蒐證(十六)調取監視器

IMG_0890.JPG
台北植物園

一、監視器是重要的證明方式

以台灣目前的監視器設置現況,像是交通路口、巷弄等處,許多地方都設有監視器,這些監視器時常能夠錄下交通事故發生經過、危害治安(例如鬥毆、傷害)的過程,在法院實務上,監視器的畫面,也時常作為重要的證據方法。

但是,要怎麼調取呢?

二、調取方式

依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10條規定:警察對於經常發生或經合理判斷可能發生犯罪案件之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 入之場所,為維護治安之必要時,得協調相關機關(構)裝設監視器,或 以現有之攝影或其他科技工具蒐集資料。」目前不少地方都有警察設置的監視器。

交通事故或重大治安案件,警察常就會主動調取,不過在某些時候,像是東西放在機車上失竊這類事情,也可能夠請查協助。警察機關一般是以發生刑案、交通事故或為協尋人口、財物等情事為原則,經由民眾報案後,由受理警察單位審酌案情需要,擇定閱覽錄影資料之攝錄時段及地點後,派員陪同進行閱覽。

至於非因重大治安、交通事故而有急迫之需要者,閱覽監錄系統錄影資料時間,應以日間8時至夜間22時為原則(例:里長辦公室),但監錄系統設備保管或管理單位係為全日服務或輪班運作者,得全時段提供閱覽。(內政部網站參照 )

雖然在刑事訴訟法第第219-1條,也有「保全處分」之規定:「 告訴人、犯罪嫌疑人、被告或辯護人於證據有湮滅、偽造、變造、隱匿或礙難使用之虞時,偵查中得聲請檢察官為搜索、扣押、鑑定、勘驗、訊問證人或其他必要之保全處分。 檢察官受理前項聲請,除認其為不合法或無理由予以駁回者外,應於五日內為保全處分。」

但像是路口監視器常常因為錄新的影像後,就把舊的洗掉了(通常是三天後就洗掉了),因此倘若書狀給地檢署,再由檢察官發動保全處分,影像可能也已經洗掉,所以倘若有調取監視器的需要,還是趕緊請警察協助比較妥適。

三、監視影像的使用

監視器調取之後,偵查中的案件基於偵查不公開,原則上不會提供給民眾看,但有時候基於指認或是製作筆錄之需要,警察有時候會請民眾觀看影片,但不太會讓民眾複製。在指認或製作筆錄時,就可以提醒警察幾分幾秒,發生何事、影像中為何人,並註記在筆錄中。

四、結論

監視影像是重要的證明方法,刑案、交通事故等,都可以請警察協助調取,但要注意時間不能太久,保存證據的時效相當重要。

輪胎放氣 構成毀損罪?

IMG_0007.JPG
寶可夢機台

一、毀損罪須「致令不堪用」

刑法第354條規定:「毀棄、損壞前二條以外之他人之物或致令不堪用,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百元以下罰金 。」

法條已經提到需要「致令不堪用」,才算構成毀損罪,那把他人輪胎放氣,讓人無法開車,算是「致令不堪用」嗎?

二、多數實務見解:不構成毀損罪

司法實務雖曾有新北地院99年度簡字第6409號認為將他人輪胎放氣屬於毀損罪之「致令不堪用」,但該案經過二審撤銷,二審即新北地院 99 年度簡上 字第1055 號判決認為:「惟按空氣充入 輪胎之內,僅助成車輛之效用,空氣本身原則上應無經濟價 值,放逸他人車輛輪胎內之空氣,並非使輪胎致令不堪用,與毀損構成要件不合。」而撤銷原判決。

臺北地院107年簡字第1271號也提到:「惟按空氣充入輪胎內,僅助成車輛效用,空氣 本身應無經濟價值,倘僅放逸他人車輛輪胎內之空氣,尚不足使輪胎本身遭受毀損或不堪使用之損害,是被告此部分行為尚不足以構成毀損罪。」

其實依照其他實務見解,像是臺灣高等法院89年度上易字第700號也提到:「按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條之毀損罪,以使所毀損之物,失其全部或一部之效用為構成要件。」

因此,將他人輪胎放氣,比較難像是讓他人輪胎失其全部或一部之效用,筆者認為比較應該構成刑法第304條的強制罪,也就是妨害他人行使權利。

當然,倘若是以被害人的立場,應當是毀損罪與妨害自由罪均主張,由地檢署與法院進行判斷。甚至如果認為對方還有恐嚇的意味在,也不妨針對認為對方有恐嚇的意味進行說明並提告。

三、毀損罪須具體認定什麼效用受到影響

像是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易字第2670號,這個爭議就在於將他人種植的觀賞植物剪去枝葉,是否算是毀損?法院提到:「刑法第 354條之毀損罪稱『致令不堪用』,係指除毀棄損壞物之本體外,以其他不損及原物形式之方法,使物之一部或全部喪失其效用者而言。而植物本身之觀賞價值,非僅止於花朵,亦涵括其枝葉之生長型態;因此植物之部分枝幹、枝葉遭剪斷後,已變更該等植物之外觀與生長效用,自足生損害於該等植物之所有權人。」

而在士林地法院104年度聲判字第85號裁定,爭議則是在於將他人看板挖一個洞,是否構成毀損?在本案中,法院提到:「看板文字依然清晰可辨,其表達意見 之功能未受任何影響,自難認被告所為有使本件看板喪失或減損全部或一部效用及價值之情形,核與刑法毀損罪之構成要件不符,自難逕以該罪責相繩。」 有趣的是,在本案中,告訴人即聲請人也主張上面的臺灣高等法院 103 年度上易字第 2670 號判決,但是法院認為:「至聲請人另提出之臺灣高等法院判決意旨為據,惟查該案之事實係該案告訴人所有之九重葛及白玫瑰等部分植物,遭該案被告剪斷其部分枝幹、枝葉,因植物本身之觀賞價值,非僅止於花朵,亦涵括其枝葉之生長型態,該案被告所為變更該等植物之外觀與生長效用,自足以生損害於該等植物之所有權人,此有該判決附卷可考,核與本件看板未有任何效用或價值之損害全然不同,自難逕以比附援引。」而認為二者個案事實不同,不能相提並論。

四、結論

將他人輪胎洩氣,固然依據現在實務見解,比較不會構成毀損罪,但仍有構成強制罪或恐嚇罪之可能。民事上則另會有損害賠償責任。

A到別人的車後離開,算肇事逃逸嗎?

IMG_9345.JPG
空軍 三重一村

一、肇事逃逸要「致人死傷」

刑法第185條之4規定:「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所以,一定要有人因此受傷才算,倘若是A到別人的車,就算有刮痕、車損,如果裡面沒人或車禍撞擊但對方沒受傷,即使離開現場,也不算本條的肇事逃逸。

二、對方到底有沒有受傷,你不一定知道

既然限定一定要有死傷,倘若開車在馬路上撞到對方,發生事故,「感覺」撞擊很輕,離開現場應該沒問題吧?

錯!

因為「感覺」撞擊很輕,對方是否真的有受傷,你不會馬上知道。因為對方可能當下沒事,甚至即使對方當下跟你說他沒事,你可以走了,你也真的離開了。對方事後再去驗傷或驗出有腦震盪,然候告你肇事逃逸,確實已經離開現場的你,可能就很難證明「我沒有逃逸,是他說沒事可以先走的」。

所以會比較建議,無論對方是否看起來有受傷,或是即使對方說他沒事,最好仍是報警請員警到場處理,這樣即使對方事後驗出傷,你也不會構成肇事逃逸。

三、肇事逃逸要「動力交通工具」

由於法條已經提到是「動力交通工具」,所以像是汽車、機車才算,腳踏車則不算,所以腳踏車撞傷別人,逃離現場,也不算肇事逃逸。

有疑慮的是像是電動自行車呢?

法務部100年5月31日以法檢字第 1000014063 號函釋:「刑法第 185條之 3之『動力交通工具』,係指交通工具之推動是以電力或引擎動力等作用者,至其為蒸汽機、內燃機,抑或係柴油、汽油、天然氣、核子、電動,均非所問。又所謂交通工具不限於陸路交通工具,尚包含水上、海上、空中或鐵道上之交通工具。所詢之『腳踏自行車』『電動輔助自行車』『電動自行車』是否符合刑法第 185 條之 3 之『動力交通工具』,端視其推動是否以電力或引擎動力等作用而斷。惟如涉及具體個案,應由承辦之檢察官或法官依職權判斷。」

所以以電力推動的電動自行車,也會認為屬於動力交通工具。

四、結論

單純A到別人的車,車內無人,雖然另外有民事責任,但刑事不會構成肇事逃逸。

倘若車內有人,無論對方是否受傷,都應報警為宜,以免另外衍生肇事逃逸風險。

五、附註:

肇事逃逸這條規定,司法院大法官於108年5月31日作成釋字第777號解釋,宣告刑法185-4:「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規定,有兩個地方違憲:

1.法條「肇事」文義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部分失效;

2.本條刑度,於對情節輕微個案處罰過苛之範圍內,違反比例原則,至遲2年失效。

目前因為尚未修法,所以實務上的做法,如民國 108 年 10 ⽉ 17 ⽇的最⾼法院 108 年度台上字第 3097 號 刑事判決:「按釋字第 777 號解釋之意旨,102 年 6 ⽉ 11 ⽇修正之刑法第 185條之 4 規定之肇事逃逸罪,⼀律以 1 年以上 7 年以下徒刑為法定刑,對犯罪情節輕微者無從宣告易科罰⾦,處罰顯過苛,違反罪刑相當原則及 比例原則之部分至遲 2年失效。於修法前,法院對此類案件固應依法審判,惟仍應依該號解釋審酌犯罪情節是否輕微,量處有期徒刑 1 年 以上是否過苛。」

也就是法院仍可以依法審判,但要特別注意量刑都以最低的一年起跳,是否會過重。

官司贏了,可以要對方付擔律師費嗎

COLDER-d.JPG
內灣線的火車上

一、前言

不少當事人都會問:「這件如果我告贏了,可以要對方負擔律師費嗎?」相信不少律師也都被問過類似的問題,畢竟,大家總會覺得:如果不是你亂告(或不履約),就不會有這場官司,要敗訴者負擔勝訴者的律師費,也很合理吧?

二、裁判費與律師費

一般當事人打訴訟,負擔最重通常會是這兩筆:裁判費與律師費。

裁判費

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8條規定:「訴訟費用,由敗訴之當事人負擔。」但是這裡的訴訟費用,主要是指裁判費(依據爭議金額,一審大約是標的的千分之一點一,二審與三審大約是標的的千分之一點五,之所以說「大約」,是因會隨標的金額層級而有不同的計算標準,詳細可以參考民事裁判費試算表試算、另外像是證人旅費(民事訴訟依據證人來作證的距離遠近計算,五百元至一千元左右)、鑑定費用等等「法院」的費用,也是這裡的裁判費。

律師費

至於律師費,就沒有統一的標準,以臺北市而言,通常一個審級六萬元至十二萬元不等,二、三十萬一個審級的也有,甚至也有因為標的金額相當高,或案件較為複雜,或不同律師的專業程度、資歷等,一個審級上百萬或更高的,在所多有。

因此,律師費如果由敗訴者負擔,則敗訴者面臨的風險就非常高,甚至導致律師費用的負擔比損害賠償本身更高的狀況,並非不能想像。

舉例來說,車禍案件的傷害,倘若被撞的人傷勢不重,但是因為聘請律師費用相當高昂的律師提告,則敗訴者除了要負擔一、兩萬的醫藥費外,就可能要負擔一、二十萬元的律師費。這樣的狀況究竟是好是壞,或許見仁見智,不過在我們的實務見解一般是認為律師費不屬於裁判費的(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1449號民事判決)。

也就是說,「裁判費」由敗訴者負擔,但是「律師費」,不管勝敗,自己請的律師自己出律師費。

固然,也曾有如臺灣高等法院89年度上易字第693號民事判決,令敗訴者負擔律師費的案例,但畢竟是極少數,且相關認為可以請求律師費的判決,在闡釋勝訴者可以請求律師費的判決理由,並沒有非常明確的標準,原則上實務仍是認為勝訴者不能像勝訴者請求律師費的。

三、例外狀況

比較要特別的例外狀況是,民事第三審的律師費,因為民事訴訟第三審強制律師代理,所以實務見解認為屬於裁判費,所以一、二審律師費不算裁判費,各自負擔,而第三審律師費則算是裁判費,但是這裡的律師費,也不是勝訴者真正的委任「律師費」(例如律師與當事人講好一個審級十萬元律師費),而是由最高法院依據法院選任律師及第三審律師酬金核定支給標準核算。 這個酬金的核定,通常都比實際律師費行情低很多。

另外,倘若事先有契約約定:「甲方與乙方因本契約爭訟,敗訴者需負擔勝訴者律師費」,則這樣的律師費,因為有契約約定,也能夠依照契約要求對方負擔。或是如家庭暴力防治法中,有保護令核發,可以要求相對人負擔律師費之規定,不過這是因為有特別的法律明文規定。

四、結論

裁判費才能要求敗訴者負擔,民事一、二審律師費原則上不能要敗訴者負擔,而民事第三審律師費,則是由最高法院核計律師費,其實也不是實際支出的律師費,因此,原則上不管勝敗訴,律師費都是要自己出的。

護理人員可以自己製作病歷嗎?

IMG_6863.JPG
野柳海洋世界

一、前言

在台灣,醫師可以說是相當忙碌的職業,尤其是婦科、急診室等科別,常常人命關天,分秒必爭,在病歷的撰寫上,就會發生由護理人員代勞的情況,但在法律上是可以的嗎?

二、病歷製作屬於核心醫療行為,應由醫師自己為之

依據衛福部(前身為行政院衛生署)向來的見解:診斷、處方、麻醉、手術及病歷記錄屬於五大核心醫療行為, 原則上應由醫師親自執行, 不得假手他人(衛生福利部1976年6月14日衛署醫字第116054號函)。

三、護理人員僅能從事「醫療輔助行為」

上面提到診斷、處方、麻醉、手術及病歷記錄屬於五大核心醫療行為,由醫師獨佔,至於「醫療輔助行為」,在醫師指示下,可以由護理人員為之,依據衛福部函釋,例如:洗眼睛、協助開立診斷書、繫止血帶、注射(靜脈、肌肉)、簡易傷口拆線、骨密度檢查、傷口處理及換藥等。(參考楊璧華 ,由法制面探討專科護理師之合理執業範圍,東吳大學碩士論文),否則可能會構成醫師法第28條(俗稱密醫師罪)之刑責:「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執行醫療業務者,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上一百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四、結語

病歷製作,屬於核心醫療行為,由醫師所獨佔,護理人員不能代勞。

醫護人員遇到暴力事件,仍要主動提告!

IMG_6739.JPG
到阿祖家準備烤肉

 

一、來自於衛生局長的醫療院所暴力事件

醫療院所因病人久候(或酒後)導致的暴力事件頻傳,早已不是新聞,只是這兩天令人震驚的是,暴力的發動者竟然是醫療主管機關金門縣衛生局長

[衛生局長酒後急診室暴力 衛褔部官員:舉世首見│TVBS新聞網](https://news.tvbs.com.tw/local/1196933)

這篇文章主要想趁新聞熱度講一個觀念:醫護人員遇到暴力事件,仍要主動提告。

二、醫療法第24條以「妨礙醫療業務執行」為要件

一定有人會問,為什麼?醫療暴力,依據醫療法第24條不是已經針對公訴罪(非告訴乃論之罪),即使被害人不提告,檢警也需要主動偵辦,不是嗎?為何被害人還要主動提告?

我們看一下醫療法第24條的規定:「
醫療機構應保持環境整潔、秩序安寧,不得妨礙公共衛生及安全。
為保障就醫安全,任何人不得以強暴、脅迫、恐嚇、公然侮辱或其他非法之方法,妨礙醫療業務之執行。
醫療機構應採必要措施,以確保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時之安全。
違反第二項規定者,警察機關應排除或制止之;如涉及刑事責任者,應移送司法機關偵辦。
中央主管機關應建立通報機制,定期公告醫療機構受有第二項情事之內容及最終結果。」

玄機在於法條的規定是任何人不得以強暴、脅迫等方式妨礙「醫療業務」之執行,那醫護人員於醫院上班中吃午飯、上廁所、剛下班遇到門口暴力事件,算是「醫療業務執行」,而可以認為屬於醫療法第24條第2項的範疇嗎?

恐怕就未必了。

換句話說,醫療法第24條第2項限於「妨礙醫療業務之執行」,而「醫療業務之執行」,在某些情況有模糊空間。

那該怎麼判斷呢?

三、一律主動提出告訴

我的建議是:對於醫療院所發生的暴力零容忍,仍主動提出告訴,因為只要被害人提出告訴,縱然檢察官認為屬於「妨礙醫療業務之執行」而提起公訴,被害人也沒有任何損失;反之,倘若被害人誤以為屬於「醫療業務之執行」,消極並未提起刑事告訴,超過六個月的告訴時效,檢察官最後認為「不」屬於醫療業務之執行,只是一般的傷害罪、公然侮辱案件(都是告訴乃論之罪),而非醫療法第24條之妨礙醫療業務執行罪,一念之間,只要檢察官認定該行為屬於告訴乃論之罪,而非「公訴罪」(非告訴乃論之罪),等於是讓醫療院所的暴力事件獲得縱放。

四、結語

因此,倘若醫護人員遇到醫療院所的暴力事件,請仍積極提出告訴,確保醫療院所之暴力事件都能被追究,避免日後檢察官認為該暴力不屬於「妨礙醫療業務」,超過法定告訴期間,想告也告不成了。

讀「無罪的罪人」—兒童性侵害的第一次追問

這本陳昭如女士在今年(2019年)7月出版的《無罪的罪人:迷霧中的校園女童性侵案》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25329

讓我想起張娟芬女士所著的「無彩青春」,一本書講一個個案,張女士的「無彩青春」,講的是蘇建和等三死囚案,這本陳昭如女士所著的「無罪的罪人」,講的則是已經判決定讞的許倍銘案。

實務工作者如法官、檢察官與律師,大都是卷宗了解個案案情,類似這樣的「講個案」書籍,要深入淺出地講好一個個案,非常不容易。

不容易之處有三:

1.實務卷宗數量龐大,作者要花費相當大的力氣讀完這些文白夾雜、充滿法律條文的卷宗,本來就有一定難度。

2.作者消化完之後,還要把這個「故事」講清楚,讓沒有法律背景的人也進入狀況,更是考驗作者的說故事能力。

3.最後,在有特定立場,也就是認為許倍銘案在程序上有嚴重瑕疵的情況下,作者必須有「挑戰」專業人士—法官、檢察官與警察程序瑕疵的功力。

以本書的內容,認為許案在程序上固然多有瑕疵,但是作者點出最重要的「第一次追問」,就出了問題。也就是當兒童被照顧者(如母親)「懷疑」疑似受到性侵害時,對兒童追問、質疑「下手」的人時,就可能產生誘導了,在本書中,母親沒有從女童的家人或更親近的人考慮,而是在與學校老師「交互印證」之下,推測女童與本案被告許倍銘在做智力測驗時,有一段在教室獨處的時間,也從這個方向持續「追問」女童。

兒童本身對於大人的質問,未必能夠完全理解,或是為了迎合大人,以回答出「正確答案」獲得稱讚,可能講出與事實不符的「回憶」,而本案也就是在這關鍵的第一次追問,作者質疑這個重要環節就已經在無意中走偏了方向,而後來的警訊筆錄,作者也質疑,當兒童的答案與「大人想的不一樣」時,警察與兒童母親的態度,也影響了整個警訊筆錄的製作。

最近剛好有一件兒童性侵害的辯護案件,開庭時,我跟法官提到這本書,法官說他也有看,他們院方不少同事也都有傳閱,可見作者寫這本書,受眾也不只有一般民眾,更可能是瞄準實務工作者。

幾天前,太太跟家中兩歲多的弟弟談到雞塊不要吃太多,會變胖,小孩馬上接著說:「爸爸說雞塊吃太多會追不到女生喔」,我怵然一驚,因為我根本沒有講過這樣的話,事後回想,也不太確定是哪些曾經說過的隻言片語,讓他把「爸爸說」、「雞塊」、「追不到女生」這幾個片段連結在一起,或許也永遠不可考了。然而,兒童的記憶及話語,零碎而片段,可見一斑,更不是一句「小朋友不會說謊」就能斷定小孩回答可信度,尤其這樣一句話,可能會讓人面臨牢獄之災,身為父母,更應謹慎,對於疑似性侵害的狀況出現時,一定要冷靜不能心急,追問時切記在無意中誘導小孩。

我想沒有人能夠肯定許案是不是受到冤枉,但是大人對於兒童疑似受到性侵的驚恐及同情,導致程序上的不慎重,通往地獄的道路,很多時候都是由善意鋪成的,更有可能讓真正為惡之人,逍遙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