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KOEI vs 「三國志一統天下」著作權爭議   

5731AAAF61004DF79108B71E33443358
林口外婆家

筆者身為電動遊戲愛好者,家中有PS4、Xboxone、switch,所謂「全主機制霸」(這五個字出口就好宅),因此特別關心電玩的法律新聞。

一、KOEI提告侵權訴訟

最近很有名的電玩法律新聞,是光榮KOEI對「三國志一統天下」的廠商「真好玩娛樂科技公司」的訴訟。

抄襲關羽等22人物 「三國志一統天下」要賠440萬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831/1421878/

說起光榮公司,大概有在玩電動遊戲的人都知道,光榮旗下的三國志系列(包含戰略遊戲三國志1代到12代、真三國無雙1代到8代),非常有名,包含筆者自己,都是因為小時候在表哥家玩到任天堂的「三國志二代」,一頭栽進三國志遊戲內,也因此喜歡上相關歷史書籍。

光榮公司旗下的三國志系列,人物設計鮮明,將現代人沒有見過的歷史人物,在遊戲裡賦予外表、個性,甚至武器,幾乎可以說是讓人深植腦海。

這個新聞的判決,就是智慧財產法院104年度民商訴字第27號民事判決,案號是104年度,代表是104年時進到法院,上個月也就是107年8月,智財法院作出判決。

二、著作權侵權標準:「實質近似」與「接觸」

著作權法的侵權訴訟,主要的兩個標準:

  1. 實質近似;
  2. 接觸。

也就是說原則上原告必須證明被告作品跟自己的作品「實質近似」之外,還必須證明被告有「接觸」原告作品的機會。

意思就是著作權法考慮到有些作品可能就是這麼剛好地類似,各自獨立創作的情況下,剛好創作出類似的作品,還是可能的。

三、「三國志一統天下」與KOEI人物有實質近似

這件案件,爭議點並非在於接觸,畢竟光榮三國誌的人物圖樣,相當有名,並不難證明「接觸」這點。關鍵應該在於是否具有「實質近似」?

法院判決書的論述相當有趣,援引在下方:

「(六)正常型態的人都具有髮、眉、眼、鼻、口、耳,有的男性則有鬍鬚,在此等限制條件下,仍有著相當大的創作空間,甚至對著同一人進行寫生畫作,不同創作人仍有著細部表現上的差異,此等細部表現之差異即為創作表達之特徵,而非一定要如何與眾不同;前述構成改作條件之表達抄襲之22位人物圖像,無論臉型輪廓、眉、眼、鼻、口、耳或鬍鬚之表現或對應與配置、搭配的冠(盔)、服(甲)、配件等,在『質』與『量』的綜合考量下,確係足以反應了表達之抄襲,亦即縱將所有史料或先前技藝給予二個以上之人,在彼此互不抄襲的條件下,能創作出一組人物如此相近似之機率已經是微乎其微,但若22組均如此相似近,不抄襲的機率幾乎是零。
 (七)整體人物風格中,可以某種程度的反應抄襲與否,畢竟任一位鑑定標的人物存在於當時都有數年或數十年之久,且每位人物可能之衣著,亦有相當多樣的變化與搭配,如不是在抄襲之下,怎會如此巧合有著相同或近似型態的冠(盔)、臉部表現出之年齡、神情及五官表現、是否有肩巾(或毛披肩)、衣著(鎧甲)等。甚至部分人物,系爭美術著作使用相對於史料或先前技藝之誇張表現,被告遊戲圖像依然抄襲這些誇張表現,例如人物孫尚香,其實不叫孫尚香,其名字並沒有流傳下來,『三國演義』中她叫孫仁,戲曲裡叫孫尚香;其並非如鑑定標的人物中表現的靈巧狀,而是自嫁與劉備後,一直都把自己當成是娘家人,依仗自己兄長而驕矜傲慢;其亦不會武藝,更不會是如被告遊戲內所表現出之弓箭手,其常以侍婢百餘人持刀護衛,以致劉備每次與之相會時,常惴惴不安,恐遭遇不測;再者,被告遊戲表現出之服飾,尚非當代,更不會是戰鬥時能保護自身應有者,如此悖離史實或常理之表現,被告遊戲竟完全與系爭美術著作相同。又如人物『典韋』,系爭美術著作在不同遊戲中,典韋之造型分別有光頭及有頭髮二種,長相各自有別,但被告遊戲內之圖像,兩者卻同時出現;史料中,典韋並非光頭,被告遊戲內所示之光頭典韋造型,均表現有髮根而非光頭,並剪理如現在三分頭,與史料不符,史料中典韋多著盔甲,甚至在其著名且因而官拜都尉濮陽之戰中,更身著兩重鎧甲,但被告遊戲均反應出奇裝異服,這種服飾為當時所無,亦無保護作用,被告遊戲卻如此巧合地與系爭美術著作呈現相同風格;在有頭髮之人物典韋造型中,被告遊戲內之圖像,均身材略胖,面有贅肉,此與典韋在史料中被記載形貌魁梧表現大有不同,被告遊戲仍如此巧合地呈現相同風格。縱部分人物(如關羽)之型態已被定型,但各家表現仍有所差異,此得以利用重疊比對方式進一步驗證,當有些人物經重疊後,臉部表現上幾乎疊合。
(八)由上述可知:即使史料或戲劇,對於系爭美術著作遭被告侵害之前述22位人物性格之一部或全部有所描述,但對於其圖像之繪製或設計,仍有無數種表達方式,因創作人個性、技法、能力之不同,而呈現不同之人物圖像造型、表情、服飾、姿態、兵器,其表達方式尚非唯一或有限者,然被告遊戲中前述22位人物圖像,與系爭美術著作中之前述22位人物圖像,竟高度實質近似,故極不可能為巧合,若非故意抄襲,何以致之?故依上述說明,原告無需證明被告遊戲之製作人有何實質接觸系爭美術著作,即得認定其為故意抄襲侵權無誤。」

四、同樣的歷史人物,風格可以千差萬別

承審法官或許也是三國迷,不僅精確地講出孫尚香的戲曲形象,甚至史料中典韋於濮陽之戰身穿兩重鎧甲,而這些在本件的美術作品也就是22位人物圖像中,法官提到各自以「奇裝異服」或「誇張表現」展現。這裡所指的奇裝異服與誇張表現,在著作權訴訟中,是正向的評價,也就是人物特色鮮明,更能強調光榮公司美術著作的特色,同時也讓抄襲的狀況,更容易彰顯了。

這件案件,法官也針對人物的美術著作,從衣著、頭盔、鎧甲、姿態、神情等角度觀察,闡釋個案中歷史人物形象與美術著作間的關係,具體地闡釋「實質近似」於本件中的運用,讀來精闢有趣。筆者也想起前陣子到故宮參觀已故大師鄭問的展覽,其中有一區,剛好就是鄭問與遊戲公司合作,就當時推出以鄭問為名的三國戰略遊戲「鄭問三國誌」,設計三國人物的形象,可以看出,關公一樣是青衣、長鬚、關刀;張飛一樣是暴躁剛猛形象,諸葛亮一樣手持羽扇,你也一眼就能看出他們是哪一位三國人物,同時,也一眼能看出這與KOEI的三國人物,完全不同:

https://www.hk01.com/GEME/144694/鄭問與那些三國背後的風流人物

上面的介紹,還提到另一位畫師長野剛的畫風,可以看出,三國人物固然有些固定形象,就好像方天畫戟給趙雲拿,就讓人覺得不太對勁;黃忠變成年輕人你會認不出來,但是即使有這些固定的印象,還是能夠呈現出不同的表現方式,同樣一把青龍偃月刀,不同人畫起來,就該不太相同。

本件法院判決,相當用心,法官針對人物圖樣的美術著作分析,也值得作為日後遊戲美術著作侵權的參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